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14:永逸王逼婚,容卿寻妻
014:永逸王逼婚,容卿寻妻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小蝶虽这么想着,心中却也高兴的不得了。她家小姐又活了,难为她日日自责没将她保护好,怕死了以后下地府去无颜见夫人。

        夜幕下,丞相府灯火通明,和昭离逃婚那天形成鲜明对比。长信老侯爷听闻外孙女回来了,拖家带口的到丞相府看她,厅上围了一桌人好不热闹,厅外丫鬟小厮挤了一堆。

        长信老侯爷有二子一女,长子袁绍,如今在宫中任礼部尚书一职,娶的是焦阳县巡抚的女儿马氏,膝下一子一女。二子袁琪,在军营中任教统都尉,曾是凤振羽的部下,娶的是个平民女子,膝下一子。幼女便是凤昭离的母亲袁若兰,长信侯最疼爱他这个小女儿,女儿殉情后更是将一腔父爱都转移到了凤昭离身上。

        马氏向来不喜凤昭离,但在长信老侯爷面前始终是要装装样子的,现在正拉着凤昭离嘘寒问暖一副慈爱模样。身边站着一个身着浅蓝衣裙的清秀女子便是马氏和袁绍的女儿袁乐瑶,是凤昭离的表姐。

        “二舅母为何没有来?二表哥呢?”昭离的手被马氏拽着,偏着脑袋询问了一声。

        长信老侯爷笑眯眯的看着她道:“你二舅母身上有些不痛快,你二表哥留在府上照应。”

        “哦,那我改日去看看二舅母吧!”

        昭离和马氏也不怎么亲厚,她总觉得马氏狡猾得很,不像是个好人。倒是二舅母,虽是平民出生却温婉大方,对昭离也极好。不怎么会说话,却时常给她做些衣裳什么的差人送来。

        丞相府里喧闹了好一阵才渐渐安静了,马氏和袁若兰同乘一辆马车。袁若兰见马氏脸色不大好,便问:“母亲可是不舒服?”

        “哼!我有什么不舒服的?”马氏撇了自己女儿一眼道:“那丫头回来后,你祖父可有睁眼瞧你一眼?”

        “母亲...”

        “自家孙女儿都不见他那般上心,一个外孙女竟宝贝成这样。回来便回来吧,非要拖家带口的去瞧她,有什么可瞧的?左不过跟她死了的娘长张有几分相似的脸,狐媚子一般...”

        “母亲你怎能说这种话,叫祖父听见可怎么得了!”袁若兰自是知道自己母亲是不喜欢凤昭离的,和凤昭离她娘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结仇,她至今都不知,只知道马氏每每提起凤昭离的娘便是一副愤恨厌恶的模样。

        “兰儿,你可要替为母的争气啊!”马氏拉着袁若兰的手,语重心长的说:“若此次选妃你能选上,你外祖父定会高兴的!”

        袁若兰不语,她并不想入宫为妃。

        ......

        夜幕下的小院显得格外静谧,入夏后院子周围的蛐蛐儿夜夜都扯着嗓子乱叫。容卿睡眠很浅,稍有一点响动便会醒。往日到还好,醒着便闭目养神到天亮,现在却心中多了一丝烦闷。

        隔壁的房间空着,自她走后他便没有进去过。明明她才走了一日,院子却冷清得像孤寂了千万年一样。

        睡是睡不着了,容卿起身到书桌旁捡了一本书,捏着书坐到外面的天色隐约有些泛白了才回床上躺着。

        ......

        次日,丞相府门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永逸王亲自带着聘礼上门提亲了。

        京都城里炸开了锅。

        “原来永逸王长得这么俊俏啊!”

        “是啊是啊!昭宁郡主还逃婚,现在怕是见了永逸王会自己爬上花轿嫁过去呢!”

        门口的小厮跑着入府去通报了,过了一会儿便见凤老丞相出门迎接。

        “不知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凤年延一瞧,心中有些打鼓。这永逸王长着这般好看,怕是自己家那个看脸的孙女会立刻就答应嫁了,那他凤家的入赘孙女婿可要没着落了!

        “丞相不必多礼。”

        尧烈骑在马上,一身暗紫秀金色祥云的束腰袍子衬得他贵气逼人,剑眉星目嘴角还带着一丝邪笑。

        “王爷请入府稍歇。”凤年延侧过身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尧烈下马后轻甩开折扇摇着,另一只手背在身后直径入了大门。

        此时凤昭离正赖在床上不起,小蝶好说歹说叫她起床用饭,她听烦了便扯了被子把头盖上,红袖则坐在房内的圆桌旁看着这主仆俩拉扯。

        “小姐...”门外一个小丫头气喘吁吁的跑来:“小姐,永逸王爷来了!”

        昭离一听,猛的掀开被子坐起来:“他来做什么?”

        “呼呼...来...来送聘礼!”

        红袖面上有些异样的表情,但也没说什么。

        “送什么聘礼!”

        “提...提亲,要娶小姐你...”

        “我不嫁!”昭离一听立马又躺下,拉过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

        “相爷说,叫小姐去前厅见一见...”

        “他长得那么丑,我不嫁,打死也不嫁!”她还记得她爷爷说过,永逸王长得奇丑无比,她怎么能嫁给这种人呢?她要嫁给容卿!

        “不...不丑啊...还挺好看的。”小丫头低声说。

        “不丑?”昭离又掀开被子坐起来,一脸疑惑。

        “是啊小姐,真不丑,还挺好看的!”

        那就....见见?

        红袖:......

        小蝶帮她更了衣,选了件白色秀浅蓝云纹的裙子,一头长发半披半绾的在脑后绾了个髻,插着一支点翠的簪子,然后昭离便带着小蝶红袖二人去了前厅。

        前厅中除了两个奉茶的丫鬟,便只有凤年延和尧烈二人。

        “不知昭宁郡主在何处?”

        “哦,已经着人去叫了。一会儿便来一会儿便来,王爷稍等。”凤年延隐约觉得这王爷身上的气场比皇上还大些,亦或是因为初见摸不清底细,让他略有些拘束。

        “在哪儿呢?”昭离抬脚进前厅,回头问小蝶。转身便见厅上坐了个陌生男子,长得还怪好看。

        “离儿,快来见过永逸王。”

        尧烈正端着一盏茶,用茶盖将浮着的茶叶压了压,听见声音便抬头看着昭离,嘴角意思戏谑的笑。

        昭离愣神,听见凤年延喊她后敷衍的微微蹲了一下算是行过礼了。

        “昭宁郡主可真是叫本王好找。”

        “嘿嘿嘿...王爷说笑了!”昭离想到自己逃婚,有些心虚。

        “郡主既已回来了...”他把手中的茶盏放下:“那凤丞相便挑个良辰吉日吧!”

        凤年延:......

        凤昭离:......

        红袖一听,坏了!有人跟她家公子抢女人了!

        正欲出门去传信,门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阿离。”

        昭离一听,大喜!这是容卿的声音!

        也顾不得厅上坐着永逸王,起身便迎出门去。

        “容卿!你怎么来了?”她站在门口,看着他笑的跟朵花儿似的,两只眼睛笑成了弯月,咧着嘴露出两排洁白的牙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