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探身世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燕云绮开心的笑了,对昭离又更喜欢了几分,对陈鸢素也开始有好感了。

        第二日,陈锦麟就开始着手调查容卿的身世,可无论从何渠道去查,容卿的身世都像被人刻意抹干净了似的,一点可寻之处都没有。

        不过也是,向来只有忘川阁查别人,没有别人查忘川阁的,更何况是忘川阁的阁主。

        既无处可寻,那就开门见山的直接去问他。

        容卿和昭离在南淮城里住了已有一月有余,昭离每日在容卿的“悉心指导”下武艺见长,她和红袖切磋时虽然还是打不过,但却比前些日子轻松许多。

        小蝶和商扬也留在南淮城中了,康志山亲自回去护送尧奕到越国,玉宿斋中无人坐镇,容卿便让商扬去玉宿斋了。

        小蝶见自家小姐如今已是飞檐走壁的高手,惊讶不已。昭离更言要收她做徒弟,奈何小蝶实在是没有练武的天赋,教了两日昭离就放弃了。

        早起时,昭离在院中练习容卿刚教给她的轻功步法,陈锦麟来了。

        陈锦麟走进院子,见昭离正飞身往竹杆上去,上到一半又蹬了一下竹杆翻身落地,动作极是流畅潇洒,不由心中一惊。

        “郡主的武艺日益精进,看样子用不了多久,本太子都不是你的对手了。”见她落地后,他笑着摇扇子走去。

        自昭离第一次见他,他就拿着一把折扇,当时以为只是因为天热,如今看来只是为了耍帅。

        “你怎么来了?”昭离练了一个多时辰,气息却丝毫不乱。

        “来找容兄。”陈锦麟往院子看了一圈,又问:“他人呢?”

        “和渊墨在书房里呢。”渊墨一早就送了封信来,容卿看完就去书房里了。

        “那看来是有事。”陈锦麟一屁股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那本太子就在此处等一等他。”

        昭离站在原地未动。

        “你接着练,不必管我,我就看看。”陈锦麟见她不动,还以为她是不好意思继续练了。

        昭离正要继续练,刚抬脚就听见容卿喊她。

        “阿离。”

        他站在门口,虽喊的是她,看的却是陈锦麟。

        陈锦麟也朝容卿看去,见他似乎有些不悦,想来是因为他独自跟昭离二人呆在院中的缘故。不过看容卿不高兴,他就好高兴。

        昭离没说话,只回头看他。

        “先进屋去休息,午膳后再练。”他生气了,她居然跟别的男子单独呆在一起,还不知道避讳。

        “哦。”昭离很听话的进屋去了。

        “容兄今日心情不大好。”陈锦麟见昭离进去后,笑着说。

        “你来做什么?”容卿走到石桌边坐下。

        “来看看昭宁郡主。”他故意的,“顺道还有件事想请教容兄。”

        容卿听完上半句,一脸不悦的看了他一眼。

        “什么事。”

        “不知容兄可知道自己的身世?”

        “不知。”

        他确实不知,只知道自己是他师傅捡来的。初到忘川阁时,还是个尚在襁褓的婴儿。

        “容兄听说过,我父皇还有个弟弟。”

        “知道。”容卿不知他为何会问这个,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你跟他长得有些像。”

        容卿愣了一下,据他所知,当年陈国二皇子陈天恩是外出寻子遭遇山洪而死的。

        难怪当日陈思远要问他那些有关他身世的事情,想来是怀疑自己是陈天恩当年丢失的孩子。

        “这世间长得相似的人很多。”他早已对寻找自己父母之事不报期望了,忘川阁中除了他师傅,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话虽如此,可容兄自己就没有一点怀疑?”陈锦麟希望尽早查出他的身世,倒也不是因为确定他是陈天恩之子后会对陈国有什么好处。

        陈思远本就是个心善之人,他想找到自己弟弟的儿子以慰亡魂,他这个做儿子,又怎能坐视不管。

        “你就说这个?”容卿心中确有疑虑,但天下如此之大,陈天恩丢了个孩子,这孩子也未必就是他。

        “自然。”

        “那你可以走了。”

        “……”

        陈锦麟无奈的笑了笑,“既然容兄都开始赶人了,那本太子也不好厚着脸皮赖着不走,那就请容兄代为转告昭宁郡主,本太子过几日来看她。”

        说完便笑着走了。

        容卿看着他走出大门,眼底一抹怒意。

        午膳时,昭离见容卿有些心不在焉,便问他:“你怎么了?”

        “没怎么,吃饭吧!”容卿夹了一筷子青菜给她,自己低着头慢慢的吃着。

        昭离瞥见碗里的青菜,瞬间觉得没了味口。

        上午渊墨送来康志山的信函,说是尧奕已经送到越国了,如今已被安置在京都城中的十里铺。

        十里铺是一个名叫十里的铺子,卖的是南北杂货和油盐酱醋一类的。

        铺子在一条不大热闹的街上,位置不好,正好在街角处。

        尧奕被安置在十里铺的内院中,凤年延趁夜去见过两次。

        尧烈一直以为他还在忘川阁中,但京都城中还是有防范,白日每条街都会有几个官兵巡逻。

        康志山传信就是要问容卿,下一步改如何。

        用过饭后,容卿放下筷子看着她说:“你休息一会儿再练。”

        昭离嘴里还塞着一块肉,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回答他,他以前起身进屋了。

        她总觉得容卿怪怪的,像是心情不大好。

        忘川阁中年长的就剩康志山一人,上一代的阁主,也就是容卿的师傅曾规定过,忘川阁中的人若是到了年纪还全须全尾活着的,就可以领了银子离开忘川阁,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当然,前提是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能将忘川阁中的任何事透露给任何人,哪怕是身边最亲近之人也不行。

        容卿若是想知道自己到底从哪里来,或许可以问问康志山。

        越国朝臣中有一半都选择了尧奕,这其中自然当属凤年延和长信候功劳最大。

        容卿回了一封密函,回道越国先皇冥诞之前将忘川阁中所有的杀手暗卫安排入京都城,待陈国大军压境后动手。

        后又像康志山寻问了自己当年是如何到忘川阁。若他真是当初丢失的那个婴儿,至少他能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了。

        密函送出后的每一日,他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昭离总觉得他心情不好,便说自己想出去玩,想着或许出门溜达溜达,他心情就好了。

        她挑了个晴好的天,风高气爽,有太阳却不热。约了燕云绮和陈锦麟二人,又命人去宫中请了陈鸢素来,用了早膳后就一同出门了。

        南淮城外有一处幽谷,据说风景很好,今日便是要去那里。

        门口套了两辆马车,容卿和陈锦麟一辆,渊墨赶车。昭离和燕云绮、陈鸢素一辆,外加一个小蝶,红袖赶车。

        一路上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吵得容卿他们坐在马车里都听见了。

        “容兄准备何时动手?”尧奕已经回越国有些日子了,陈锦麟本以为容卿很快就会有动作,却又迟迟不见他有要动手的迹象。

        “下月初八。”

        陈锦麟想了想,实在不觉得下个月初八有什么特别之处,不知容卿为何要挑在那日动手。

        “下月初八,越国先皇冥诞。”还没等陈锦麟开口问,他便回答了。

        陈锦麟听完后恍然点点头,按照越国的规矩,先皇冥诞时要祭祖,皇室子孙和文武百官都要到太庙祭拜。

        确实是个好机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