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44:昭离生辰
044:昭离生辰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天气逐渐入秋,不似夏日那般炎热了,晨起时还有些凉意。昭离的十六岁生辰就在这个月,小蝶和商扬从忘川阁出发赶往陈国,来给昭离贺寿。

        寿辰当日,燕云绮和陈锦麟自是不必说,一早便来了容卿府中。意外的是陈国皇帝偷摸的带着皇后也来了,二人扮做寻常夫妻的模样入了俯。

        小蝶许久不见昭离,正在房中与昭离说着体己话,燕云绮和陈鸢素也在。

        叶欣儿一入府便往昭离闺房去了,她就喜欢和一群可爱的女儿们呆在一处。

        陈思远则与陈锦麟和容卿在院中的亭子里坐着喝茶。

        “今日不必说什么皇帝不皇帝的,就当是寻常人家的叔伯子侄,一同吃个饭乐一乐。”

        “是。”陈锦麟点头。

        容卿未说话,但也微微点了点头。

        “不知容公子家中可有亲人?”陈思远一直觉得容卿长得有些像一个故人,这故人便是他二十年前过世的亲弟陈天恩。

        陈天恩乃是陈思远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早年本是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他当年亲自带兵剿匪,不仅大胜,还将那窝贼匪的老巢都端了。贼匪中有两个漏网之鱼,为了替贼匪头子报仇,到王府将陈天恩刚出生几个月的儿子抱走了。

        陈天恩的夫人便是陈天恩的老师之女林乐瑶,痛失爱子后郁郁寡欢,终日以泪洗面。陈天恩不忍见其妻如此伤心,便带着一队人马去寻找儿子的消息,在途中遭遇山洪,客死异乡。林乐瑶痛失丈夫和儿子,备受打击,一场重病后也撒手人寰。

        临终时拜托陈思远,一定要将其子找回来。可二十年过去了,陈思远却连自己侄子的一点消息都未曾寻获。

        “没有。”容卿从记事起就在忘川阁中,和他师傅生活在一起。

        “那容公子可知令尊姓甚名谁?”陈思远不甘心,又问道。

        “我是孤儿,婴孩时被师傅捡回忘川阁。”

        那就更可疑了!陈思远思量了一番,越看越觉得他长得像。

        “父皇你今日怎么奇奇怪怪的?”陈锦麟见他不停的问容卿的身世,甚感奇怪。

        “父什么皇父皇,叫爹!”刚才不是说了今日没有什么皇帝不皇帝的。

        陈思远挑了挑眉,没说话。

        陈思远有些后悔,当初也没问问林乐瑶,自己侄子身世可有什么胎记一类的,否则找起来也不至于这么艰难。不过向来当初替林乐瑶接生的老嬷嬷应该是知道的,等回宫后定要找那个老嬷嬷来问问。

        “你,身上可有什么胎记没有?”他认真的朝容卿看去。

        容卿皱了皱眉头,觉得这陈国皇帝有些怪,为何对他如此感兴趣。

        “没有。”

        “哎...这就难办了。”

        “难办什么?”容卿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他不敢言明。

        叶欣儿在昭离房中坐着,几个女孩儿都围着她叽叽喳喳的说话,她笑眯眯的看着她们,心想着自己要是有这么多个女儿,那真是太好了。

        看到燕云绮时又想起前几日那小丫鬟同她说的话,不由的担忧。燕云绮尚年幼,自小有没有母亲照顾,如今成了婚,大约是不知道男女之事的。陈锦麟虽快满二十了,身边却从未有过什么女子。想来这二人是对夫妻之事一窍不通,否则如何会在大婚之夜分床睡?

        陈锦麟:母后,你儿子不是白痴!

        “绮儿啊!”叶欣儿自见了这个儿媳,喊的是比喊自己亲女儿还亲热些。

        “啊?”燕云绮正聊的开心,听见叶欣儿喊她,转过头去看着叶欣儿。

        “你...你进来身子可好啊?”还是开不了口问,这屋内可还有两个没成亲的呢!

