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42:锦旗夫妇大婚
042:锦旗夫妇大婚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昭离在笒兰殿和红袖过招时总是打不过,今日有人送到跟前来讨打了,她自然要试试自己多日所学的武功厉不厉害。

        康志山对身边两个小厮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儿胖子和他的打手就被扔出了玉宿斋。胖子被扔到大街上摔得头晕眼花,坐在地上就开始破口大骂,说玉宿斋店大欺客。

        当夜,宫中一个內官的外甥在自己府中被一个黑衣人打断了腿。

        第二日便是燕云绮和陈锦麟大婚之日,昭离在玉宿斋选了一对金步摇送给她,早起时便和红袖一道带着装步摇的盒子去了云绮居。

        云绮居中人挤人,一小宫女进进出出的围着燕云绮打转。昭离到时,她正一脸困倦的坐在梳妆台旁,任由几个小宫女在她脑袋上捣腾。

        “云绮!”昭离从人堆里挤进去喊她,见她一身红衣,头上插满了金饰。

        “你来啦?”燕云绮打着哈欠转过头看她。

        “你今日真好看!”昭离开心的走到她旁边蹲下看着她道。

        “好看什么好看,这喜服里三层外三层的,本公主都快热死了!气都喘不过...”她举起头摸了摸脑袋上的钗,有道:“这头冠这么重,本公主的脖子都快压断了!”

        “咯咯...”昭离笑了起来,“我还没见过哪个新娘子像你似的,满嘴牢骚!”

        京都城的官员家嫁女儿,昭离是见过的,在她印象中新娘子都是很害羞的,像燕云绮这样的她着实没见过。

        “哼!算本公主倒了血霉,这个仇本公主一定会报!”她气呼呼的说。

        “什么仇?跟谁报?”

        “陈锦麟这个混账东西,本公主一定要揍他一顿!”都是他害的,好好的非要去天启求和亲,若他不去求和亲,她也不用千里迢迢嫁到陈国来受这份罪了。

        燕云绮身后替她梳妆的几个小宫女听完都惊呆了,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你打不过他啊!他武功很厉害呢!”昭离虽没有亲眼见过,在跟红袖切磋时却听红袖说过。

        “谁说的?本公主武功也不差!”燕云绮不服气道。

        “你会武功?我怎么不知道?”昭离吃惊的问。

        “你也没问过啊!”

        “......”

        合着她应该见一个人就先问问对方会不会武功。

        “容卿也教我了,不如我们来过过招,看谁厉害?”昭离兴奋的看着她。

        燕云绮一听,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坐直了说:“好啊!”

        二人说着就要往外走,伽罗立即将燕云绮拽了回来:“公主!今日你大婚!”

        昭离这才反应过来,说:“哦对对对,差点忘了!还是改日再与你切磋吧!”

        燕云绮撇了撇嘴,算是答应了。

        吉时将近,燕云绮在众人拥护下出了云绮居大门,门口停着一顶二十八人抬的大轿,伽罗搀扶着燕云绮上轿坐于轿撵中央。

        轿撵先至祭坛处祭拜天地神明,后再往陈国太庙中祭拜祖先。拜祖先时,陈锦麟一边鞠躬一边低声道:“你今日表现不错。”

        其实他是想说,燕云绮穿着一身嫁衣的模样还挺好看。

        “哼!”燕云绮没理他,只小声的哼了一声。

        他今日也挺好看。

        陈锦麟本就长得好,今日一身大红色金边秀金龙的喜袍更衬得他贵气天成,气质卓然。燕云绮喜袍上秀的是一只金凤,和他是一对。二人站在一起,着实是一对佳偶模样,很是相配。

        祭拜过祖先,便是拜父母。陈思远携皇后叶欣儿端坐于大殿中,殿中文武百官皆恭敬的站在两侧,看着太子和太子妃自殿门而入,跪在殿中叩拜。

        拜完后燕云绮也改了称呼,称陈思远和叶欣儿为父皇母后。叶欣儿坐在殿上高兴的几乎要哭出来,陈思远悄悄伸手抚了抚她的背。

        闹了一整日,大婚的仪仗队伍方才出了宫门。陈锦麟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走在前面,后面是燕云绮的轿撵。一路浩浩荡荡的到了太子府,往后他就不必住在宫中了。

