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40:直男容卿心志坚
040:直男容卿心志坚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天气晴好,夜间不似白日那般炎热,叶欣儿命人将宴席摆在御花园中。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花草丛生,倒比在殿中要多出些乐趣。

        昭离到的时候容卿已经在席上坐着了,旁边坐的是陈锦麟。

        陈国皇帝和皇后端坐在上,昭离着意看了看陈国皇帝,却也并不是她想想中唯唯诺诺好欺负的模样。

        想来也是,若是唯唯诺诺,又怎么会当上皇帝呢?

        见他相貌堂堂,虽有帝王的威仪,却又不似天启皇帝那般不苟言笑。两相对比,昭离还是觉得陈国皇帝更好些,况且陈国皇帝长得也比天启皇帝好看。

        女眷的座位都在皇后这一侧,第一个便是陈鸢素的位置,紧接着是燕云绮和昭离的,其他官眷依次往后排开。

        “诸位送亲的使臣一路上劳苦,朕敬各位一杯!”陈思远端起眼前的酒杯道。

        下面一群使臣纷纷举起酒杯应和。

        “容公子一路辛苦。”陈思远笑眯眯的看着容卿道。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容卿长得像一个故人。

        容卿并未说话,只微微点了点头。

        席间有歌舞助兴,亦有几位官眷家的女儿上前献艺。其中一位是太子太傅沈勋的孙女沈如眉,弹得一手好琴。一曲凤求凰弹得悦耳入心,模样长得也很清秀。

        只是她弹琴的过程中总是有意无意的往容卿那处瞟,昭离见到后顿时就觉得她面目可憎。

        容卿见她盯着沈如眉时气呼呼的样子,便转头也看了一眼,发现沈如眉正看着他笑,顿时明白了。

        她吃醋了!

        容卿虽不喜陌生女子这样看他,现在却觉得甚好,心中似有些甜。

        燕云绮见昭离总是盯着弹琴的女子,凑过来问她:“你总盯着人家做什么?”

        昭离没回头,眼睛还是看着沈如眉,气呼呼的回答说:“她老是看容卿!”

        燕云绮愣了一下,随后又笑嘻嘻的说:“眼睛长在别人身上,你还能不让人看不成?”

        “你到底是站在谁这边的?”昭离一听,回过头来瞪她。

        “自然是你这边的。”她想了一下认真的说:“这样,我一会儿让伽罗去把她的眼睛挖了给你出气!”

        “你…”昭离顿时把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道:“她就看了几眼,用不着挖眼睛吧?”

        “那你在不高兴什么?”燕云绮笑着问她。

        “我…我就是不喜欢她老是看容卿罢了。”

        沈如眉一曲弹罢,起身行了个礼,宫人上来把放琴的桌子抬了下去。

        席上一阵掌声响起,更有人道。

        “沈太傅家的孙女就是不一样,如此才情,恐怕南淮城也找不出几个来。”

        此话一出,席中必定有人觉得他是个蠢货。

        当今皇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公主更是青出于蓝,如今这二位都在席上坐着,竟还有人能说出这番话,真是马屁也不会拍!

        见席中无人附和,那人也悻悻的闭了嘴。

        “欸…昭离。”燕云绮又把头凑了过来:“不如我们整整她?”

        “怎么整?”挖眼的话就算了,整整还是可以的。

        “你过来点,我告诉你。”燕云绮又凑得更近了。

        昭离歪着脑袋把耳朵凑过去,听着燕云绮悄悄跟她说的,几乎忍不住快笑出来了。

        “好!就这么办!”

        燕云绮笑着转身示意伽罗靠近些,伽罗弯下身子听她说了一阵便独自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宫女急急忙忙跑到沈如眉那里去低头说了什么。只见沈如眉一副欣喜又害羞的模样,低下头又娇羞的抬眼看了看容卿,随后便起身跟着小宫女走了。

        两人眼见成了,正要起身跟去,偏偏又被皇后叫住了。

        “你二人不要这般拘谨,酒菜可还合口味?”

        昭离一条腿都抬起来了,又硬生生的放了回去。刚要作答,只见容卿起身往沈如眉去的方向去了。

        “都很好吃,多谢皇后娘娘关心!”燕云绮乖巧的笑着回答。

        昭离急的偷偷扯了扯她的袖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卿去的方向。

        “昭宁郡主可有不适?”皇后见她表情有些怪异,关切的问她。

        “啊…啊?没有不适!”

        “那菜可还合口味?”

        “合…合的,谢皇后娘娘。”她快急死了,若是容卿去,正好就会碰到被骗去的沈如眉,岂不是整人变撮合了?

        燕云绮侧过身悄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你快先去!”,说完又回头傻呵呵的冲皇后笑了笑。

        昭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即爬起来就跑了。

        皇后和陈鸢素二人不解的看着她跑远,燕云绮立即解释道:“她…她吃多了葡萄!肚子有些不舒服!”

        皇后一愣,随即又温和的用帕子捂了嘴笑。

        燕云绮派人去骗了沈如眉到园中一处偏僻的小亭子里去,说是容卿请她去的。

        昭离一路狂奔的往亭子跑去,却在半路上遇到容卿回来了。

        “呼呼……”她喘着粗气问他:“你…你去哪儿了?”

        “你祖父送了密函来。”他顿了顿,又问:“你来做什么?”

        昭离歪着头看了看他身后,“你…可有见到什么人没有?”

        “见到了。”

        “啊?那…那她人呢?”

        容卿顿时明白了,难怪他经过亭子时那个弹琴的女子出来拦着他,说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话。

        “扔到水里去了。”

        “啊!”昭离愣了。

        那女子实在话多,原本他打算不理她,走了就好。可那女子上前来要拉他的衣袖,他在她还未碰到他衣袖时转身一脚把她踹到水池里去了。

        “怎么了?”容卿嘴角微微勾起,这个丫头竟然吃醋到去整别人。

        “没…没怎么!”昭离心虚之下却又有些担心,沈如眉若是淹死了可怎么办?

        “走了。”容卿没等她想明白便往回走了。

        昭离担心的朝亭子那边看了看,似乎没什么动静,心想着她该不会淹死了吧?

        人家不过是看了容卿几眼,若是因此丢了性命,这岂不是她的罪过?

        “还不走。”容卿走了一段见她没跟上来,又回头看她。

        “哦…哦,来了!”

        席上又开始新的一轮歌舞,那些舞姬和越国的舞姬相比,多了几分南方女子的娇柔之美,一眼看去,像是一群仙女在起舞。

        昭离却无心看歌舞,一脸忧愁的低着头坐着。

        “你怎么了?”燕云绮见她不对劲,凑到旁边问她。

        “那个…那个沈姑娘,被容卿扔到水里去了!我怕她淹死…”

        燕云绮一听,“噗嗤”一下差点笑出声。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憋着笑问她:“容卿怎么会遇到她?”

        “他刚才…正好经过那儿。”

        “淹死了就淹死了,你这么担心做什么?”

        昭离侧头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又把头低回去了。

        不久后,一个小太监来报,说是太傅家的沈如眉小姐不慎落水,受了些惊吓。

        皇后立即关切的问道:“可有受伤么?”

        “有些小伤,都不算严重。但沈小姐一直在哭…”小太监说。

        “快请了御医去看看!可别伤着哪儿了才好!”

        昭离一听她没被淹死,松了一口气。

        抬头看了一眼容卿,他正端着杯子看着她,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