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17:同榻而卧
017:同榻而卧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下朝后,永逸王脸色极其不好,永逸王府和丞相府这门婚事算是告吹了。

        容卿才到京都城几日,各国的拜贴便纷纷送到了皇上手中。说的是为贺越国太皇太后寿辰而来,实则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为了忘川阁主而来。

        忘川阁掌握各国商道命脉,且手握各国机密,若是得忘川阁主相助,称霸各国指日可待。

        可容卿他偏偏最不喜的就是与皇室中人打交道。

        尧奕三番四次暗示凤年延,想要见一见容卿,均被凤年延以各种理由推脱了。不是今日出门游玩了,就是明日上山礼佛了。

        其实游个鬼玩啊,整日和凤昭离呆在院中罢了。

        尧奕自然知道这些都是搪塞之言,也不好拆穿,便敷衍着听一听就算了。太皇太后的寿辰快要到了,或许可请她老人家出面,以想见昭离未婚夫婿为由将其请进宫来。

        “容卿,我们去荷塘里钓鱼好不好?我想吃糖醋鲤鱼。”

        “好。”

        自那日起,容卿变得越来越奇怪了,红袖是这么认为的。

        她自小就在忘川阁中,可以说是跟容卿一同长大的,从来就没见过她家公子这副模样。

        对小郡主百依百顺,一副乖巧听话的小媳妇模样。小郡主说什么他就应什么,居然还会笑了。

        真是活见鬼了。

        小蝶端着茶水和糕点,摆在荷塘边的亭子里。早起时昭离便见她眼睛红红的,迷迷糊糊的忘了问她,现在看见了:“小蝶,这几日你的眼睛怎么总是红的?”

        “我...我没睡好。”小蝶神色有些慌张,急忙解释道。

        “好几日都睡不好吗?是不是因为没跟我一起睡,所以你睡不着了?”

        昭离怕黑,打小就跟小蝶睡一张床,这几日容卿来了,小蝶和她睡一起多有不便就搬到隔壁去住了。

        “应该...应该是!”

        “那你还是回来跟我一起睡吧!”

        “不行。”

        还没等小蝶答应,容卿便拒绝了。

        “......”

        红袖:我家公子大概是装醋的坛子转世吧?

        昭离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卷起袖子将鱼钩甩了出去。

        容卿的钓鱼技术向来都很烂,从来就没钓到过鱼。等了半天也没有鱼上钩,她人已经按耐不住卷起裤腿儿下水去摸鱼了。

        也不知这荷塘里究竟有没有鲤鱼,反正她是没有摸到。摸了半晌,累的慌,站起来把手叉在腰上喘着气,远远的便看见她爷爷和外祖父朝这边来了。

        迅速爬上岸套上鞋袜,连脚上的泥都没抹干净。若只是凤年延,她倒不必如此。但若被她外祖父看见了,明日定会叫她那个不像好人的大舅母来教她规矩。

        容卿见来人,从榻上起身站在昭离身边。

        “这就是我那外孙女婿吧?”长信老侯爷一来便一脸欣赏之意的将容卿从头打量到脚,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老头,我孙女婿可否如我所说一般?乃人中之龙凤。”凤年延得意极了。

        “什么你孙女婿?还是我外孙女婿呢!”老侯爷不服。

        “啧啧...你听听,你也知道是外啊?内外始终有别,自然是我这个内祖父更为亲近些!”

        “你个老泼皮,今日我不打你这长信候我就让给你来当!”

        “谁稀罕你的长信候,我丞相当的甚好,不稀罕!”

        两个老头必定是说不到三句就要吵架的,昭离和小蝶是习惯了,难为了容卿和红袖,红袖看得嘴角都抽抽了。

        “你习惯习惯,往后这样的场面还很多。”昭离用手挡着嘴,凑到容卿耳边小声说。

        容卿听完便扭头看着她,满脸温柔。

        他突然有些羡慕她,虽没了父母,但身边还有疼爱她的两个老人。而他,从没见过自己的祖父和外祖。

        不过还好,如今他身边有她了。

        “哎我说外孙女婿,凤老头说要娶离儿就要入赘,你肯不肯啊?”老侯爷跟凤年延吵累了,最终老侯爷以自己武艺超群胜出,凤年延则独自去书房生闷气了。

        红袖站在旁边,心里冷笑了一下。堂堂天下第一公子,忘川阁主,怎么可能入赘?

        “肯。”他看了一眼在荷塘边扯鱼竿的她。

        红袖的世界颠覆了,眼睛瞪的铜铃一般,她家公子居然要入赘!

        “这就好,这就好!”长信老侯爷满是褶子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儿。

        “再过些日子便是离儿她姨祖母的寿辰,到时你也进宫去让她瞧瞧,她也盼着离儿有个好归宿。”

        若是对她好之人,他自然是可以见的。

        当天夜里,丞相府的墙头上又出现两个人,一男一女并排坐在一起。

        “公子说要入赘。”

        “......”

        “唉……”

        “唉……”

        入夏的夜有些燥热,二人的心却有些凉意。

        昭离闺房内。

        “容卿,你喜欢冬天还是夏天啊?”

        “冬天。”

        昭离从床上爬起来,翻身趴下,侧着脑袋看着躺在榻上的人问:“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因为夏天太热了,他不喜。

        “可是我喜欢夏天!”夏天下水捉鱼时水不那么凉。

        “为什么?”容卿学着她问道。

        “夏天可以下水摸鱼啊!”她很老实的回答他。

        “嗯。”

        ……

        “容卿?”

        “嗯。”

        “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啊?”

        “不能。”

        “为什么啊?”

        “……”他怕他控制不住。

        昭离见他不说话,从床上爬起便跑着去他榻上躺着,容卿吓了一跳,正要起身。

        “你不许动!”见他要逃,她赶紧将他按住:“躺下!”

        容卿愣了一下,很听话的又躺回去了。

        “容卿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我不会。”

        “......”

        他确实不会讲故事,他自己也没听人讲过故事。

        “那你就给我念三字经吧!我小时候我爹爹就是念三字经哄我睡觉的。”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刚爬完墙回来的红袖走到院中,居然听见她家公子在念三字经,不可思议的低声道:“真是活见鬼了!”

        昭离枕在容卿的手臂上睡着了,容卿轻轻喊了她一声,见她眼睫微微颤了一下。

        他承认,他喜欢她了。他觉得她像现在这样睡在他怀里,甚好。

        ……

        窗外清风朗月,天启的暗探在丞相府院外被容卿的暗卫截下。天启国大公主燕云罗和越国永逸王正在密谋一件大事,想必不久后越国将有大的动荡。

        渊墨将密函从窗口扔进去,容卿伸手接住了。

        天启大公主欲助永逸王于越国太皇太后寿诞当日谋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