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13:打道回府
013:打道回府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次日,昭宁郡主坠崖身亡的消息传遍了京都城。

        凤老丞相病了,长信候府的老侯爷在丞相府赖着不走,太皇太后伤心过度,如今也下不来床了。

        永逸王府

        商扬办事不利让小蝶跑了,正跪在院子里受罚,后背已经被鞭子抽打得血肉模糊也不见尧烈喊停。

        他气极了,皇上虽没有下诏赐婚,但整个京都城的人都知道昭宁郡主要嫁给他,如今都认为昭宁郡主没了,自然再也不会有人将这桩婚事当真。

        可她明明没有死,而是被别的男人带走了。他永逸王看上的女人被抢了,叫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昭宁郡主是真的死了也罢,倘若哪天又带着别的男人出现了,他堂堂永逸王颜面何存!

        此时,王府的管家送来一封密函。

        “王爷。”管家将手中密函奉上:“天启来的。”

        尧烈接过密函打开,片刻后嘴角勾起,笑得极为邪魅。

        那是天启国大公主写的,内容便是同意跟尧烈结盟,她要容卿,而他要昭离。

        尧烈心情突然好了,抬手示意院中行刑的人停手。商扬双手撑着身子趴在地上,额间尽是密密的汗珠。

        “今日饶了你,回去养好伤,还有事等你去办。”

        “是...是!谢王爷!”

        丞相府

        “咳咳...”

        凤年延在床上躺了好几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满是皱纹的脸尽是伤痛。

        他没想到,自家孙女就这样没了,早知道让她嫁去永逸王府又如何,就算凤家无后至少她还活着。

        想到这里,又流下两行热泪。

        长信老侯爷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满脸痛惜,却也没有同凤年延争吵。在他看来凤年延也颇为不易,年少时丧妻,中年丧子,如今连唯一的孙女都没了。

        两个老头在房中各自悲痛,谁也没有说话。

        ......

        渊墨回忘川阁寻了红袖来,路上说起公子似乎对昭宁小郡主动心时,红袖颇为惊讶,随即又恢复了她一贯高冷的模样。

        “红袖,近来你好不好啊?”渊墨谄媚的笑着。

        “有什么好不好的,都一样。”

        都一样?这么久没见他了,难道她一点都不想他吗?

        “那你有没有...”

        “到了。”

        渊墨噎了一下,叹了口气跟在她身后进了院子。

        容卿正坐在紫藤架下看书,昭离蹲在旁边刨土,这几日她夜夜都被院里的蛐蛐儿吵得睡不着,今日忍无可忍说定要将它抓出来。

        “公子。”红袖上前抱拳行了一个礼。

        “嗯。”

        “不知公子寻红袖来所谓何事?”红袖低着头,眼角瞟了旁边刨土的昭离一眼,有些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她家公子动心。

        “看着她。”

        容卿说完看了一眼站在红袖身后的渊墨,皱了一下眉。

        渊墨心中一慌,立刻说:“不是属下非要来,属下是有事禀报。”

        容卿见他未开口,想必是不能让昭离知道的事情,看了旁边的昭离一眼便起身回屋了,渊墨跟在后面。

        “说吧。”

        “公子,凤丞相得知昭宁郡主坠崖,病倒了。”

        容卿一顿。

        他自己没有家人,可也曾经有过。丧亲之痛也曾体会过,虽有些久远模糊不清了,但那种痛他还没有忘怀。透过窗口看着外面的凤昭离,思绪有些复杂。

        用饭时,红袖抱着剑站在昭离身后,昭离和容卿面对面的坐着。她回头打量了红袖一眼,又看了看容卿低声问:“容卿,她是谁啊?”

        “红袖,以后跟着你。”

        “跟着我做什么?”

        容卿没理她。

        红袖垂眼看了她一下,这小郡主看着不过十五六,模样是长得好看,却太年幼了,恐怕连情爱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公子居然喜欢这种,真是...

        “阿离。”容卿伸手夹了一筷子菜,并未抬头:“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红袖:公子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没...没人了!”她有些心虚,想着当初为了骗容卿将她留下,是活活把家里人都说死了的。

        “你姓什么?”

        “姓昭!”

        “......”

        红袖:公子怎么这样扭扭捏捏的?莫不是中邪了?

        容卿举着筷子愣了片刻,道:“凤丞相病了。”

        昭离一听,忙放下筷子问:“啊?他怎么了啊?什么时候病的?现在怎么样了?”转念一想,又问:“你怎么知道啊?”

        “用过饭,红袖陪你回去。”

        昭离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知道她姓凤,是凤老丞相的孙女,还装得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陪我去吗?”说好了要带孙女婿回去,若他不去,岂不是叫她失信于爷爷。

        “不去。”

        他若出现在京都城,那燕云罗便知道了。燕云罗要是知道了,往后恐怕不太清净。

        临走,容卿一副云淡风轻不为所动的模样依旧坐在紫藤架下拿着一本书,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昭离一步三回头的看他,见他没什么反应,有些不甘心的加了他一声:“容卿,我走了啊?”

        “嗯。”

        就这样?她心中略有些气:“我真走了啊?”

        “嗯。”

        见他还是那副模样,昭离生气的噘着嘴走出院子又回头望了一眼,他没追出来也没喊她,于是气呼呼的沿着小路出去了,红袖跟在后面。

        “臭容卿!”不知从哪里捡来一断枯树枝,一路都在抽打着路边的树丛,嘴里念念有词:“臭容卿...”

        红袖:......

        容卿手里捏着书,双目放空的坐在那里,半晌后把书放下起身回了屋里。他总觉得这院子有些冷清了,心中也有些异样。往年他都是独居,却从来不曾觉得冷清,如今不知是怎么了,她才走了一会儿,他便觉得不适应了,心中又烦闷了几分。

        红袖赶着马车,行了两日才到京都城,昭离坐在车中已是坐立难安恨不得生出翅膀飞回去。她与凤年延的感情自是不必多说的,平日里虽多顽皮,凤年延在她心中却也是极为重要之人。若要拿凤年延和容卿来比,她还是觉得凤年延重要些。

        容卿:吃醋了!

        马车行至丞相府门口,凤昭离跳下马车便狂奔入府,一边跑一边喊:“爷爷...爷爷我回来了!”

        院中扫地的小厮一见,吓得扫帚都扔了,转身就往后边跑边喊:“诈尸了!郡主诈尸了!”

        跑到凤年延房门口,正撞上端着盆子出来的小蝶,盆子被撞翻,水撒了一地。

        “小姐?”小蝶惊喜的上前抓着她的胳膊:“小姐你没死?没死吗?”

        “小蝶,我爷爷怎么样了?”

        “相爷,相爷没事!小姐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小蝶赶紧拉着她往屋里去。

        凤年延正躺在床上,手里端着一杯茶喝了一口,一抬头看见凤昭离站在床前,惊得一口茶水喷了她一脸。

        “离...离儿?”凤年延激动的拉开被子下床来,拉着她看了又看。

        “爷爷...”昭离被喷了一脸茶水,五官都拧成了一团,伸手抹干脸上的茶水方才睁开眼睛。

        “你还没死啊?还活着啊?哎呀,真是吓死老夫辽!”

        都说凤老丞相病得命都去了半条,这会儿又跟凤昭离爷孙两拉在一起蹦得老高,哪里像是去了半条命的人。

        小蝶虽这么想着,心中却也高兴的不得了。她家小姐又活了,难为她日日自责没将她保护好,怕死了以后下地府去无颜见夫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