        燕云绮下撵时一个老嬷嬷半蹲在撵下,这是规矩,新娘子要由老嬷嬷背进大门。陈锦麟回头看了一眼,见她一脸茫然的站在撵上,便对撵下的女官使了个眼色。

        女官会意,凑到燕云绮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她这才恍然的趴到老嬷嬷的背上入了太子府大门。

        夜间,贺喜的文武百官都散去了,昭离也跟着容卿回宫中的笒兰殿了。

        陈锦麟站在婚房门外,心中竟有一丝紧张。这本是一场他和燕云绮商量好的假和亲,他喜欢的也是凤昭离,但不知为何紧张。

        他低头想了一会儿,唯一可以解释的理由,那就是因为他没成亲过,所以紧张。

        一番犹豫后他推开房门进去了,见燕云绮正气呼呼的坐在床边看着他。红烛摇曳,照的凤冠上的金饰熠熠生光,她一身红衣,肤白胜雪,在烛光下竟有些好看,陈锦麟一时看呆了。

        “你看着本公主做什么!”燕云绮没好气道。

        陈锦麟回过神来。

        假象!都是假象!这是天启心肠歹毒的二公主,可不是什么天真良善的普通小姑娘。

        “怎么?本太子看自己的太子妃还需要经过你同意不成?”他摆出一副纨绔的表情,挑着眉道。

        “哼!那不过是迫不得已,你可别真当本公主是你的太子妃!”

        “你饿不饿?”陈锦麟突然想起她一早就到各处祭拜,似乎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也没有机会吃。

        燕云绮一愣,她确实好饿!饿了一天了。

        没等她回答,陈锦麟便侧过头往门外吩咐道:“去备些酒菜来,本太子要跟太子妃小酌几杯。”

        “是。”

        门外的人走了。

        燕云绮往门口看了一眼,“谁要跟你小酌几杯?不要脸!”

        陈锦麟挑着眉笑了笑,不理她,走到桌边坐下。桌上摆了许多朝中官员送来的贺礼,其中有金银珠宝,有名家画作,更有很直接送银票的。他抓起箱子中的金银笑了笑,又把手里的金银扔了回去。

        片刻后,几个小丫鬟捧着托盘进来,站在桌边愣住了。桌上摆满了东西,实在放不下碗筷。

        “将这些东西都搬走。”陈锦麟低头道。

        半晌后桌上的东西都被搬到房中的墙角边堆好,丫鬟将饭菜摆上桌后退出房门,最后那一个还顺手把门带上了。

        “不是饿了吗?来吃。”陈锦麟见她坐着不动,看着她说。

        “我...我不会拆这个凤冠...”燕云绮头上的凤冠确实有些碍事,伽罗也不知去哪里了,害她一直顶着,脖子都快断了。

        他一愣,随后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想帮她拆了。

        “你做什么!”燕云绮警惕的抬起头看着他。

        “帮你拆了啊!”

        “你...你会拆吗?”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低声道。

        “试试。”

        陈锦麟在她头上捣鼓了半晌,方才把冠子拆下来扔到了床上。燕云绮摇了摇脖子,舒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盯着桌上的饭菜,咽着口水走到桌边坐下,又伸手扯了个鸡腿啃起来。

        陈锦麟走到她旁边坐下,看着她吃。

        “你...唔...你不吃吗?”燕云绮一边嚼着,一边问他。

        “我不饿。”他方才已经吃过了。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啊!”说完又扯了个鸡腿抓在手里啃了一口。

        陈锦麟一愣,笑了笑。

        即便她再工于心计,却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有时候不经意流露出的天真模样,大约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或许,她也没有那么讨厌。

        ......

        昭离跟容卿回到笒兰殿后一直坐在桌边发呆,容卿看了半晌的书觉得她有些太安静了,抬头起来看见她发呆,“你怎么了?”

        “容卿,若是以后我们成婚,能不能不要戴那么多钗?”

        “......”他听得愣了,她是已经认定了自己以后要嫁给他吗?他有些高兴,笑着“嗯”了一声。

        “我觉得云绮这婚成的实在是很辛苦,她一整日都没吃东西呢!”她担心以后自己也要饿着肚子拜堂。

        “你以后若是拜堂拜到一半饿了,那就停下吃饱了再拜。”

        “嘻嘻...”她高兴的冲他一笑,眼睛弯成月亮。

        若是如此,那便是这世间最宠溺的婚礼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