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38:公平竞争
038:公平竞争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陈锦麟一愣,又笑道:“若是遇到对的人,那皇后是她,后宫三千也是她。”

        容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神色淡然,“那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只要容兄不怕,你我二人公平竞争便是。”

        这话说的,容卿若不同意那便是怕了,若同意了,便是默认了他可以找昭离。

        “我怕。”

        渊墨:不要惊慌,不要害怕,我家公子说笑的!

        “……”

        陈锦麟被他一句话噎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半晌也没说出话来。

        二人不再说话,都朝着昭离看去。

        荒原大地辽阔无际,斜阳照在溪水中映出凌凌波光。她站在波光中向他招手,眉弯似月。

        ……

        夜间,各帐篷间燃起篝火,人影晃动。从远处看不像是送亲的队伍,倒像是一群原本就生活在荒原上,白天牧马放羊,夜间围着篝火谈天说地的牧民。

        昭离今日很开心,和燕云绮在溪中玩了,又在草地上摘野花。荒原上有一种鸟把窝建在草丛里,昭离找见好几个鸟窝,里面还有几只小鸟。

        她和燕云绮趴在草地上看着,燕云绮说要把小鸟拿去烤着吃了,昭离不肯,摘了自己手腕上的镯子给燕云绮,说让她收了镯子就不要伤害小鸟了,燕云绮收了镯子。

        其实即便昭离不给她镯子,她也不会真的把小鸟捉去烤着吃,那么小几只,连塞牙缝都不够。

        晚膳时,昭离吃了整整两碗米饭,撑得肚子都圆了。

        “容卿,这里真好!”她笑眯眯的对他说,脑袋里还想着白日在溪中玩的场景。

        “嗯。”

        “以后我们再来玩好不好?”

        “好。”

        昭离爬到软榻上盘腿坐着,身子一摇一晃的。

        “你明日要背两篇心法。”容卿提醒她说。

        “啊?真的要背两篇啊?”昭离一听,立刻像霜打了的茄子,耷拉着身子不摇了。

        “你答应了的。”

        昭离撇了撇嘴,“背就背!不就是两篇。”她在情报司看那些乱七八糟的隐秘都能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不知为何看心法时,书上的字像是都变成了小蝌蚪一般,晃得她只想睡觉。

        “你若背下来了,明日给你做糖醋鲤鱼。”容卿本不想哄她,但又想到今非昔比,如今有人要跟他抢了,还是对她好些,免得她跟别人跑了。

        “真的?是你说的哦!可不许抵赖。”

        “不抵赖。”

        深夜,渊墨在营地不远处放出一只鸽子。

        天启回绝了越国,想必近来越国必有所动。容卿给了他一封密函,送到越国丞相府。

        第二日清晨,昭离还在梦里就被红袖拖起来,梳洗后又被拖着上了马车。

        一上车容卿就往她手里塞了一本心法让她背,她哭丧着脸念了几行,总觉得上面的字会动。

        晌午送亲队伍也没停下,马车上有备好的茶水用一个小炉子温着,还有些糕点,午膳便在马车上应付了。

        ……

        凤年延收到容卿派人送去的密函,当时丞相府并无动静。直至天黑,凤年延命小厮套了马车出门去了长信候府。

        长信老侯爷看完密函后将手背在身后,在堂中来回踱步。

        “你快别走来走去的,晃得我眼花!”凤年延见他半晌不说话,有些着急。

        “如此说来,我这外孙女婿是想支持尧奕当越国皇帝?”他难得的没有和凤年延争执,走回桌边坐下。

        “他始终不是先皇的血脉,皇室血脉岂能混淆?”凤年延虽觉得尧奕这皇帝当的不错,却又对他的身世耿耿于怀。

        “谁做皇帝这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做皇帝的当以我朝百姓为重。”

        “这是自然。”

        尧烈登基后,下旨加赋以充国库,越国商贾平民皆有不满。

        现如今越国请求和天启联姻被拒,两国交界似有异动,若生战乱,越国将内忧外患难得太平。

        且天启的送亲队伍马上就会到陈国,若天启和越国开战,陈国势必也会相助,如此一来,越国危矣。

        尧奕自见过昭离后,已然不似当初那般颓靡。但却终日在忘川阁中只顾着看书品茶,并不太想去了解越国近况。

        容卿命人传话回去问他是否还想回越国,他犹豫了几日也没给出答复。

        他并非贪恋皇位之人,只是他在位时拟了一篇新的商贾之法还未颁布,令他甚为记挂。

        天启的送亲队伍于出发后的第十日进了陈国国都南怀城。

        自城门至宫门的街道上都铺了红毯,街两侧有士兵横着枪拦着围观的人群,热闹非凡。

        燕云绮想撩开帘子看,被伽罗阻止了,说这不合规矩。

        燕云绮撇了撇嘴道:“若在天启,本公主想看就看!”

        “公主,这跟在哪里没有关系!民间嫁娶也是如此,哪有新娘子坐在花轿里还撩开帘子往外看的?”

        “本公主岂能跟寻常人家的新娘子相比,我是公主!”她嘴上虽反驳,却并未再去撩帘子了。

        伽罗偷偷笑了笑。

        此时昭离却撩着帘子趴在车窗上往外看,沿途一侧的陈国臣民都往她这里看。

        “这是谁啊?长得这样好看!”

        “肯定是哪个天启使臣的家眷!”

        “不知道那天启公主可有她这般好看?”

        “我听说天启大公主就长得妩媚动人,二公主想来也不差!”

        ……

        “阿离。”容卿见她这样抛头露面的,心中不悦。

        “啊?”她趴在车窗上回过头来看他。

        “坐好。”

        “哦。”她乖巧的放下帘子坐好,却还看得有些意犹未尽。

        未时三刻,送亲队伍入了宫门。宫门口迎接的陈国大臣排了两排,显得十分隆重,这一点,燕云绮还是很满意的。

        陈国皇帝于宫中设了晚宴,燕云绮由宫人引至一处宫院暂居,走到宫院门口时,她着实惊了一下,这宫院的名字叫云绮居。

        陈国皇帝名思远,皇后是陈国宰相叶兆年之女叶欣儿。陈思远还是皇子时便倾慕宰相之女,奈何叶欣儿却自己此生不入宫门。陈思远为娶叶欣儿也是颇费了些心思,更在登基后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下旨,说自己终生不纳妃嫔,不充后宫。

        不了解之人或许会认为叶欣儿必定是个悍妇,其实不然。叶欣儿自小受叶兆年影响颇多,性情虽温和却坚毅果决,对人待下亦是诚恳有礼,所以才能教出陈鸢素这样的端庄娴雅的女儿来。

        如今这云绮居便是她亲自督促着宫人们打点出来的,连名字也是在得知燕云绮的名字后现改的。叶欣儿喜欢女儿,对她这个素未蒙面的儿媳倒是期待得很。

        入城之前,伽罗伺候燕云绮换了凤冠礼服,她嫌凤冠太重,入了寝殿就要伽罗给她摘下来。

        “顶得我脖子都快断了!”她伸手捏了捏后颈。

        “晚上还有宫宴,奴婢给公主换个发髻。”

        大婚之日还未敲定,还需着人选定良辰吉时祭拜天地,再入太庙祭拜后方可举行大典。过程颇为繁琐,想来不准备个十日八日是不行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