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41:初试身手
041:初试身手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抬头看了一眼容卿,他正端着杯子看着她,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宫宴散场后,昭离早已困的不行了,一会到笒兰殿倒头就睡,容卿在外殿写了一封密函交给渊墨后也去睡下了。

        第二日一大早昭离就被叫醒起来背心法,直至晚膳前,一本心法总算是背完了。

        容卿亲自动手做了糖醋鲤鱼,算是奖励她。

        上午在朝堂上陈思远和一众大臣商议了陈锦麟和燕云绮的大婚事宜,日子定了七日后。

        叶欣儿命人找来南淮城中最好的绣娘给燕云绮裁制喜服,晚膳后便带着人去云绮居替她量尺寸。

        燕云绮虽还惦记着要跟陈锦麟和离,却对这个未来的婆婆很是喜欢。

        大约是因为她自小就没有见过生母,如今倒觉得有娘亲是件极好的事情。

        叶欣儿喜欢她的紧,更是心疼她千里迢迢的嫁这么远来,若是受了委屈,那该多可怜。于是便对她极好,只当是自己多了个女儿。

        昭离背完心法的第二日容卿就开始教她一套名为烟柳飘雪的掌法,此掌讲究以柔克刚,很是适合她这种娇小灵活,且力气不大的女子。

        昭离虽背书时让容卿头疼不已,但学起招式来却是一教就会。不过半日时间,她就将一套招式耍的似模似样,容卿甚感欣慰。

        招式记熟,容卿命红袖和她过招,过完招后连红袖也大为吃惊,说她若是再练个一年半载,便能和自己打个平手。

        要知道红袖可是几岁起就开始习武了,昭离听完后极为得意,狠狠自夸了一番。

        婚期将近,燕云绮整日都不得闲,不是今日选首饰就是明日试喜服。烦得她发脾气说不嫁了,要回天启去,伽罗好说歹说才将她安抚好。

        按例皇子成婚后便可出宫建府,早在陈锦麟出发去天启时,陈思远便命人修建太子府,如今已完工,就等着太子大婚后带着太子妃入住了。

        昭离学会了烟柳飘雪后开始对练功有了兴趣,缠着容卿说要学点什么能飞檐走壁的功夫,容卿让她背口诀她倒是出人意料的背得快,如今翻墙上树不在话下,再也不用搭梯子了。

        “我何时才能打得过红袖?”和红袖过招,打输了几次后,她有些不高兴。

        “一年。”

        “就不能快些?”

        “红袖习武十几年了。”容卿淡然的说道。

        “可你们不是说,我练功很有天赋吗?”她不服气。

        “你背心法没有天赋。”

        “......”

        容卿知道,倘若她背心法专心些,半年也是可以的。

        在燕云绮大婚的前一日,昭离说要去给她选一份礼物,容卿便陪她一起。

        南淮城的街道程设与天启越国都不相同,城中有许多绿植,花也开的极好。街边的屋舍店铺建筑都有一种南淮独有的风格。还未入秋,城中一处荷塘里长了茂密的荷叶,开了好些荷花,有些荷花已经凋谢,花瓣散落在水中,落在荷叶上,一朵朵翠绿的小莲蓬躲在荷叶中,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

        南淮城中卖金银首饰最有名的便是玉宿斋,昭离觉得这名字也很是雅致。

        而这玉宿斋的老板,名叫康志山,正是忘川阁商行司的康志山。

        容卿走进玉宿斋,康志山正从二楼下来,一见容卿便立即迎上前来,“这位公子,请到二楼挑选。”

        昭离很是纳闷,她还没说要什么呢!

        容卿微微一点头,直径往楼上走去,昭离一头雾水的跟着他上楼了。

        玉宿斋的二楼向来是只对贵客开发的,一般的人家来此挑选金银首饰的都是在一楼。

        此时一楼的客人都纷纷看向容卿,玉宿斋能到二楼挑选的必定非富即贵,可南淮城中无人见过容卿,都在想着这是哪里来的贵人,长得好看就算了,还如此有钱。

        二楼上都是单独的房间,最里面的一间也是最大的一间,几乎无人进去过。康志山引着容卿直接就往那处去了,进屋后又转身将房门关上。

        “公子。”康志山喊了一声,不卑不亢却很是尊重。

        “康伯近来可好?”容卿走到桌边坐下。

        “劳公子记挂,一切都好。”

        昭离这才恍然大悟,这家玉宿斋又是容卿的!难怪他说要来这里买!

