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08:偷看容卿洗澡
008:偷看容卿洗澡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永逸王府

        小蝶被商扬带回王府安顿在偏院中,连日来都盼着商扬给她带来她家小姐的消息。

        商扬来了,小姐没找到,小蝶哭一场。

        商扬又来了,小姐还没找到,小蝶又哭一场。

        商扬实在不知如何安慰,心想这小姑娘眼泪怎么这样多。他哪里知道,小蝶十年来从未有一天跟她家小姐分开过,凤昭离无论去哪都带着她,两人如连体婴一般。

        “呜呜呜呜...”小蝶低头抹着泪,哭得很是可怜。

        “你...你别哭了!”他被她哭的有些烦闷,不自觉语气重了几分。

        “哇哇哇...”小蝶哭的更厉害了。

        “你别哭了,我不是要凶你。你放心,你家小姐还没死,一定能找到的!”堂堂永逸王府影卫首领,杀场上见血,脱衣后见伤,今日偏偏叫个小姑娘为难了。

        “真的吗?”小蝶抹了一把泪,抽泣着抬头问他。

        “真的!”

        自从凤昭离吃了一次容卿做的糖醋鲤鱼后便迷上了,日日都去溪边抓鱼,日日垂头丧气空手而归。去了两三日也没见抓一条回来,连只小虾米都没有抓到。

        第四日,容卿砍了棵竹子做鱼竿,竹桥边的石头上摆了一张竹榻,容卿便躺在那里钓鱼,钓了一整天也没有一条鱼儿上钩。

        昭离实在绝望极了,搬了个大石头就往水里扔,鱼没砸到反溅了容卿一脸一身的水,容卿瞪着她。

        “回去了。”容卿从榻上起来,头也不回的往竹院去了。

        “鱼还没钓到呢...”她委屈巴巴的回头看了看垂在岸边的鱼竿,依依不舍的跟着容卿回去了。

        晚饭时桌上多了糖醋鲤鱼,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鱼,反正昭离吃得很开心,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竹院外一棵被压弯的竹子上,渊墨愤愤不平。冠绝天下的第一公子日日给一个小丫头做饭,他堂堂忘川阁暗卫首领竟也沦落到替公子下水捉鱼取悦这个小丫头,当真是天不生昭宁郡主,竹院万古如长昼。

        又到月中,渊墨今夜要守在竹院,他家公子的寒毒又要发作了。

        幽谷是渊墨寻的,倒不是因为风景好,只是因为此处僻静,竹林里还有一池温泉,每到月中容卿寒毒发作便要泡在温泉中以抵抗寒毒。

        其实这寒毒也并非不可解除,若换了旁人,随便寻一女子交合便可将寒毒转移到那女子身上。可偏偏他家公子视女人如毒物,宁死也不肯,只好年年月月受寒毒之苦。

        吃罢晚饭,昭离在厨房中洗碗,因为吃了糖醋鲤鱼心情甚好,竟哼着小调。

        容卿隐约觉得身上有些寒气,取了换洗的衣物往屋后去了。

        昭离洗完碗碟回屋却没见到容卿,又走出屋门站在屋檐下喊了两声:“容卿...容卿...”

        院子里静悄悄的,无人回应。

        回屋后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闷了半晌,起身取了衣物打算去屋后泡个澡,一路都在想着容卿到底去哪了。

        月光依稀,透过温泉的水气照在水面上。容卿正闭目端坐在水中,水气环绕,原本润白如玉的皮肤经泉水一泡隐约有些泛红,竟比平日多了几分妖媚。

        凤昭离发现容卿泡在水里时着实惊了一下,随后又偷偷摸摸的蹲在树丛中花痴一般的看着。渊墨实在无语,怎么会有如此女子,竟还是个郡主,简直不知羞。

        扯了一截竹枝扔了出去,竹枝落在容卿身边的泉水里。

        往日容卿泡澡时渊墨只会守在不远处并不会打扰,这截竹枝是为了提醒他有好色之徒在偷看他洗澡。

        容卿微微蹙眉,“昭离!”

