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共浴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若不再快些,恐怕她要没命了。

        马车直接赶进小路,路边的树枝刮得马车外壁吱嘎作响。

        昭离趴在容卿胸口,惨白的小脸双目紧闭,浓密的眼睫微微颤着。

        渊墨将马车停在院门口,小心翼翼的把容卿扶下马车,又唤来匿在树林里的暗卫想要将昭离抱进去。

        容卿无力的倚靠在渊墨身上,眉心一蹙。

        “你去。”

        他不高兴让别人碰她,即便是渊墨他也不想,可如今他连自己都站不稳了。若要选一个,那还是渊墨来吧!

        渊墨会意,让旁边的暗卫上来扶着容卿,自己上马车将昭离抱了下来。

        温泉在小院西侧的房子后面,容卿被搀入泉水中脱去了外袍。滚热的泉水一泡,身上稍恢复了些力气。

        渊墨抱着昭离站在池边,不知该如何是好。

        “给我。”容卿伸手,眼神略带凌厉的看了渊墨一眼。

        渊墨俯身将昭离送入温泉,递到他怀里,转身便逃了。

        渊墨:不是我要抱的啊!是你要我抱的啊!

        池中的水气上涌,昭离的眼睫上覆了一层密密的水珠,许是泉水太热,她脸颊至脖子上的皮肤都染了一层红晕之色。

        “热...”嘴里呢喃着便伸手扯了扯衣领。

        穿着衣服泡澡,确实不舒服。

        容卿犹豫了一下,一只手搂着她不让她滑进水里,一只手伸到水下将她的腰封解开,脱去外袍。

        中衣半开,胸前春色若隐若现,容卿不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屏了心神,闭上眼睛不看她,手却不得不搂着她的腰。

        他若松开,她恐怕会淹死在池水里。

        足足泡了一个时辰,昭离才悠悠的醒来。睁眼便看见容卿凑得极近的脸,吓了一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脚下一滑跌进水里呛了好几口水。

        “咳咳...”爬起来坐在水里剧烈的咳嗽了一阵,“我我...你...”

        容卿看着她这副惊慌的样子竟觉得有些好笑,不自觉的嘴角微微扬了一下。透过绵软的水气,朦胧得不真实。

        凤昭离:哎呀!我肯定又做梦了!怎么老是梦见他泡在水里笑?

        她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哎哟!”

        好痛!不是做梦?

        “你怎么了?”她这一叫,容卿瞬间回了神。

        “没...没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后缩了缩,靠在身后的石头上。

        “你可还有不适?”他问。

        “没...没有了。”身子是没什么不适了,只是心跳得厉害,像要从喉咙蹦出来了似的。

        “再泡一会儿。”寒毒虽不会传染,但被寒气所伤始终有损身体,多泡泡温泉是有好处的。

        “哦。”

        二人再无话,容卿闭着眼调息,昭离则时不时的偷偷瞧他一眼。

        四周的暗卫包括渊墨都很识趣的退了百百米。

        在小院蹲了几天,他们也了解了个大概,公子洗澡可以看,小郡主洗澡只能公子一个人看。若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弄不好要被公子挖眼,摸了什么不该摸的,大约要被砍手。

        几人齐刷刷的看向渊墨,脸上尽是一副“渊首领,你完了!”的表情。

        渊墨:我也很绝望啊!

        “容卿...”见容卿闭着眼没有动作,她轻声唤了一声。

        没反应。该不会是睡着了?

        将身子浸入水中缓缓往他身边挪近了一寸,没有反应。

        再挪一寸,还是没有反应。

        转眼人已经将脸都凑到容卿脸上去了,花痴一般的仔细看起他的眉眼来。

        虽相处了这么久,却还没有这般近距离的仔细瞧过他。如今一瞧才发现,容卿长得着实是好。

        眉毛不浓不淡,独有一股英气,放在他的脸上却又显得柔和。鼻梁挺拔如山峦,秀气却不娇气。看到他的唇,不知为何想起她喂他吃糖葫芦的样子,此时觉得他的唇比糖葫芦还诱人些。肤色润如月光,细看之下竟找不出一丝瑕疵。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喃喃自问道:“皮肤比我还要好?”

