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来寻你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容卿!你怎么来了?”她站在门口,看着他笑的跟朵花儿似的,两只眼睛笑成了弯月,咧着嘴露出两排洁白的牙来。

        “来寻你。”容卿依旧是一身白月色袍子,站在阳光下如带着一身光环一般,昭离看的欣喜不已。

        “公子。”红袖站在旁边行了个礼。

        “嗯。”

        凤年延站起来,看着厅外的白衣少年,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尧烈看着来人,大约知道他是谁了。天下第一公子,忘川阁主,原来他叫容卿。他眯着眼,眼底有些怒意。

        “离儿,这位是?”凤年延走到厅外,看着容卿问道。

        “爷爷,他是容卿,就是他救了我。”昭离笑嘻嘻的扯了容卿的袖子说道。

        红袖看到昭离扯着他的衣袖后惊讶了一下,片刻又觉得这很正常,公子既然心仪她,自然待她不同于旁人。

        “原来如此啊,多谢这位公子救了我孙女。”凤年延抬手抱拳致谢,看他家孙女的样子,这定是给他带回来的孙女婿了!

        “不必。”

        凤年延:这孩子,话真少!

        丞相府外的人久久不散去,原本以为进去的永逸王已经好看的叹为观止了,没想到又进去了个比永逸王还要好看得听人拍案叫绝的白衣公子。

        “那白衣公子是谁啊?”

        “不知道啊!莫不是来抢亲的?”

        ……

        “你听说了没有?那个白衣公子据说是来抢亲的!”

        ……

        “前面说那白衣公子是天启的太子,是来跟永逸王抢亲的!”

        “天启只有两个公主,哪来的太子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天启皇帝的私生子!”

        ……

        “那白衣公子是天启皇帝的私生子,来抢亲的!”

        ……

        总之不到一会儿就传遍了京都城,天启皇帝的私生子来抢亲,抢的是丞相府的昭宁郡主。

        尧烈坐在厅上,看着昭离对容卿笑魇如花的模样,竟觉得有些刺眼,眼里的怒意更盛了。

        “本王竟不知,我越国丞相府居然跟忘川阁还有来往?”

        “忘川阁?”凤年延一听,着实惊了一下。

        他在朝为官几十年,自然是知道忘川阁的,就连越国京都城里恐怕都有忘川阁不少产业。

        凤昭离听得一头雾水,茫然万分的看着容卿。

        “丞相是不知?眼前这位便是人称天下第一公子的忘川阁主。”

        尧烈摇了摇手中折扇,扬起的嘴角略带一丝不屑。

        忘川阁与各国皇室均有来往,大多是为了买忘川阁的情报。他永逸王没有,但不表示越国皇帝没有。

        本以为凤年延知道他的身份定会惊恐万分,谁料他一听竟满脸堆笑的又将容卿打量了一番!

        这个孙女婿找得实在是不错,如此势力,想来他百年后也不必再担心凤昭离了。

        尧烈见凤年延的模样,一愣。随即说道:“如今昭宁郡主已回府,本王也将聘礼送来了,明日便会有宫里的内官来宣诏,还望凤丞相好好准备。”

        “这......”凤年延为难的看向容卿。

        “你嫁吗?”容卿低头问她,眼底一抹温柔,嘴角似乎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昭离看得呆了,半晌才说了一句:“不嫁!”

        “嗯。”

        尧烈气极:“昭宁郡主是要抗旨?”

        “皇上虽说要赐婚,不还没下旨吗?王爷要是赶着成亲,那便再去别家挑一个请皇上下旨赐婚就行了!”昭离有些不耐烦。

        尧烈怒火似要从眼中迸发而出,他堂堂永逸王,她竟让他随便再挑个女子成婚。

        “昭宁郡主还是准备好,本王三日后便来迎亲,如若不然,休怪本王奏请皇上治你丞相府抗旨不尊之罪。”

        尧烈将手中折扇收了,双手背在身后气冲冲的走了。凤年延笑嘻嘻的将他送到门口,眼见他上马走远,还挥了挥手大声吼道:“王爷慢走啊!臣就不送了!”

        ......

        “瞧见没?永逸王那脸色,都绿成菜瓜了!”

        “肯定是没抢赢啊!丞相府这位是出了名的爱男色,那白衣公子确实比永逸王好看,自然是往好看了挑。”

        “啧啧...这小郡主真是艳福不浅!”

        ……

        凤年延送走尧烈,迫不及待的回到前厅,想着自家孙女真是争气,逃了一趟婚便寻了个这么厉害的孙女婿回来,心里美滋滋的。至于尧烈说的抗旨不遵之罪,他似乎没怎么放在心上。

        回到前厅时,昭离已经拽着容卿进去坐着了,凤年延一进前厅便看见她花痴一般趴在几上凑在容卿跟前笑得极为谄媚。

        “容卿,你为什么突然来了啊?”她自然是一百个高兴的,原本她还因为容卿没有陪她一起回京都而生气,更暗暗发誓说再见他时要三天都不理他,这会儿却忘了。

        “嗯。”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了,所以就来找我了?”

        “......”

        红袖:小郡主你别问的这么直白,我家公子脸皮薄。

        凤年延看了直摇头,心中叹息真是女大不中留,往日在京都城里嚣张跋扈谁都不放在眼里,如今竟成了这副模样。走进厅上坐着,见凤昭离眼睛都快长到容卿身上去了,完全就没看他一眼,一张历经风霜的老脸上多了几分不悦之色。

        “离儿!”他哼了一声,疾言厉色道:“坐好!像什么样子!”

        昭离回头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收回趴在几上的双臂规规矩矩的坐在容卿身边的椅子上。

        “想必离儿在府上定给容公子添了许多麻烦。”

        “不麻烦。”

        “不知容公子此次前来所为何事?”最好是来提亲的,最好今晚就把婚事办了。

        “不为何。”

        “......”

        凤年延:这孩子也太难聊了!

        昭离正喜滋滋的歪着脑袋看容卿,倒不觉得尴尬。容卿向来不爱说话,自然也不觉得尴尬。所以只有凤年延一人尴尬的不行,憋了半天才扭头对身边的管家说:“去给容公子准备一间客房。”

        “不必了。”容卿淡淡的转头看向他:“我就睡阿离房里。”

        “啊...啊?”凤年延惊得张着嘴,整个人定格在椅子上。

        “嗯嗯,爷爷,他就睡我房里就行了,以前我们都睡一个房间的。”昭离笑着转头道。

        凤年延回了神,闭上嘴咽了口口水,一脸担忧道:“离儿,你和容公子毕竟还未成亲,这......”

        “我睡榻上。”容卿补了一句。

        原来如此啊!凤年延捋了捋胡须,心生一计。

        临近晚饭时,昭离缠着容卿说要吃糖醋鲤鱼,容卿便亲自去厨房给她做。凤年延看了又在心中将自己这孙女婿夸了百遍不止,又有些担忧。堂堂忘川阁主,到底肯不肯入赘呢?

        若是他不肯入赘,那还得再想想法子,总不能叫他凤家绝后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