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31:小蝶出嫁
031:小蝶出嫁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容卿看着她脸上的红晕,觉得今日的她格外可爱。

        当夜,小蝶和商扬成婚,暗卫司多了个新人。

        早几日渊墨便着人在忘川阁中新辟出一处院子,作为小蝶和商扬成婚的新房。

        忘川阁内从未办过婚礼,渊墨手下的人去采办冠服时顺道在镇上问了,回来后却说的不清不楚,连六礼都没说全。

        问过小蝶后,小蝶倒是不介意,于是六礼统统都免去了。只待大婚当日,小蝶从容卿的院子出门,花轿在忘川阁中走个过场再到商扬的院子即可。

        忘川阁中杀手司里倒是有几个女杀手,也被昭离抓来充场面,这几个女杀手终日舞刀弄枪,打扮之事亦是一窍不通,稍不注意便个个都把自己画成了媒婆脸,难为小蝶穿着喜服还要给她们打扮。

        婚礼闹到半夜才收场,商扬的小院中醉了一片,好在都在院中,并不妨碍他与小蝶的洞房花烛夜。

        昭离喝醉了,容卿将她抱起,她靠在他怀里支支吾吾也不知在说什么,白若凝脂的脸上也扑了一层粉红,比平日还要更娇艳些了。

        忘川阁中挂了许多红灯笼,不似往日那般庄严,多出几分尘世烟火气。容卿从不觉得繁华之处有什么好,忘川阁中的烟火气是因为这场婚礼,他心中的繁华却是因为她。

        回到小院后,容卿把昭离放到床上,她似乎被吵到了,极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翻了个身朝着里面睡去了。

        容卿靠在她身边躺下,看着她的侧脸发呆。片刻后她又翻了个身,眯着眼睛看他。

        “容卿...”

        “嗯。”

        “我们何时洞房花烛?”她含糊的问了一句,又闭上眼睡着了。

        容卿一愣,不知怎的,她这句话就像在他身上放了把火,让他灼热的难以平复。

        他敛了心神平息了一番,拉过被子给她盖上,然后起身独自去了房中另一边的书桌旁坐下。

        桌上放着的是天启皇宫里送来的信,他之前就看过了。

        若是以前,寒毒解或不解对他来说都不是很重要,可如今,他抬起头看着床上躺着的昭离。

        次日,昭离还未醒小蝶便来了,将她从床上抓了起来,说是要敬茶,就当是回门了。

        昭离哪知道这许多规矩,迷迷糊糊的被小蝶拉起来更衣梳妆,坐到堂前时她连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过。

        随后又迷迷糊糊的喝了两杯茶,待小蝶和商扬离去时,她倒在容卿怀中说自己困的不行,还要再睡会儿。

        “上了马车再睡。”他决定去天启了,寒毒不解,他如何娶她?

        “嗯?去哪儿?”昭离迷迷糊糊的抬起头问他。

        “去天启。”

        寒毒是燕云罗请毒医取冰魄幽莲的花瓣炼制,冰魄幽莲极其罕有,据说世间仅一株,百年一开花,开花时方可取花制药,而摘下后会在原来的花茎上重新生出新的花蕾,再过百年才可再次摘取。

        男子若中此毒,每月十五便会发作一次,需将身体泡在温泉中方可抵御寒毒,多年来燕云罗也是靠着搜寻各处有温泉之地才能找到容卿的。

        寒毒除了冰魄幽莲的莲蕊可解,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寻一女子交合,便可将寒毒转移到女子体中,可只要毒发便会要命,别说是泡温泉,泡岩浆都不顶用。

        她算准了容卿的脾性,料定他不会随便寻个女子来解毒,若他想解毒,那必然只能找她,她便可以入赘天启为条件让他娶了她。

        可她没想到的是,容卿宁愿每月受寒毒之苦也不娶她。

        昭离出现是她始料未及的,她一边庆幸有了让容卿来找她要解药的筹码,一边又嫉妒得发狂。

        不过容卿向来重诺,只要答应了便不会反悔,只要让他娶了她,来日方长她不怕不能打动他,就算不能,那忘川阁也可以为她所用。

        ......

        “容卿,我们去天启干什么?”马车摇摇晃晃,晃得她头晕。

        她靠在容卿怀里打着哈欠,问完又把眼睛闭上了。

        他没有回答她,见她又睡着了,也不用回答了。

        睡着后,她做了个梦。

        梦里是在京都城的丞相府中,前厅张灯结彩的挤了许多人,她就在人群中拜高堂,新郎盖着盖头看不见脸。

        她一直以为那是容卿,所以高兴的跟他拜了堂,待拜堂过后掀起盖头,看到的却是尧烈的脸,吓得她从梦中惊醒,手心里都是汗。

        “怎么了?”

        她猛的坐起来,一脸惊恐的坐了许久。

        “没…没怎么,我梦见有只老虎在追我!”

        她没说实话。

        容卿那么小气,要是知道她梦到自己跟别的男子拜堂成亲,估计会气死。

        距离天启还有两日的路程,昭离在马车中闷得百无聊赖,除了睡觉只能睡觉。

        实在闷得慌,便掀起马车窗上的帘子往外瞧。

        远处有几座山,近处有一片红草摊,一条蜿蜒清澈的小河从草滩中穿过,风景极好。

        “容卿,你看那外面!”她有些兴奋的扯了扯他的袖子。

        “嗯。”

        容卿抬眼往车窗外看了一眼,他也觉得风景甚好。

        “我们下去玩会儿好不好,我快闷死了!”她转身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撅着嘴皱着眉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她觉得撒娇装可怜这一套用到容卿身上甚是好用,却不知,也不是谁跟他撒娇都有用。

        “好。”

        渊墨将马车赶到路边停下,从马车里拿了席子铺在草滩上的一棵树下,容卿跪坐在席子上,昭离四处跑着。

        往日她在京都城,几乎连城门都不曾出过,更别说眼前这样的好景色。

        青山如黛,闲云半遮,草滩上的草是红色的,她从未见过。那条小河比她在竹院旁看见那条小溪还要更清澈,蓝天白云倒映在河中,犹如另一个天空。

        “容卿,你说还有比这里更好看的地方吗?”她跑累了,回到树下的席子上坐着。

        “有。”

        他曾去过不少人迹罕至的地方,偏远如北疆。

        “什么地方啊?”

        “还有许多。”他想了一下,也不知从何说起。

        “若往后有机会,你带我去好不好?”昭离笑眯眯的看着他。

        “好。”

        渊墨不知从何处打了只野兔子,剥了皮正架在火上烤,大热的天,那热气熏得原想上前闻闻味儿的昭离后退了几步。

        她退回容卿身边面对着烤兔盘腿坐下,时不时的还咽一下口水,着急等吃的样子把旁边的容卿逗笑了。

        坐了两个时辰,三人便启程。前方是天启除了天启城之外最热闹的地方,引月城。

        此城名为引月还有一个典故,说许久以前有一对师徒来到此处,当时的引月城还只是个小镇。

        师徒两都是女子,后来不知为何师傅失踪了,徒弟便留在那处建了引月城,说是为了等她师傅回来,引月就是徒弟的名字。

        “这有些说不通!”昭离若有所思。

        “嗯?”

        “师傅为何会失踪呢?徒弟又为何不去找,而是留在那里等呢?既然徒弟建了一座城,那为什么不用师傅的名字要用自己的呢?”

        她问了一大堆,容卿竟不知如何解答,看着她愣了愣,转眼又当什么都没听到似的低头看书去了。

        昭离觉得他有时候很怪,怪得有点可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