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28:八卦新技能解锁
028:八卦新技能解锁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慕崖瞪圆了双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容卿,你带我去情报司玩好不好?”既然慕崖说情报司任谁去了都会欣喜若狂,那她怎么能不去呢?

        “谁告诉你情报司可以玩的?”他脸色一沉,想必就是慕崖。

        “不是说情报司有天下机密吗?都是些什么机密啊?”该不会连她家隔壁兰花巷的刘媒婆做了几次媒都有吧?

        “你不会喜欢的。”

        谁说她不会喜欢,她最喜欢看八卦了。京都城里哪个官员家里闹贼了,谁又被家里凶悍的夫人揍了,她看热闹可是比谁都跑的快。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她和小蝶。

        “我喜欢!”她将手挂在他脖子上,撒娇的撅起嘴。

        “......”他皱着眉头低头看她,有些无奈:“明日带你去。”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松开胳膊手舞足蹈的在他面前转了个圈。

        疼?怎么像是在说老爹疼女儿似的。

        第二日容卿如约带她入了情报司,她欢脱的奔向放情报的架子拿了一卷便开始看。容卿看了她一眼便独自走到另一边的桌子旁坐下,桌上放了一叠从各国各处传回的情报。

        昭离坐在地上背靠着架子,不时传出一阵笑声,想必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了。容卿朝她看去,想他当初让她背内功心法,她牵丝攀藤的死活都背不下去,如今看这些倒还用心。

        情报司中存的大多是各国皇室以及官员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有些边塞要事。昭离最感兴趣的自然是那些皇室和官员的隐秘,例如越国丞相凤年延喜好敛财,收受贿赂后又拒不办事,家中有密室两间等等。

        这确实是她爷爷的作风,不然京都城中的人怎会称凤老丞相是个老泼皮。

        其中还不乏有些各国皇宫内的隐秘,例如燕云罗和燕云绮的母亲其实是天启皇帝堂弟之妻苏月兰,燕云罗和燕云绮的堂伯母就是她们的生母,而苏月兰在诞下燕云绮时被天启皇帝一杯毒酒给毒死了。看到这里,昭离觉得燕云绮甚是可怜,燕云罗就算了,她一点也不值得可怜!

        看到晌午,容卿催她去用饭时她才恋恋不舍的跟他一同去用饭,走出情报司就跟容卿撒娇说下午还要来。

        容卿有些头疼,不知她为何对这些这么感兴趣。

        凤昭离: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不过几日时间,昭离将情报司中的情报看了大半,各国皇室官员的隐秘更是如刀刻斧凿般烂熟于心。

        慕崖对此甚为头疼,担忧她往后将这些隐秘说出去,那隐秘也就失去作用了。想去提示一番,又怕自家公子吃醋。自那日渊墨同他讲了之后,他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跟昭离讲,远远看见便绕道而行,弄得昭离一头雾水,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晚间用饭时,昭离有些闷闷不乐的拨弄着碗里的米饭,容卿见她一脸不快便问她:“怎么了?”

        “慕崖最近看见我都躲着,这里也没人跟我玩儿,我好想小蝶。”她将碗里的半根青菜夹起来咬在嘴里。

        “很快就来了。”

        “真的吗?”她欣喜的看着容卿,将半根青菜嚼碎吞了。

        “渊墨去接了。”容卿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

        “难怪这几日总不见渊墨呢!”她想了想,有道:“也不见红袖。”

        “红袖在天启,陈国太子到天启了,我让她留在那。”容卿说完转念一想,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跟她说这些。

        “陈国太子,就是那个妻管严皇帝的儿子?”这是她从情报司里看来的,陈国皇帝畏妻,别的皇帝都有后宫三千,唯独他后宫只有皇后林氏一人。

        “......”容卿有些无语。

        “容卿,你什么时候入赘?”

        “......”

        慕崖走到门口,听到这句话险些摔一跤。堂堂忘川阁主竟然要入赘,这消息可比情报司中任何消息还要骇人听闻。

        “公...公子,渊墨回来了。”

        “小蝶来了!”昭离一听,立即兴奋的丢下筷子就跑了。

        容卿看了慕崖一眼,若只是渊墨回来,那他带着小蝶来就是,无需慕崖来说,想必是有别的事。

        “渊墨还带回另一个人。”慕崖会意道。

        “何人。”

        “越国皇帝身边的影卫首领,商扬。”

        昭离老远便看见站在楼门下的小蝶,开心的朝她跑去:“小蝶…小蝶…”

        “小姐!”小蝶听见叫声抬头看了一圈才看见她,转眼她便跑到跟前,二人抱在一起又笑又跳。

        “小蝶,我好想你!”

        “小姐,小蝶也好想你!”

        渊墨站在旁边笑着,果真还是小姑娘需要玩伴,忘川阁里一群杀手暗卫也确实跟这个小郡主玩不到一起,再说他家公子又是个醋坛子,谁要是多跟小郡主说句话他都像是要吃人。

        “小姐…我…”小蝶松开胳膊拉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啦?”

        “我…这是商大哥,和我…一起来的。”小蝶转身将商扬扯到身边,害羞的低下头,脸红的像颗番茄。

        “商大哥?哪个商大哥?”昭离打量了他一眼,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就…就是上次你逃…救我的人。”

        “哦…”昭离又重新打量了他一眼,眼中多了几分欣赏。

        “小姐,商大哥以前是永逸王爷的护卫…”

        “啊?”她一脸不可思议的再将商扬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道:“怎么年纪轻轻就瞎了呢?跟谁不好要跟他?”

        商扬:“……”

        小蝶紧张的拉着她解释说:“商大哥已经不跟着永逸王…皇上了。”

        “皇上?你是说尧烈当了皇上?”越国皇帝换人了,她却丝毫不知:“那我皇帝义兄呢?”

        “正在忘川阁呢!”渊墨回答说。

        “那我怎么不知道?”

        “小郡主你又没问。”

        “……”她噎住。

        昭离得知尧奕在忘川阁中,便缠着渊墨带她去见,渊墨请示了容卿便带着她和小蝶一同去了,商扬则独自去见了容卿。

        尧奕自越国被带到忘川阁中,日日饮酒,醉了就睡,醒了又喝,日日都烂醉如泥。

        慕崖曾送过消息去天启告知容卿,容卿道不用管他,他要喝多少酒都给,忘川阁的酒还是供得起的。

        尧奕所居的小院在杀手司旁边,院门大开,房门却紧闭。昭离推门进去便见他衣襟大开的坐在地上,怀着抱着一只酒坛子,四周更有许多空坛子,有些还碎了,碎片满地都是。

        “皇…皇帝义兄…”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往日气宇轩昂的尧奕,倒邋遢得像是京都城街边上的乞丐。

        尧奕听见声音缓缓抬头,半眯着眼看她,屋外的光太刺眼,他又伸出手挡了挡光。

        “离…离儿。”看清昭离的脸后,他不敢相信的喊了一声,声音嘶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