        “好啊!母后怎么了?”燕云绮被问得一头雾水。

        “呵呵...没怎么没怎么,就是想问问你,习不习惯。”

        “期初是有一些不习惯的,不过现在习惯了。”

        在陈国这些日子,可比她在天启时要开心多了。没有燕云罗整日阴阳怪气的,还多了几个陪她玩儿的。陈锦麟也还算是个君子,不曾难为她,更不曾对她毛手毛脚的。

        “那就好,那就好。”叶欣儿叹了口气,真是愁死了。

        午膳前容卿就从亭子中离开去了后厨,今日是昭离的生辰,他要亲自下厨给她做糖醋鲤鱼。

        陈思远和陈锦麟坐在亭中,父子二人一个忧愁,一个纳闷。

        “父...爹,你总是问容卿的身世做什么?”他觉得他父皇今日很怪。

        “哎...”陈思远叹了口气,觉着跟自己儿子说了也无妨,“你可还记得,你小时候朕同你说的朕有个弟弟?”

        不是不说皇帝,现在又自称朕了!陈锦麟心中默默吐槽。

        “记得。”

        “朕的弟弟,死在找儿子的路上。”

        陈思远看着前方,双目失神的将过往娓娓道来。临了了,伸手抹了一把泪,模样甚是酸楚。

        “这么说,父皇是怀疑容卿就是我那皇叔的儿子?”

        “父什么皇!叫爹!”

        “......”

        “你皇叔与朕自小感情就好,他死后朕命人寻了多年,也没能寻到他的儿子。朕真是愧对与他,若不能找到,将来朕死了,如何去阴曹地府里见他?”

        又朕?

        “既如此,父...爹你大可放心将此事交由我来办,我定去将容卿的身世查明白!”

        陈思远转过头,不屑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似乎在说,“我都找不到,还能指望你这个兔崽子找到么?”

        陈锦麟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午膳时,府中的丫鬟们抬了两张桌子到院中,昭离说天气好,要在院中吃饭。

        丫鬟是陈锦麟安排的,从前容卿住在别院隔壁时,他院中是从来没见过丫鬟的。陈锦麟知道他不喜欢,所以特地安排了。

        谁曾想容卿竟没有将这几个丫鬟赶出去,大约也是因为昭离。

        府上做饭的厨子是康志山安排来的,做的饭菜还算可口,今日两桌酒菜都是这个厨子做的,只有一道昭离爱吃的糖醋鲤鱼是容卿做的。

        容卿那一桌是陈思远和陈锦麟,渊墨和商扬本不肯就座。昭离非说今日是她的生辰,她说了算,二人看了看容卿,没反对,这才坐下了。

        昭离这一桌是燕云绮和叶欣儿母女,外加一个小蝶。

        饭间其乐融融,昭离还收了好些礼物。

        吃完饭后昭离有些闷闷的,燕云绮问她怎么了,她说往年生辰都是她爷爷和外祖一家来给她过的,如今已有好些时日没见自己的家人了,有些挂念。

        “你别难过了,你至少还有家人陪你过生辰,我的生辰从来都是自己过的。”燕云绮自小便自己过生辰,她父皇向来不过问这些,恐怕连她是那日出生的都不记得了。她皇姐自是不必说了,不找她麻烦就好了,怎么还会指望给她过生辰。

        “那你以后过生辰我都去陪你,我还给你送礼物!”昭离认真的跟她说。

        “你不许食言啊!你若是食言,我就...我就不跟你玩儿了!”

        “自然自然,到时我会和鸢素姐姐一起去给你过生辰。”昭离转头看向陈鸢素,“鸢素姐姐你说是吧?”

        “嗯。”陈鸢素笑着点头,她很喜欢昭离,可对燕云绮还有些隔阂,但如今燕云绮是她的嫂嫂,燕云绮的生辰她自然要去的。

        燕云绮开心的笑了,对昭离又更喜欢了几分,对陈鸢素也开始有好感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