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10:昭离的情敌,容卿的情敌
010:昭离的情敌,容卿的情敌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那点毒,对第一公子来说算什么?”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哎...真是个负心人。”

        永逸王府内,尧烈正在发脾气。一张俊脸满是怒意,抬手将桌上的茶盏扫到地上,碎了一地。商扬站在原地未动,他还从未见过王爷发这么大的火。

        派去幽谷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待商扬亲自去时幽谷内的竹院已经被烧毁,竹院中住的究竟是谁,昭宁郡主是否在那里出现过,无从得知。

        “继续查,若还查不出来,就别回来见我了!”

        商扬应了一声,默默退出房门。他头疼的事还不止这一件,若是回去告诉小蝶还没寻到她家小姐,又免不了一顿哭闹。

        渊墨寻了另一处温泉,虽僻静却也没有之前幽谷那番好景致了,至少没有鲤鱼给昭离抓了。

        “容卿,我们为什么要搬到这里啊?”她说“我们”,显然已经将自己和容卿归列为一伙了。

        “不为什么。”燕云罗即发现他了,想必也知道她了。若不换一处,以燕云罗的性子必定是要再派人来的。只他一人倒还无妨,可如今身边带着她。

        昭离余毒已清,但身子还有些虚弱,此时正半躺在铺了皮毛的软塌上歇着,容卿倚在窗边的榻上。

        细看之下,现居的小院也很别致,清幽雅致,和之前的竹院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这座小院有两个房间,自然是凤昭离一个容卿一个。容卿的房间在右侧,靠近院门,凤昭离的在左边,对面是厨房和一处架子,架子上爬着紫藤,架子下是一张木榻和一张木几。

        用过晚饭后昭离便睡下了,容卿给她留了盏灯后回自己房中熄了灯。

        夜色渐浓,渊墨落在容卿窗外,发出一丝普通人无法察觉的细微声音。

        “公子。”

        “嗯。”容卿躺在床上闭着眼应了一声。

        “昨日永逸王手下影卫去了云罗公主的别院。”

        这么快吗?

        “知道了。”

        天启皇室和越国皇室向来没什么来往,虽两国交界处时常有些小乱,但还不足以影响两国邦交,毕竟两国实力相差无几,打起来了谁也讨不着好处。

        容卿是天启国人,见过他的人甚少,就算见了也不知道他就是忘川阁的主人。而见过他又知他身份的也就只有天启国皇帝和两位公主。如今永逸王潜影卫去燕云罗的别院,必定是已经知道幽谷中住的人是他了。

        渊墨离开后便回忘川阁调派了几个忘川阁的暗卫到小院周围。他家公子除了十五夜寒毒发作之时需要守护,其他时候倒也不必过于担心,只是如今公子身边多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郡主,多派几个人看着会好些。

        昭离休养了几日精神见好了,容卿扔了一本内功心法给她,让她背下来。可是这个不学无术的小郡主哪里看的进去,碰书就打盹,最后容卿不得不守着她背。

        “容卿...好难背哦!”昭离趴在桌上,可怜兮兮的望着容卿,只盼他瞧见自己的可怜样别再让自己背书了。

        “背。”

        无奈的抓起书敷衍的看了几行,看着看着又开始犯困了,不一会儿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容卿实在是无奈,这本心法算是最基础的了,他三岁时便可倒背如流。

        看不进去就算了,他取了披风来盖在她肩上,出了房门,院中渊墨已经在等着了。

        见他出门,渊墨上前抱拳行了个礼道:“公子,永逸王的影卫确实是去打探公子的消息。”

        “打探到什么了?”容卿走到紫藤架下给自己倒了杯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云罗公主的暗卫说公子身边有个十五六岁的女子。”

        想来永逸王已经知道昭离是在他这里了。

        “嗯。”他放下茶杯。

        “公子打算如何?”若是云罗公主和永逸王连手,怕是很快就能找到这里来。

        “不如何。”既躲不了,那便不必躲了。

        渊墨应声,转身正要走又被叫住了。

        “弄条鲤鱼来。”

        渊墨:“......”

        搬离幽谷还是逃不脱抓鱼的命运,渊墨百感无奈。

        晌午,昭离醒了,趴在桌上睡得腰酸背痛。起身又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是糖醋鲤鱼。

        容卿又给她做糖醋鲤鱼了!

        欢快的跑着冲到厨房里:“嗯...好香好香!”

        容卿没有理她,拿木铲将鱼铲起来盛在碟子里,昭离立即伸手去想剥一块。

        “哎哟!好烫!”指尖沾了一点糖醋酱汁,她伸舌头舔了一下,对着容卿把眼睛笑成了弯月:“真好吃!容卿你好厉害呀!”

        “端出去。”容卿把碟子递给她。

        她端着碟子刚转身就偷偷用手指沾了一点酱汁塞进嘴里,开心得摇头晃脑的出去了。

        容卿笑了,谁也没看见。

        多日来凤昭离都是吃了睡睡了吃,一月不到似乎胖了些,胸前的衣服有些紧绷。

        “容卿,我胖了!”她站在紫藤架下的软榻旁,容卿躺在榻上。

        “嗯。”

        “衣服有些紧了,特别是这里。”她用手指着自己胸前。

        容卿一愣,随即脸红到了耳后。他自然知道为什么,只是不知怎么告诉她。

        见容卿没有理她,她眼巴巴的看着他,气氛有些尴尬,容卿站起来回屋了。留她一人站在原地纳闷,小声嘀咕着:“这个人怎么这样奇怪?总是不理人...”

        当天夜里,渊墨便奔波了两趟,为了给昭离送衣裙。第一趟由于容卿觉得难以启齿没说清楚,衣服卖的小了些。第二趟渊墨买了好几个尺寸的各十套,扛着一大包衣物翻墙,差点从墙上摔下来。

        想他忘川阁暗卫首领如今竟混到这种地步,也是凄惨至极。偏偏还让匿在树林中的手下瞧见了,自那以后每次见他们,他们都憋着笑。

        自上次昭离背书背到睡着后,容卿已经放弃了让她习武。忘川阁主亲自教她习武,她竟然打盹,当真的朽木不可雕也。

        永逸王府

        尧烈正坐在亭中独酌,一身红袍显得格外醒目。

        若说容卿俊得有仙气,那么尧烈便是俊得有邪气。一个温润如玉,一个灼似骄阳。

        “第一公子,忘川阁主。”他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本王倒是有些期待了。”

        “忘川阁向来神秘,第一公子的真面目更是无人亲眼见过。”商扬站在旁边恭敬的答道。

        “本王不管他是谁,若不将昭宁郡主交回,本王定要与他不死不休。”

        商扬不语,他当然知道他家王爷也并不是多喜欢郡主,只是因为郡主比那些寻常官家女子有趣些,论样貌和家世也是越国首屈一指的。

        尧烈做事,向来不看喜欢不喜欢,只看配不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