        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竟然是因为发现她偷看他洗澡。

        凤昭离一听连忙站起来往后退,脚下绊了一段倒了的竹子摔倒在地。

        “哎哟!”

        坐在地上揉着胳膊,一抬头,容卿披着白袍站在她面前,光着脚。

        “我...我...我没有偷看你洗澡...”脸颊至耳根唰的红了,慌乱解释道:“我是打算来洗澡的,谁知道你在洗澡啊?你又没告诉我...”

        “回屋去。”他出了温泉寒意又爬上身,有些无力。渊墨躺在竹杆上虽有些担心,却又看得想笑,想不到他家公子洗澡竟被个小丫头偷看了,竟还没有动手。

        “哦...哦哦”昭离爬起来就走,走了两步又倒回来捡起地上的衣物后才慌乱的逃走了。

        月光下容卿赤足如雪,昭离面红如花。

        容卿一夜未回屋,昭离也不知何时睡着了,睡梦中自己和容卿在温泉里共浴,水气浓密看不清容卿的脸,只听见他的笑声,那样悦耳。

        早晨醒来时她躺在床上回味了许久,不觉又红了脸。

        容卿不知何时回来了,半躺在院中的竹榻上喝茶,院中的桌子上摆着一只琉璃碗用碟子盖着。见昭离出了房门便道:“吃饭。”

        “哦。”

        坐在桌边掀开盖着琉璃碗的碟子,里面装的是一碗冒着热气的鱼羹,鱼自然还是渊墨抓的。

        昭离拿着竹制的勺子一勺一勺的往嘴里喂,不时抬眼偷偷瞧一眼容卿,瞧着瞧着脸又红了,半晌才喝完一碗羹端着碗进厨房去洗。

        正走出厨房,突然渊墨落在院中吓了她一跳,惊慌的靠在门栏上瞪圆了双目看着渊墨。渊墨看了她一眼,走到容卿身边俯身说了些什么,容卿听罢也不动声色的微微抬头看了凤昭离一眼。

        “就在院里呆着,别出去。”

        她呆呆的点了点头看着容卿和渊墨一同出去了。

        永逸王府的影卫已经找到幽谷的谷口了,被忘川阁的暗卫拦在外面。

        “我只是找人,还望阁下行个方便。”

        说话的是商扬手下一名影卫。

        “谷中除了我家公子并无别人,阁下还是请回吧!若是惹恼了我家公子,阁下今日怕是走不了了!”

        “好大的口气,今日若不让我入谷,你和你家公子怕是没命再住在这里了。”

        容卿走到谷口,身后跟着渊墨,谷口的暗卫恭敬的抱拳行礼:“公子。”

        来人见到容卿后不由心中惊叹,天下间竟还有比他家王爷更俊美的男人。

        “阁下就是这谷中主人?”

        “你是何人?”容卿从容问道。

        “在下奉命来此处寻人,还望阁下行个方便,如若不然...”

        “渊墨。”还不等那人说完容卿便吩咐渊墨道:“杀了。”

        “是!”

        ......

        他自然知道是来寻她的,自然也知道要寻她的人是那个要娶她的永逸王。若早些来,说不定他就让来人把她带走了,可如今怕是不能。

        永逸王府

        “王爷,去那座幽谷寻人的影卫失踪了。”商扬站在尧烈房间的窗外。

        “查查那里面住的是什么人。”

        “是!”

        ......

        渊墨纳闷了好几天,最后总算是想明白了,他家公子怕是动情了。自从昭宁小郡主来了这竹院,他送东西的次数变多了,除了碟子和碗其他都是些女子的衣物,几乎日日都要抓鱼。综上所述,他家公子是不打算把这个小郡主送走了。可人家到底是郡主,迟早会有人来找他讨回去的。

        越国王爷举兵围谷讨要媳妇儿,第一公子奋起反击横刀夺妻,想想就精彩!他捏紧拳头抖了抖,继续在溪水里摸鱼,裤腿儿卷得老高。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