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交易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他松开手臂,手掌扶着她脑后,看着她低沉的说了一句:“我教你,好不好?”

        昭离呆呆的看着他,点头。

        二人在池中磨叽了一会儿,昭离实在是热得慌,两边脸颊都红的跟熟透的番茄一样,容卿让她上去把湿了的衣服换掉。

        浴池到床榻隔了一个厅室,昭离把床榻前的纱帐放下来,隔着纱帐更衣。屋外的阳光把她的身影照到了纱帐上,容卿隔着浴池的纱帐看去,腹间一阵燥热。

        他转过身把背靠在这一头的池边,直到她换好衣服出去了,他也没再转过来。

        红袖见昭离出房门,身上的衣裙却不是之前那一身了,愣了愣,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红着脸侧过头去看厨房里坐在炉灶下烧火的渊墨。

        整个院子的气氛都很怪异。

        天色刚有些暗沉时,陈锦麟来了。

        昭离见到他便喊他糖画公子,陈锦麟似乎默认她对他的称呼,摇着扇子走到亭中面对着她坐下。

        “怎么没见容兄?”他明知故问。

        今日是容卿寒毒发作之日,陈锦麟特地等的晚些了才来,怕的就是来的时候寒毒还未发作。

        “容卿他...在沐浴。”昭离想着刚才在浴池的事情,低着头脸红了一下。

        “真是可惜,在下还想着来请容兄一起小酌几杯。”

        红袖去泡了茶,端到亭中放在桌上,然后站到昭离身后守着。她总觉得这陈国太子不安好心,得替自家公子把小郡主看好了才行。

        “不知郡主平日都在这院子做些什么?”

        “什么也没做,无聊的紧。”她确实是很无聊,能玩的都玩了,就差没有上房顶掀瓦了。

        “在下听闻城北有一处夜市,天黑便热闹非常,郡主要不要跟在下一起去看看?”

        “真的吗?好啊!”一听有好玩的地方,昭离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突然,一只玉簪从屋内飞出,钉在亭中的柱子上,那玉簪正是刚才在浴池中被容卿拿掉的那根。

        昭离吓了一跳,忙转身朝玉簪来的方向一看,浴池那处的窗纸被戳了一个洞。

        “容兄也要一同去吗?”陈锦麟着朝那边看去,笑得很是开心。

        “哪也不许去。”容卿的声音明显带着些怒意。

        这话是说给昭离听的,她听完后无奈的看向陈锦麟,“我还是不去了。”

        容卿小气得很,若是生气了,她还要去哄他,想想还是不去的好。

        “如此真是可惜,在下只好自己去了。”

        除了院子后,陈锦麟后头看了一眼院中,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真是有意思。”

        他身边的护卫问:“殿下,还去夜市吗?”

        “不去了,回去睡觉!”他把手中折扇收拢,往另一手掌中敲了两下,笑呵呵的走了。

        红袖把柱子上的玉簪拔下来递给昭离,昭离接过去闷闷的说了一句:“真是小气!”

        随后又让红袖去给她找些纸来,她要扎河灯玩儿。

        容卿泡在水里生闷气,这个女人真是没心没肺的,他刚刚才亲了她,转眼她就要跟别的男人去逛夜市。看来要早些拿到解药,好把她变成他的,这样他才能安心。

        次日,一封自越国来的密函交到了天启皇帝手中。

        密函中写的是越国皇帝尧烈,为结两邦友好,求娶天启大公主为越国皇后。

        此消息一出,燕云罗措手不及,在寝殿内百思不得其解的想了许久。最后她猜想此事定与燕云绮脱不了干系,带着艳奴去了燕云绮寝殿。

        “燕云绮!”还未进寝殿大门,她便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声。

        “皇姐真是稀客。”燕云绮一见她的样子,只觉开心极了,“皇姐又好几日没到我的寝殿来了吧?还以为皇姐忘了有我这个妹妹呢!”

        燕云绮言语之间满是嘲讽。

        “燕云绮,你当真以为父皇会把我嫁去越国,留你在天启吗?”

        “皇姐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她一副天真模样,笑嘻嘻的问她。

        “你用不着在我面前装出这副样子,此事除了你,便不会再有别人了。”

        燕云绮自然知道她父皇绝不会将她皇姐嫁去越国,她的目的也并不在此处。她嫁去陈国的事情已然是板上钉钉,而越国求和亲也是铁定会被拒绝的。谁叫她那个父皇坏事做多了,只得了两个女儿呢?

        越国求亲不成,便可以此为由对天启刁难一番,而她嫁去陈国,往后便是陈国皇后。陈国和越国一联手,天启势单力薄,即便她皇姐继承了皇位,怕是天启的日子也不好过。

        “皇姐何必动怒,父皇自然是不会把皇姐嫁到越国去的,皇姐放心好了。”

        燕云罗气极,她虽知道自己不会被嫁到越国去,却深知这背后的利害关系。这燕云绮是想临出嫁了还要恶心她一回,更是要她心存忌惮。

        燕云罗走后,燕云绮命伽罗去找陈锦麟来,说是有要事同他商议。

        陈锦麟到时,她真坐在殿外园中的秋千上,两条腿悬空的晃来晃去。

        “不知二公主找在下有何要事?”陈锦麟在越国密函进天启宫门时,就知道了燕云绮和越国皇帝的交易。

        “太子殿下来的好快!”她跳下秋千,笑着说。

        “二公主邀请,不敢不快。”

        燕云绮深知,陈国太子并非真的只是纨绔,若无些真本事,陈国往后岂不是要败在他手里?

        “今日邀太子殿下来,是有笔交易要跟太子殿下谈。”

        陈锦麟颇为玩味的笑着看她,并未说话。

        “太子殿下是聪明人,本公主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她收起一脸天真,换了一副和她这个年纪不大相符的面孔道:“想必太子殿下已经知道越国求娶燕云罗之事了吧?”

        “自然知道。”

        “本公主知道太子殿下不想娶我,本公主其实也不想嫁。眼下有个交易,太子殿下可想听?”

        陈锦麟将手中折扇收起,走到刚才燕云绮坐的秋千旁坐下,双腿着地的推着秋千晃动,“说来听听。”

        “本公主要你跟本公主成婚。”

        “哦?”他挑了挑眉毛,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待太子殿下帮我做完一件事,便和离!”既然非嫁不可,那就嫁了,两国联姻却也没有规定不能和离。

        “那在下可有什么好处?”

        “事成之后,我天启临近陈国的十五座城池便是陈国的。”

        好狠的小丫头!

        陈国即便是跟天启联姻,也不可能拿十五座城池作为嫁妆。如此看来,这二公主要他办的事情必然就是连同越国,将燕云罗拉下皇位,她再跟他和离,回到天启顺位登基。

        “二公主的如意算盘似乎打的有些响。”原本他以为燕云绮只是有些小聪明罢了,到底年幼,论狠辣,还是燕云罗更胜一筹,如今看来是自己看走眼了。

        “二公主如此算计,不怕你父皇吗?”

        “他?本公主与他本无什么父女情分,本公主从来都只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或许自从她出生,便已经被标上和亲公主的头衔了。这么多年来她能在天启跟燕云罗打对台,不过也就是为了让燕云罗更狠些。

        又或者她父皇认为她比燕云罗更适合继承皇位,那么被和亲的便就是燕云罗了。

        只可惜当初她年幼,懵懂无知的还以为自己同她是亲姐妹,总还有姐妹情分在。这么些年过去了,她深知,她和燕云罗并没有什么姐妹情分,和天启皇帝也算不得父慈女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