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46:离别猝不及防
046:离别猝不及防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确实是个好机会。

        马车的轱辘印子逐渐远了,晨光下,路边的草叶上闪着晶莹的露珠。

        “鸢素,你可有心上人没有?”昭离见马车中就她和陈鸢素二人未成婚,她自是不必说了,早就认定了容卿要入赘。

        陈鸢素“唰”的红了脸,低头害羞的说:“还没有。”

        “她这样害羞,估摸着见到男子都脸红。”燕云绮笑道。

        “嫂嫂别笑我。”陈鸢素娇羞的抬眼看了燕云绮一眼,又把头低下了。

        “你与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实在不行,我和云绮去给你抢一个来!”昭离自打学武过后,说话是越来越横了。往日也就是动动嘴,如今没事就想动动手。

        “你这话说的,我们跟土匪似的!”燕云绮瞪了她一眼。

        昭离正要反驳,就听红袖在外面喊,说已经到了。

        小蝶撩开帘子先下了马车,又转身去搀扶昭离等人。昭离哪里还需要她扶,翻身就从马车上跳下来,站在地上拍了拍裙摆。燕云绮紧随其后,根本没去管小蝶伸向她的手,跳下车站在昭离身边也拍了拍裙摆。

        陈鸢素站在马车上,见小蝶尴尬的站着,于是伸手扶着小蝶的手缓缓下车,笑着跟小蝶说了句:“谢谢小蝶。”

        小蝶顿时觉得,这大概就是淑女了!她家小姐这辈子怕是当不了淑女的。

        幽谷风景极好,谷中有一小片湖,湖边有好些枫树,如今枫叶似火,倒映在湖水中,连湖水都变红了。四周群山蜿蜒,入秋后山间的颜色不再是一片绿,红一片黄一片的,极是好看。

        渊墨将席子铺在一处稍平坦的草地上,小蝶从马车里拿出一早备好的糕点茶水摆在席子上,众人席地而坐,在这山水间很是惬意的谈天说地。

        小蝶从马车里取出两个风筝,昭离吵着要跟燕云绮比谁的风筝放的高,燕云绮哪里放过什么风筝,拖了半晌也没见风筝飞起来,硬说是昭离作弊,让小蝶给了她一个烂风筝。

        二人吵了半晌,跑到容卿和陈锦麟跟前评理。

        “明明就是她自己笨,非说风筝烂!”昭离叉着腰站在容卿身边,一副“我后面有人”的架势。

        “你胡说!风筝是小蝶准备的!小蝶是你的丫鬟,你们主仆二人作弊!”燕云绮气呼呼的叉着腰。

        “容卿...容卿你评评理...”昭离转身拉着容卿,非要他给自己评理。

        “你俩是一伙的!他自然说你对!”燕云绮说完转身扯了陈锦麟到跟前,“陈锦麟,他们两个欺负我一个,你管是不管了!”

        陈锦麟愣了,忽然心头生出一丝异样,像是心头被戳了一下。

        “你说话呀陈锦麟!”燕云绮见他不帮自己说话,又用力推了推他:“我可是你太子府里的人,如今被这二人欺负了,你堂堂陈国太子,脸面还要不要了?”

        陈锦麟回过神来,正要替她分辩两句,一抬头就看见昭离抬着下巴挑着眉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做好了要跟他干仗的准备。

        惹不起惹不起!

        “此事...容兄你说呐?”惹不起就甩锅。

        容卿听完,淡淡的说了一句:“自然是阿离对。”

        陈锦麟:“......”

        燕云绮气的半死,叉着腰冲他吼,“陈!锦!麟!”

        喊完便要上前打他,陈锦麟转身就跑,燕云绮在后面追着他跑。

        幽谷中忽而一阵叫骂,忽而一阵笑声。

        ......

        陈思远得知容卿打算助尧奕夺位,并未阻止陈锦麟相助。只说往后他也是要继承皇位的,若觉得对,便去做。

        陈锦麟令驻扎在陈国和越国交界处的大军往越国境内压近十里,此时越国交界处驻守的官兵已经在往越国皇宫送急报的路途中了。

        虽做了这许多准备,但容卿其实并不打算真的动手,他不过是想逼迫尧烈退位,若真的动手,那尧奕登位又是另一番说法了。至于尧烈绑送昭离到天启这件事,一个夺位失败的皇子,自然很好收拾。

        如陈锦麟所料,尧烈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燕云罗那一边。燕云绮出嫁后,燕云罗扮做商队家眷,亲自到越国见了尧烈。

        燕云罗直言自己不会助尧奕夺位,若尧烈愿与她合作,越国和天启吞并陈国也不是不可能。二人野心都大,自然一拍即合。

        燕云罗料定陈国会以大军压境,逼迫尧烈退位,便与尧烈商议,若真如此,那越国和天启两路大军就可前后夹击。待陈国大军剿灭殆尽,便可直接攻入陈国境内,到时候陈国必定会派使臣来议和,送城割地是肯定跑不了的了。

        不过她燕云罗又怎会只满足于此呢?若不是天启实力不够强大,她倒是连越国也吞并了。

        郊游后的第二日,容卿和陈锦麟便启程赶往越国。昭离本想跟着去,容卿不允。

        临行前,昭离拽着他的衣袖撒娇,企图说服他带她一起去,她也许久没有见她爷爷外祖和姨祖母了。

        “容卿...”昭离噘着嘴,委屈得眉心都皱到一处了。

        “不行。”

        “我现在都会武功了,我会自己保护自己,我跟你保证...发誓,我绝对不受伤!”

        容卿不让她去,不过是怕混乱中她会受伤。

        “求求你了!”昭离松开他的胳膊,趴到他胸口抬起头看着他。

        其实容卿也不舍,这一来一回,恐怕要一个多月见不到她,不过心中还是很坚定的,绝不能让她去。

        “不行。”

        “哼!不去就不去!”昭离生气了,推开容卿独自到桌边背对着他坐下。心想着,这回他该来哄她,说可以带她去了吧!

        等了半晌也不见他来哄,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容卿的影子。

        昭离追出门去,容卿已经骑着马拐过街尾了。

        “呜呜呜呜...”昭离气极,坐在门口的阶梯上就开始哭。倒不全都是因为容卿不带她回越国,只是她看着容卿走了,不知为何,心中很是难受。

        “小...小姐,你别哭了!”小蝶见路过大门口的行人都纷纷看着昭离,尴尬得不行。

        “我就要哭!呜呜呜呜...”昭离回头怼了一句,又埋着头开始哭。

        红袖站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反正她也不会安慰人,看看就行了。

        “小姐,咱回屋里哭去行不行?”小蝶上前拉她,又被她甩开。

        “我不去屋里哭,我就要在这里哭!”

        小蝶无奈,只好往旁边阶梯上一坐,双手撑着下巴歪头看她哭。

        小蝶:你哭吧,我看着你哭!

        昭离哭了好一阵,也没见小蝶来劝她,红袖更是一句话也不说。她突然觉得有些无趣,转过头看着小蝶,“小蝶,我有些饿!”

        小蝶:“......”

        红袖:“......”

        从陈国到越国,若是坐马车去,怕是赶不及了。陈锦麟带着护卫左长飞,容卿带着渊墨,四人策马而去,若途中只稍作歇息,七八日便可到越国境内。

        燕云罗派去越国送信的十来个探子,全都被忘川阁的杀手截了。杀手是容卿事先安排在天启到越国的各条要道上的。

        天启到越国路途遥远,想要再派探子去越国送去,最快也要半个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