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09:昭离中箭,容卿搬家
009:昭离中箭,容卿搬家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查了好几日也没查出幽谷中所居何人,派出去的影卫统统失踪了。尧烈越来越好奇,到底是何人本事这么大?

        凤昭离已失踪近一月,被禁足的曹雪莹得知昭离逃婚更是笑得爬不起来。

        凤昭离越是会闯祸,她就越高兴。可惜想到每次凤昭离闯了祸都有一群人给她担着,她又气死了!

        不过她还是不会认输的,因为她姐姐说过,凤家和长信候府的两个老东西两只脚都踏进棺材就等躺下了,太皇太后也活不了多久,将来京都城里都是她曹家说了算!

        若是凤昭离嫁给了永逸王当了永逸王妃,那还得给永逸王三分薄面,如今她自己逃婚断了自己后路,可不是笑死她了嘛!

        尧烈派出的几个影卫都被渊墨解决了,可越是如此他便越担心,想必不久后此处便不能再呆了,他家公子的寒毒......

        也是时候另寻一处温泉了。

        渊墨这几日出现的少了,害得凤昭离好几天都没有鱼吃,她不由烦闷。

        “整日呆在院中好无聊!容卿,我们出去玩儿好不好?”她撒娇的扯着容卿的衣摆左摇右晃。

        不知从何时起,容卿已经默认了她可以碰他,此时正握着书本丝毫不为所动的任由她摇晃,身子微微有些晃动。今日天气很好,竹林外的湖边落了几只白鹭,悠闲的寻着岸边水草里的小鱼小虾。

        “容卿...”昭离并不死心,身子又往容卿身上靠了靠,小猫儿似的眨着大眼睛望着他,满脸期待。

        容卿侧脸看了她一眼,放下书本站起来抚了抚衣袖往院外走了,昭离高兴得跳起来:“好咯!出去玩儿咯!”

        竹桥左侧不远处有棵桃花树,上次昭离瞧见了,现今已经开满了桃花,花瓣落在溪水里飘飘荡荡滑入湖中。容卿就躺在桥边他钓鱼处的竹榻上,双手枕在脑后看昭离在溪中抓鱼玩闹。悠悠清风携来一片桃花花瓣落在月白色的袍子上,他似乎只爱穿月白色的袍子,却也不会显得寡淡,倒如谪仙一般不染凡尘俗气。

        旁边的石头上胡乱放着一双鞋袜,那是昭离的,鞋袜上沾染了不少桃花花瓣。

        “容卿...容卿...我抓到鱼了!”她双手抓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眼睛笑成弯月状,粉颜如画,比那树上的桃花还要好看些。

        光着脚跑到容卿身边炫耀:“容卿你看,好大一条鲤鱼,你今晚给我做糖醋鲤鱼吃吗?”

        “嗯。”应了一声,又低头看了一眼她被溪水冻得煞白的双足:“穿鞋。”

        “我先回去把鱼放着。”说完便抱着鱼跑回去了。

        容卿看着她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入春后下过几场小雨,今日傍晚时分却下了好大一场雨。昭离站在屋檐下伸手去接檐上落下的雨滴,容卿则在厨房里给她做糖醋鲤鱼。

        一支箭从竹林里飞出,从昭离手臂上擦过去钉在她身后的竹墙上,疼得她大叫一声。容卿闻声而出,几个穿着蓑衣的蒙面人落在院中。

        渊墨去寻温泉已有几日了,只留了谷口一个暗卫把守,想来已经被这几个蒙面人解决了。

        容卿看了一眼坐在房檐下抱着手臂疼得龇牙咧嘴的昭离,眼中尽是怒意,转身在大雨中和几个蒙面人厮打起来。

        几个杀手又怎么会是第一公子的对手,不到一盏茶的工夫便被杀尽。容卿衣袍尽湿,染了好些血污。回头发现凤昭离已经晕倒在房檐下,眼角还挂着泪滴。

        容卿将她抱回屋中放在床上,手臂上的伤口流出的血是黑色的,箭上淬了毒。她眯着眼有些神志不清:“好疼...”