        正欲伸手摸摸他的脸,他却忽然睁开眼睛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你做什么?”

        昭离慌乱的想退开,按在池底石头上的手一滑整个人就要扑进水里,她眼疾手快的将另一只手勾在容卿的脖子上,慌乱中容卿的嘴唇轻触了一下她的额头。

        四目相对。

        “我...”

        “你...”

        ……

        “啊哈,今晚月色真是不错啊!”昭离尴尬的化解了尴尬,抬头看了一眼天,也不确定今晚是不是有月亮:“我有些困了,先回去睡觉了,你慢慢泡!”

        说完站起来爬到岸上,头也不回的跑了。

        容卿看着她逃跑的方向,半晌才回过神来,又往树林里看了一眼。

        池子里还飘着她的外袍,她竟然穿着湿透的中衣就跑了!若是被那几个暗卫看见,他定要挖了他们的眼睛!

        昭离回房后换掉身上的湿衣,竟也不觉得冷,反倒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真是丢死人了!”她爬到床上扯过被子从头盖到脚。

        容卿坐在池中出神,满脑子都是她衣襟半开凑到他跟前的样子,小腹有些燥热。

        熬了一夜,直至天边泛起鱼肚白才让渊墨送来干净的衣物上岸换了,走到她房门口时伸出手去,犹豫了片刻又收回来往自己房中去了。

        “渊墨。”他行至房中书桌后坐下。

        渊墨站在门口,听见容卿喊他,心中一惊。

        “属下在。”

        “把红袖找来。”

        渊墨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正要走。

        “这几日你不要出现了。”

        他脚步一顿,什么也没说,赶紧溜了。

        他家公子也太不讲理了,明明是他让抱的,抱完了又要怪到自己脑袋上。

        忘川阁是江湖上最隐秘的组织,其中分暗卫、杀手、情报、商行四司。

        暗卫司由渊墨带领,负责贴身保护容卿。不过容卿喜静,时常只带着渊墨一人。

        杀手司首领红袖,是忘川阁中唯一的女首领,与渊墨是一对眷侣。杀手司顾名思义,自然是杀人买凶的地方,不过想要买忘川阁杀手杀人却花费不小,那些被暗杀者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

        情报司首领慕崖,负责带领手下探子收集各国秘闻情报,不少皇室以及王公贵族都很愿意花银子让忘川阁探子替自己打探不为人知的秘密。

        商行则遍布全国,掌握各国商道命脉,与情报司又相辅相成。而商行首领则是忘川阁四司首领中唯一不会武功且年纪最大的康志山。

        凤年延:这不只是孙女婿啊!这简直就是金龟婿啊!孙女儿干得漂亮!

        凤昭离:过奖过奖!

        容卿要找红袖来的目的大约是因为院中皆是男子,若他自己不便照顾昭离,至少还有个女子能照顾。

        京都城内,小蝶从永逸王府别院偷跑回了丞相府。

        “都怪奴婢没有保护好小姐!”小蝶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凤年延盛怒转悲,一口气没提上来栽倒在地上。

        曹府

        “你可听真切了?真的是这么说的?”曹雪莹满脸兴奋的拉着身边的贴身丫鬟问。

        “是真的!丞相府的小厮说小蝶和丞相说话时他就站在门外,听得真真的!”

        “哈哈哈哈哈...”曹雪莹抱着肚子拍着腿狂笑不止:“死了?哈哈哈哈哈...”

        “小...小姐...您仔细身子...”丫鬟见她笑成这样,生怕她背过去了。

        “本小姐身子好得很!”她扬着下巴满脸得意:“皇上刚登基时就有人说凤昭离要当皇后,我姐姐抢了她的皇后之位,她又要嫁给永逸王。如今好了,这狐媚子死了,我看今后京都城里还有谁敢跟我争!”

        “小姐说的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