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22:昭离的情敌是个美人
022:昭离的情敌是个美人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天启?这么说是天启国的人抓她的。可是自己久居京都,从未跟天启国的谁结过仇,平白无故的天启国的人为什么要抓她呢?

        昭离坐在车里不说话了,满脑袋都是疑问。

        越国皇宫大牢里,曹雪莹自合熙殿被押送到这里便一直都呆呆的坐着,不哭也不闹,倒是曹雪容哭得死去活来坐在地上中质问曹丰荣。

        “爹,你为何要如此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女儿啊!”曹雪容几近崩溃,想着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同床共枕便恶心得要命。

        “你快住嘴!如今再说这些有什么用?不如想想法子如何活下去!”

        “活?就算能活着,我也没有面目再见人了。”

        曹丰荣不再说话,此刻他更担心的是曹太后的安危。他和曹太后虽为堂兄妹,却早就暗生情愫,二人深知家中人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本约定好终身不娶不嫁,奈何宫中下旨硬是将曹太后招进宫去了。

        他恨自己的父母,也恨曹太后的父母,更恨先帝。

        次日早上,牢中看守发现曹雪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下的草堆里淌出好些血。打开牢门翻开一看她胸口插着一支金凤簪,周围的血已经凝固了。

        那是她册封皇后时戴的簪子,她知道永逸王是不会放过曹家的,不如自己亲自动手反倒痛快些。

        曹雪容的尸体被看守从牢房里拖出来时曹雪莹呆呆的看着,以前她还总是羡慕姐姐当了皇后,如今却是觉得这皇后当得极其恶心。

        尧奕的寝宫中,尧烈正在发火。原本尧奕是被送回寝宫看守起来了,可此时寝宫中哪里还有尧奕的影子。守在门口的护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们也说不清人是怎么没的,何时没了的。

        其实尧烈是不打算杀他的,曹氏极其疼爱尧奕,他便要留着尧奕好好折磨一番,想将他这许多年来受过的苦统统都还给曹氏。

        “去给我找!若是找不回来,你们统统都去给曹氏一族陪葬!”

        ......

        “大哥啊!咱们能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这样晃下去,我命都要去半条了!”昭离一路上撩开帘子吐了好几回,现在是浑身难受,肚子还饿。

        “你就忍忍吧,再多话我就将你打晕了。”

        “你总要给我东西吃吧!不然还没到天启我就饿死了!”从昨日被抓来就没有吃过东西,宴席上光顾着看容卿也没吃几口,现在她后悔死了,眼前都是昨日错过的水晶丸子酥皮千层糕。

        “大哥,你家中可还有亲人啊?”

        “......”

        “若是你家亲人这般被人饿着肚子装在马车里晃,你难受不难受?”

        “......”

        “大哥你成亲没有啊?将来你要是有了女儿,你女儿要是被人这般***你作何感想?”

        “......”

        “大...”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实在被她吵得烦不胜烦,从怀里掏出一个白布包从帘子处扔了进去。

        昭离捡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凉透了的酥饼。她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眼下也没什么可吃的,只好将就一下了。

        “大哥...唔...你说你这么千里迢迢的替你家主人来越国绑人,你家主人就让你吃这个,换了我早就不干了。”

        “......”

        “你要是愿意,改投我丞相府,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她将嘴里的酥饼咽下,接着说:“若是你还未娶亲,本郡主就找兰花巷的刘媒婆给你寻一个好娘子,你看怎么样?”

        “你若再废话就别吃了。”

        “......”

        他从来没见过话这么多的郡主,寻常人家的女子也没见这么多话的,念的他脑仁儿疼。

        忘川阁里的暗卫杀手均被派出去,自越国至天启的每条路都有一队人沿途追寻,好几日了仍没有昭离的消息。

        容卿骑着马追赶了好几日未曾歇息,身上的白袍染了尘,人也憔悴不堪。渊墨跟他一路,日日都有各路人马飞鸽传递信息来,日日都是同样的结果。

        燕云罗真是好本事,竟然能一路绕开忘川阁的追踪,丝毫没有被发现的直至天启。

        容卿和渊墨行至城门口,城门紧闭。城楼上排了两排弓箭手正拉开弓将箭矢对准了容卿和渊墨,高处的榻上半躺着一个女子,红袍罩体,玉颈修长,领口半遮半掩露出一片凝脂白玉似的肌肤,裙摆半掩半开,隐约可见一对颀长妖娆的腿。婀娜的细眉下是一双狐狸似的眼睛,眉梢眼角都尽显妖媚。

        若说凤昭离美得如坠入凡尘的灵动小仙子,那此女子便是山间野林里修炼出的妖精。

        “容卿,你真是叫本宫好等!”

        这便是天启国大公主燕云罗。

        “人呢?”容卿坐在马背上,脸上尽是疲态,眼中怒气却让人望之生畏。

        “什么人?本宫就在这里啊!”她娇媚的朝他一笑。

        “凤昭离在何处。”

        “哎呀,本宫忘了,你千里迢迢敢来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她抬手轻轻一挥,两个侍卫将昭离带了出来,脖子上抵着一把匕首。

        “阿离!”容卿一看见她便有些安耐不住。她瘦了一圈,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

        “容卿!呜呜呜...他们不给我东西吃!”看见容卿她便一肚子的委屈都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燕云罗捂着嘴笑了起来:“越国的小郡主果然可爱的紧,死到临头了还想着吃。”

        容卿皱着眉头不语,渊墨生怕他会直接飞上城墙去大开杀戒。对方人多势众,若打起来,他和他家公子都要被射成筛子。

        “容卿,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女子,看样子确实跟本宫不太一样呢!”

        “你想如何?”

        “本宫想如何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我不会娶你。”

        “本宫喜欢的东西倘若得不到,旁人也休想得到,你知道的,容卿。”天启国人人皆知大公主向来杀人不眨眼,便是前一秒眉目含情的看着你,下一秒就取了你性命。

        昭离闻言,瞬间变怒上心头:“我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当真是比曹雪莹还无耻些。

        “走吧!将城门打开,请容公子进宫。”燕云罗没有理她,起身从榻上走了下来,赤足踩在地上,脚裸处绑了一串铃铛。每走一步铃铛就叮铃作响,昭离听着甚是厌烦。

        天启皇宫内,偌大的花园中一棵歪脖子树上吊着个秋千,摇摇晃晃的看不清秋千上人的模样。

        “二公主,容卿已经进城了。”

        “哼,燕云罗也是越来越无耻了。抓了人家的心上人逼着别人娶她,我天启的脸都要被她丢光了。”秋千还在晃着,听说话似乎是个年纪颇小的女孩儿。

        “二公主可要去看看?”

        “自然要去,这等热闹怎么能少了我。”她从秋千上蹦下来,转过身来。

        燕云绮,天启皇帝的二女儿,刚至二八,比燕云罗小三岁。不似燕云罗那般娇媚,却也隐约可见是个美人胚子。

        一双灵动大眼,眼底闪着一丝狡黠,小巧玲珑的翘鼻下一张嫣红水润的小嘴,脸上还有些婴儿肥。若不知她是天启二公主,任谁见了都会觉得她长得聪明可爱。

        “走吧,我们去瞧瞧。本公主倒要看看燕云罗如何能让容卿从了她!”说完将双手背在身后,蹦蹦跳跳的往前殿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