        往日在京都城里,破了块皮都要惹得一群人心疼不已的小郡主,今日却中了一箭,若是丞相府和长信侯府两个老头知道了,定要把几个杀手的尸体都烧成灰扬了。

        “别动。”

        容卿脱下湿透的外袍扔出房去,到床上盘腿坐下替她运功逼毒,直至伤口流出的血变成鲜红了才停下。收回双手后昭离软绵绵的倒在他怀里,脸色煞白。容卿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倒出一粒小小的药丸喂给她,又把她染了毒血的外袍中衣剥的只剩下一件肚兜。

        面对杀手时从容不迫,如今搂着怀里的绵软却有些手足无措,起也起不来放也放不下,只好拉过被子给她盖好,抱着她坐了一夜。夜间昭离醒了两次要水喝,他便伸手从旁边的竹几上取了茶水喂她,喝完后她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次日清晨渊墨翻墙入院,看见眼前的景象心中一惊。原本干净整洁的小院,此时四处血污,几个蒙面人倒在血污中已然没有了生气。

        渊墨赶紧冲进房内,不进还好,进门就看见自家公子抱着小郡主坐在床上,惊得他立马退出房门站到门外去了。

        渊墨: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公子...外面...”渊墨站在门外小心翼翼的询问。

        “找到了吗?”

        他问的是新的温泉。

        “找到了。”

        “走吧。”

        “那这里...”

        “烧了。”

        渊墨:公子,刚下过雨,烧不着啊!

        马车上,昭离醒过两次,大约是余毒未尽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马车里铺了厚厚的褥子,容卿就坐在她旁边倚在靠窗处,赶车的是渊墨。

        “容卿...”

        “嗯。”听见她叫他,他侧身将身子俯了俯。

        “我们在哪儿?”昭离睁眼便是马车的顶棚,摇摇晃晃的脑袋晕。

        “马车上。”

        “要去哪儿?”

        “搬家。”他也不知怎的,自她挨了一箭便对她生出几分心疼来,“还疼吗?”

        “疼!”不问还好,一问她又撇着嘴一副委屈巴巴要哭的样子。

        疼能怎么办,他也不能替她疼,自己忍着吧!

        “嗯。”

        嗯?就这?

        渊墨在外面听得差点笑出声,他家公子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天启皇宫

        “你说容卿身边有个女子?”

        说话的是天启国嫡长公主燕云罗,竹院那几个杀手便是她派去的。

        倒也不是为了杀容卿,只是容卿每换一个地方她便会派人的去寻,每寻到一次便会派几个杀手去骚扰他一番,每次派去的杀手都有去无回。

        凤昭离:这是有病吧?

        天启皇宫内皆知,嫡长公主燕云罗爱慕第一公子意欲招为驸马,奈何第一公子不从,便给第一公子下毒。

        容卿身上的寒毒便是燕云罗下的,她知道容卿厌恶女子,绝不会随便找个女子来解毒。她的目的是容卿若是爱上了某个女子,那他定会因为寒毒而不能碰她。

        容卿是她认定的天启国驸马,必然不能让别的女子染指,特别是容卿还有意的女子。

        “是,属下亲眼所见。”

        “那怎么不杀了?”她把玩着手中的玉簪,红唇轻启。

        都知燕云罗艳丽妖媚,在天启国是有名的美人,无数天启王公贵族家的公子都盼着被公主选为驸马。

        一是天启国皇帝膝下无子只得两个女儿,大公主燕云罗,二公主燕云绮,若是当了燕云罗的驸马,很有可能就是天启国未来的皇帝。二是燕云罗长得实在妖媚诱人,试问哪个年轻公子又不喜欢美人呢?

        “那女子中了属下一箭,箭上淬了毒。”

        “那点毒,对第一公子来说算什么?”她叹了一口气,幽幽道:“哎...真是个负心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