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35:我教你,好不好?
035:我教你,好不好?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当天夜里,他躺在家中养伤,突然闯进一个黑衣人,把他另一条腿也给弄断了。后半夜又来了一个黑衣人,把他两只手也掰断了。

        断他腿的是渊墨,断他双手的则是陈锦麟身边的护卫。

        杨正奇不敢声张,只因他差人去打听了,当日在悦和楼中的两个小白脸,一个是忘川阁阁主,另一个是陈国太子,那个说他跟自己小姨子有私情的,是越国丞相府的昭宁郡主。

        燕云绮知道此事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杨正奇和郭应彦都是她皇姐的人,平日里没少在天启城中横行,燕云罗向来纵容支持她的臣子,自然不大去管。

        如今被容卿和陈锦麟出手教训了,想必她皇姐也不大好去找这二人撒气,只能认了。

        想到这里,她对陈锦麟又生出几分兴趣来。

        次日,一月又至十五。昭离自从知道容卿每月十五都会寒毒发作之后,十五前几日就格外的紧张。

        早起时渊墨就将浴池下的火点着了,后山引进的泉水正哗啦哗啦的往池子里流。昭离一会儿去看看火,一会儿又回来试试水温,忙里忙外的跑了一上午。

        容卿坐在院中的亭子里看书,时不时抬头看她忙进忙出的,嘴角带笑,心里说不出的暖。

        今日昭离没吵着要容卿再给她做什么吃食,午膳是悦和楼的掌柜带着人送来的。有七宝鸭子、酿豆腐、清蒸鲈鱼、红焖羊肉、清炒的小菜和一碟悦和楼出名的糕点,叫云卷酥。

        昭离觉得很是香脆可口,连着吃了两三个。

        她夹起一个云卷酥递给身边的红袖,红袖看了一眼容卿,容卿正慢条斯理的吃着,并没有看她两。

        红袖接过来咬了一口,她也觉得很好吃。

        “听说燕云罗也爱吃,时常差人出来买这道糕点。”渊墨撇了撇嘴,幽幽的说了一句。

        昭离突然觉得手上的糕点不香了,默默的将那块咬了一半的云卷酥放回盘子里。红袖拿着糕点站在旁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转头狠狠瞪了渊墨一眼。

        用过饭后,昭离担心容卿的寒毒,便拉着他去屋里坐着。她想要是容卿突然毒发,她也好快些将他扔到池子里去。

        容卿倒是极其淡定的坐在桌边又开始看书,手上是一本草药典籍。

        昭离很是佩服他,想当初自己十三四岁了背三字经还背的磕磕巴巴,凤年延气得跳脚,直呼自己堂堂丞相,科举出身,竟得了这么一个孙女,真是家门不幸。

        半晌后,昭离趴在桌上快睡着了。容卿将手中书放下,又把她摇醒。

        “阿离。”

        “嗯...啊?”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

        “出去。”他觉着体内的寒毒要发作了,身体有些发凉。

        “出去做什么?”她一脸不解的问他。

        “我要沐浴了。”

        容卿脸皮薄,虽然他跟昭离连一起泡温泉都泡了,可现在要让他当着她的面更衣,还是觉得有些不适应。

        “你寒毒发作了吗?”昭离紧张的站起来问他。

        “嗯。”

        “哦...哦哦...我这就出去,你快去池子里泡着!”她话还没说完就往外走,顺道还把门带上了。

        容卿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前一个时辰,昭离还时不时隔着门喊喊容卿,听到他“嗯”的一声,她又放心的回亭子里坐着。时间长了她觉得有些无聊,见红袖从厨房里出来便上前去缠着红袖,说要学些防身之术。

        渊墨坐在厨房中烧火,听完后摇了摇头。小郡主背心法打瞌睡的模样他还历历在目,想来也是教不会的。

        可始料不及的是,红袖教她的招式她竟看一遍就会了。只是没有习过心法,招式有些虚。

        红袖想了想,捡了一套还算简单的招式教给她,学会后收拾两个不会武艺的地痞流氓还是没有问题的。

        学到傍晚,悦和楼的掌柜又送晚膳来了。

        一套招式她已经耍得似模似样,渊墨很是震惊,心想若是小郡主肯花些心思好好记下内功心法,倒是个练武奇才。

        容卿不用晚膳,昭离独自在院中的亭子里用,非要拉着红袖坐下陪她吃,还称红袖为师傅。红袖刚坐下又吓得跳起来,摆着手说不行不行。

        “为何不行?”

        “公子要是知道了,我怕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

        以前她倒还不觉得,自从他家公子和小郡主一起过后,简直就是又爱吃醋又小气。她若当了小郡主的师傅,恐怕她家公子会日日跟她“切磋”。

        她在容卿手下走不过十招,这师傅不当也罢。

        “哎,我堂堂郡主,要拜师居然不肯收我。”

        红袖犯难,既怕昭离不高兴,又怕她家公子不高兴,只好说:“公子武艺高强,郡主不如拜公子当师傅。”

        说完又觉得哪里怪怪的,师傅和徒弟,这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他只会叫我背书,我才不拜他!”昭离撅着嘴,想起容卿让她背心法,她就脑袋疼。

        “阿离。”容卿在屋内叫她,声音不大,她却听得清清楚楚。

        她心虚的进屋去,转身把门关上。容卿正在池子里泡着,透过纱帐,隐约能看见点模糊的影子。

        “你叫我啊?”昭离觉得这画面甚是让人脸红心跳,又多看了两眼。

        “过来。”或许是因为寒毒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听到昭离耳朵里却无比诱人。

        掀开纱帐走过去,见他泡在水里只露出个赤裸着的肩膀,肩上的皮肤被热气熏的泛红,她站在池边发呆的看着他。

        “去倒杯水来。”

        倒水,刚才为什么不说?偏要等她过来才说,害她又要多走一趟。

        又走回桌子旁给他倒了杯茶端过去,跪在池子边单手支撑着身子将茶杯递给他。

        “过来一点。”容卿坐在池子那头,明明伸手就可以拿到杯子,他却偏不伸手。

        昭离又往前挪了挪,用力把杯子往前送了送,这回能拿到了吧?

        “在过来一点。”

        他绝对就是故意的,不过看在他现在寒毒发作身体虚弱的份上,她暂且迁就迁就。

        她举着杯子又往前挪了挪,突然手一滑,整个人“噗通”一声掉进池子里,她惊慌的扑腾了几下才在池子里坐稳了。

        “容卿!”她气恼,愤愤的喊了一声。

        容卿靠近她,伸手揽过她的脖子将她拉到身前,低头去亲她。另一只手却伸到她脑后把绾着发髻的玉簪拿了下来,一头乌黑的长发瞬间倾泻如瀑布一般散落在水中。

        “唔...”

        他变坏了,以前她亲他的时候,他都害羞得不行,如今却变得这样主动。

        昭离的心狂跳不止,紧张得双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只好握紧了拳头僵硬的贴在身子两侧。

        他松开手臂,手掌扶着她脑后,看着她低沉的说了一句:“我教你,好不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