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合作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若是如此,那便是这世间最宠溺的婚礼了。

        燕云绮吃的满脸油,吃饱后满足的打了个嗝,真是从来都没觉得吃饱肚子是一件这么开心的事。

        “你真的不饿吗?”看着桌上被扒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堆骨头的烧鸡,她扭头问陈锦麟。

        陈锦麟见她满脸油,心想若是她生在寻常人家,应该也不至会像现在这般工于心计。

        “不饿。”他笑了一下,又说:“不早了,睡觉。”

        折腾了一天,他也有些累了。

        燕云绮一听到睡觉这两个字,想起伽罗跟她说的话,警惕的看着陈锦麟。

        “放心,我睡在榻上。”陈锦麟会意,立即解释道。

        “那就好!算你识相!”燕云绮抬起手用袖子抹了抹嘴,大红的喜服,袖口上沾了一片油污。

        陈锦麟皱了皱眉头,也没说什么。

        燕云绮站起来往床边走去,突然又猛的转身指着陈锦麟说:“你不要靠近床哦!当心本公主拳脚无眼,伤到你就不好了!”说完又冲他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趴到床上去了。

        大婚第二日,照民间惯例新妇是要给公婆敬茶的,这样的规矩皇家也不能免俗。

        伽罗一大早领着几个丫鬟,端着热水来叫二人起床梳洗。门打开后,几个小丫鬟看见陈锦麟独自睡在榻上,都纳闷得面面相觑。

        伽罗倒是很淡定的走到床边轻声喊:“公主...公主起床了。”

        陈锦麟被开门的声音惊醒后一直闭着眼,倒也不是装睡,只是懒得睁开眼。

        燕云绮起身后见他还躺着,走过去往榻脚上踹了一脚,“起来了!”

        几个小丫鬟见了赶紧低下头不敢吱声,心想这太子妃脾气真是不好,居然敢这么对待太子殿下。

        陈锦麟悠悠的真开眼坐起来,丫鬟将热水递上,他拿起搭在盆边的帕子浸了热水擦了把脸。

        在屋中用了早膳,二人便出门往宫里去。

        今日陈锦麟没再骑马,而是跟她坐了同一辆马车。

        二人在马车中坐着,一路无话。

        见过陈思远和叶欣儿后,陈锦麟身边跟着的一个丫鬟,趁着二人不注意时悄悄凑到叶欣儿身边说了什么,她听完后一脸担忧。

        晌午,叶欣儿着人去请了陈鸢素来,说是一家人要一起吃个饭。比起昨夜在太子府,燕云绮的吃相好的像换了个人似的。

        陈锦麟感叹,世间女子皆有两幅面孔。

        燕云绮大婚已过,容卿便准备带着昭离回天启了。昭离一听又要坐马车,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不想坐马车了,容卿…”

        “那就坐船吧。”

        陈国地界多河流,漕运发达,许多人家出行也是坐船。只是从陈国坐船去天启要绕上好大一圈,且进入天启后有一段水路是无法过船的。

        “坐船?好啊!我还没坐过船呢!”

        确切的说是没有坐船坐那么远过,往日都是在京都城中,了不起就是湖上泛舟罢了。

        “嗯。”

        容卿打算明日去请辞了就走,至于天启那群送亲的使臣,要怎么回去也与他无关。

        刚说完,燕云绮和陈锦麟便来了,燕云绮在殿外就听见昭离在说什么船的。

        “什么船?要去划船吗?”刚进殿门她就问。

        “不是划船,我们要坐船回天启去。”昭离答。

        “回天启?你们这就要走了吗?”燕云绮有些慌,若是容卿和昭离再走了,那她可就真是孤身一人了。

        “容卿说的。”

        陈锦麟走到桌边,坐在容卿身旁:“容兄何必这么着急?”

        “是很着急。”他着急想拿到解药,好快些娶了昭离。

        “容兄,可不要被燕云罗骗了。”陈锦麟凑近了低声说到。

        容卿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顿时又恢复了表情,燕云罗不会这么傻的把解药给陈锦麟,有解药才可以牵制他。

        “她自然是不会给我的,不过,也未必会给你。”陈锦麟笑道:“不过容兄可以与在下合作一把,解药我来替你拿,如何?”

        “你们在说什么呢?”昭离见他们二人窃窃私语,不知在说什么。

        “没什么。”容卿面无表情的答道。

        陈锦麟甩开扇子摇着,笑眯眯的看着昭离。如果容卿带着昭离去天启了,如何能算是公平竞争呢?

        自然是不能让他们走的。

        燕云罗手中又容卿想要的解药,而尧奕又在容卿的忘川阁。燕云绮一番添油加醋,令尧烈不得不忌惮。

        燕云绮这波挑拨离间看似高明,实则却是纸包不住火。若尧烈和燕云罗互通信件,立即就可知其中原委。

        陈锦麟看了一眼燕云绮,心中默叹,到底还是年纪小,虽有谋算,却不周全。

        而如今身在天启的燕云罗早已派人送密函到越国去了,想必现在尧烈已经倒戈了。如此一来,陈国加在二国之间,岂非是腹背受敌?

        若他助尧奕夺位,往后越国便会与陈国马首是瞻,这生意,做得!

        燕云绮和昭离在院中不知怎的就开始打起来了,昨日就约好的,二人要过过招。

        容卿看着昭离灵活的躲过燕云绮一掌,嘴角扬了一下。

        “容兄可是要助尧奕夺位?”陈锦麟问道。

        “是。”

        “不如在下与容兄合作,相助一番?”

        容卿转头看着他,淡淡的说:“你娶的可是天启二公主。”

        “我与我那丈人,不太熟。”

        岂止是不熟,面都没见过两次。

        “条件呢?”

        “没有条件,我若助容兄,往后你忘川阁可就欠我一个人情。”

        自然不会只是想让他欠一个人情这么简单,陈锦麟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

        “不过容兄若还想要解药,在下倒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在下要容兄呆在陈国三年,且这三年内不得与昭宁郡主成婚。”

        容卿挑了挑眉,道:“你怎就知道我不能自己拿到解药?”

        “你若不娶燕云罗,她必定是不会给你解药的。”燕云罗给容卿下毒的目的,从来就是为了让容卿娶她,即便是她跟容卿约定好了,送燕云绮到陈国便给他解药,她也会找个借口反悔。

        女人啊,本就不大守信,尤其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

        次日,陈锦麟命人在南淮城中备了一座府邸,给容卿和昭离居住。

        容卿答应了与他合作。

        昭离自是不必走了,日日到太子府和燕云绮切磋,打了几日,燕云绮开始躲着她了。不是今日身子不适,就是明日病了,倒不是因为打不过,只是每日陪她切磋着实有点累。

        天气逐渐入秋,不似夏日那般炎热了,晨起时还有些凉意。昭离的十六岁生辰就在这个月,小蝶和商扬从忘川阁出发赶往陈国,来给昭离贺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