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37:燕云绮出嫁
037:燕云绮出嫁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只可惜当初她年幼,懵懂无知的还以为自己同她是亲姐妹,总还有姐妹情分在。这么些年过去了,她深知,她和燕云罗并没有什么姐妹情分,和天启皇帝也算不得父慈女孝。

        “二公主应该知道,我陈国富饶,多十五座城池少十五座城池,本太子也不是很在意。”

        狂妄!燕云绮最讨厌他这副狂妄的样子。

        “当初越国皇帝还是永逸王的时候,燕云罗便助其叛变。你就不怕越国和天启联手,夹击你陈国?”

        “如此说来,越国皇帝似乎不太靠得住啊!”他将扇子抵住下巴,假装若有所思。

        “你若与我联手,那本公主自然让他靠得住。”

        “哈哈哈哈...有意思,那这交易本太子答应了!不过...”他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用扇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还有一个条件。”

        燕云绮瞪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被他敲了的地方,“什么条件?”

        “本太子,还要凤昭离!”

        燕云绮一愣,片刻后又露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笑着跟他说:“成交!”

        陈国太子肯娶,天启二公主肯嫁。天启皇宫内开始忙碌起来,下月初三便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天启的送亲大队要出发前往陈国。

        燕云绮以帮忙挑选嫁妆为由,命人将昭离请进宫中,容卿派了红袖跟着。

        “糖画公子是个好人,长得好看,又很温柔。往后你嫁给他,他定会对你很好的!”昭离摆弄着一顶凤冠,对燕云绮说。

        “可我孤身去陈国,还是有些害怕。反正容卿要去送亲,你也一同去,就当是陪我好不好?”燕云绮撒娇一般眼巴巴的看着她。

        “容卿要去,那我自然也要去的。”就算她不去,想必容卿也会把她拧上马车带走。

        “那太好了!”燕云绮拍着手,欢喜得像小女孩得了糖似的。

        出发当日,昭离第一次见到天启的皇帝,正坐在大殿上受礼,出嫁的女儿自然是要拜过父母才能出门的。

        燕云罗站在旁边,笑得比她穿得还娇艳。若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她是在为自己妹妹成婚而感到高兴。

        燕云绮和陈锦麟跪下阶下,阶上一个宫人拿着圣旨宣读。昭离只顾着打量天启皇帝,并未注意宫人读了些什么。

        只见他威严的端坐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似乎嫁女儿并没有那么开心,也没有不开心,总之就像是嫁的不是他的女儿一样的无动于衷。

        昭离看了一眼跪着的燕云绮,更觉得她可怜了。

        出殿门时,容卿回头看了燕云罗一眼,燕云罗对着他妖媚的笑了一下。

        因公主出嫁,天启城中极为热闹,不少人还是从别的地方赶来观礼的。长街上铺了红毯,延绵直至城外。燕云绮乘坐的是一顶四匹马拉的马车,车身用秀金的红锦围了,挂满了红绸,极其奢华。

        昭离和容卿同乘一辆马车跟在仪仗队后面,车后还有一队侍卫,整个队伍浩浩荡荡约有千人。

        燕云罗站在宫墙上看着送亲队伍出城口,吐了一口气,眼下是将燕云绮送走了,可麻烦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

        送亲的队伍往陈国走了两日,昭离便在马车上被容卿逼着背了两日的内功心法。成效虽不是很大,到底还是记住些了。

        随后又告诉她习了内功和不习内功的区别,昭离恍然大悟。

        若只练招式不修内功,那便只能打打街上的无赖。其实她觉得能打地痞流氓就可以了,自己又不去行侠仗义,何必如此辛苦的背心法呢?

        第三日,昭离实在背不下去了。

        “容卿,我可不可以不背了?”她做了一个自认为她能做出的最可怜的模样,眼巴巴的看着他。

        容卿低头看她,面色稍有动容,随即又消失了。

        “不可以。”

        “那今日不背了,明日再背好不好?”

        午后,队伍行至距离天启二百里之外的荒原上。一日的时间是走不出荒原的,领头的官员便决定在荒原上扎营休息一夜,待明日再启程。

        外面一群人吵吵嚷嚷的正在扎营,昭离听得心痒痒,哪里还背的进书,只想下去玩儿。

        容卿见她着急的模样,淡淡的说了一句:“明日背两篇。”

        “好!”

        她开心的提起裙子就蹦下马车去,红袖连忙跟上。

        不远处的两顶帐篷,其中一顶是燕云绮的,伽罗刚伺候她沐浴完,换了一身常服正躺在帐中的榻上发牢骚。

        “陈国怎么这么远,再过几日我骨头架子都要散了!”

        伽罗倒了杯茶水递给她,“这两日马车坐多了,公主不如出去走走,也好活动活动筋骨。”

        刚说完,昭离掀开帘子进来了。

        “云绮,出去玩儿吗?”

        伽罗回头看了一眼,笑道:“郡主来的巧,正好可以同我家公主一道出去走走。”

        燕云绮赖在榻上不起来,“此处连棵树都没有,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睡觉呢!”

        昭离上前硬是把她拉起来,“外面有条小溪,我刚才看了,河里有鱼!”

        “真的?”燕云绮歪着脑袋问她。

        “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她又拽了拽她道:“快些起来,本郡主今日教教你如何抓鱼!”

        燕云绮把腿从榻上放下来,伽罗立即上前去替她穿好了鞋子。

        “切!本公主还用得着你教?”

        说完,两人拉着手跑出帐篷往溪边去了。

        那条溪不大,水却极其清澈,水里确实有几条鱼游过,却都不大,大约有手掌那么长。

        昭离坐在溪边脱了鞋袜,小心翼翼的把脚伸进溪水里,觉得甚是凉爽,于是开心的踢起水来,溅了燕云绮一脸,红袖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燕云绮扯了袖子将脸上的水珠抹了,脱了鞋袜坐到昭离身边也踢起水来。

        两人笑得“咯咯咯”的,老远都能听见。

        容卿撩起帘子看去,见昭离玩的开心,他也笑了笑。

        “容兄不如下来坐坐?”陈锦麟不知何时走到马车边,看着不远处玩水的昭离和燕云绮道。

        容卿听罢犹豫了一下,然后放下手里的书下了马车。

        侍卫在距离昭离和燕云绮不远的一片草地上铺了席子,摆了一张小木几,上面放了些茶水果子,容卿和陈锦麟便面朝昭离和燕云绮坐下了。

        “好你个凤昭离!竟敢泼本公主水!看我不泼你…”

        溪水不深,刚好没过小腿。两个小姑娘正站在溪中弯着腰互相泼水,衣袖和裙摆都湿了。

        陈锦麟一直觉得昭离烂漫无邪,此时见她笑弯了眉,更是觉得她可爱。

        “不知容兄和昭宁郡主是什么关系?”

        “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你二人毕竟还未成婚。”他的意思是,没有成婚,那她就还不算是容卿的。

        容卿转头看了他一眼,“可你快要成婚了。”

        “呵呵…向来皇帝都三宫六院,皇后之位有人了,还有妃子之位呢!”他自然是不会让昭离当妃子的,若昭离愿和他一起,那他就会跟燕云绮和离,让昭离来做他陈国未来的皇后。

        “听闻陈国皇帝后宫仅一人。”

        陈锦麟一愣,又笑道:“若是遇到对的人,那皇后是她,后宫三千也是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