        “郡主好。”康志山笑着回头向昭离问好,这便是他家公子的心上人了。

        “好...你好!”昭离还有些懵。

        “阿离,这是康志山康伯,忘川阁商行司首领。”容卿见她傻乎乎的,便给她解释了一番。

        “哦...康伯伯好!”她反应过来,笑眯眯的又问了一次好。

        “听闻郡主是来给天启二公主挑选新婚礼物的,不如在下让郡主去看看?”

        康志山在忘川阁中资历是最老的,几乎是看着容卿长大的。之前是在容卿的师傅手下做暗卫,因年纪大了,容卿担心他受伤,这才让他掌管忘川阁名下的商行。

        康志山如今已六十有余,满头白发熠熠生辉,虽年老却精神极好,想来年轻时候也是个威风凛凛的人物。

        “好!谢谢康伯伯!”

        昭离跟着一个年轻的小厮去了隔壁房中挑选,红袖跟着去了。

        “不知公子寒毒可解了?”如今既有了心上人,自然要早些成婚才好。

        “还没有。”

        “这毒还是早些解了的好,公子如今也不小了,早日成婚才是要事。”

        渊墨:来自长辈的催婚!

        容卿低着头,声音很低的“嗯”了一声。

        容卿初到忘川阁时,生活起居都是康志山照顾的,在他眼中,除了他师傅,康志山便是最亲近之人。康志山一生未娶,无子无女,更是把容卿当做自己的亲孙子对待。二人虽是主仆,感情却极深。

        “有件事要请康伯去办。”容卿抬头道。

        “公子请吩咐。”

        “将尧奕护送回越国。”

        忘川阁的探子受渊墨之命,将越国的消息传回忘川阁给尧奕。凤年延和长信侯再三斟酌后召集了朝中一部分老臣商议,最终还是决定支持尧奕。忠诚固然可贵,但也不能为了忠诚置越国万民于水火,如此便是违背了当初为官的初衷。

        凤年延休书一封让探子带回忘川阁给尧奕,一番激昂陈词将尧奕打动,他决定为越国万民争一争。

        “还有...”容卿想了想,有道:“阿离的祖父和外祖,请康伯看护。”

        夺位之战必定伤及无辜,何况是首当其冲的凤丞相和长信侯。旁人他不在意,死了便死了,但和她有关的,他亦要替她守护。

        “是。”

        话刚落音,隔壁房中传来一阵嘈杂之声,似乎是有人打起来了。

        康志山打开房门,吓了一跳。

        昭离和红袖在走廊里站着,走廊的地上倒了一片。

        “胆子不小!竟敢调戏你姑奶奶!”昭离将一只脚踩在一个年轻的胖子肚子上,语气愤怒中又带着得意。

        “你...你快给本公子松开!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胖子被踩得抱着昭离的脚,疼得直叫唤。

        容卿走到门口一看,愣了。

        “我管你是谁!”

        “本公子的舅舅是...是宫中的李公公!”

        “你家以前很穷吗?竟然把舅舅送进宫当太监?”昭离很纳闷的问他。

        “你...你...”胖子一听,涨红了脸。

        红袖在旁边捂着嘴笑。

        “阿离,过来。”容卿不喜她把脚踩在别的男子身上,胖子也不行!

        “哦。”昭离一听便松开了脚走到他身边,得意的说:“刚才我把那个胖子的手下都揍了!”说完一副自觉得自己了不起的样子,好像在等着容卿夸她。

        原来这胖子今日在勾栏里新寻了个女子,为了哄这女子开心,便说要带她来玉宿斋挑首饰。好面子非要上二楼来选,一上楼就碰到昭离和红袖从屋中出来。

        他见昭离长得漂亮,便想上前调戏一番,谁知道这漂亮女子脾气暴躁,他才说了两句就被打了,那个勾栏女子见状,头也不回的跑了,气得他招呼了身边的打手要收拾昭离。

        昭离在笒兰殿和红袖过招时总是打不过,今日有人送到跟前来讨打了,她自然要试试自己多日所学的武功厉不厉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