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06: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006: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刚才真的有蛇...”看了一眼容卿略有些动怒的脸,她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

        他低头一看,蹙着眉,耳尖至脖子红了一片。她突然想起自己正在泡澡未着寸缕,尖叫着松开缠在他脖子上的雪白藕臂,猛的跌落进水中扑腾了好一阵才坐稳。

        池边的人已然转身离去了。

        真是丢死人了!堂堂丞相府千金竟然一丝不挂的抱着个陌生男人,传出去她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凤昭离气极,暗自发誓下次要是再见到那条小花蛇定要剥了它的皮,拿它去熬蛇羹!

        沐浴后换了他给她备的月白色衣裙,虽简单素雅却出奇的合身。

        似乎有些像他的穿着。

        在温泉边磨蹭了半天才做贼似的回了院里,容卿依旧半躺在院中的竹榻上看书。

        想到刚才的场面,凤昭离的脸上又染了红晕之色,隐约还有些发烫。

        “你...叫什么名字啊?”她小心翼翼的走到榻边。

        容卿连头也没抬。

        “我叫昭离。”

        ......

        “我马上十六岁...”

        ......

        要不要这么高冷?竟然理都不理她!好歹也是堂堂丞相府千金,一点面子也不给!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嘿嘿嘿...”

        长得好看确实了不起,凤昭离看着他,发出一声怪异的笑。

        容卿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书本。

        “好了就离开。”

        又要赶她走?那当然不能够。

        凤昭离一屁股坐在竹榻上,一把抱住容卿拿书那只手:“我不!我不走,你都把人家看光了,要负责!”

        凤昭离:开什么玩笑?这么好看的孙女婿没带回去,我家那老头不把我两条腿都打断?

        容卿面无表情的侧脸看她,语气平静得听不出一丝情绪,“松开。”

        “不松开!”

        片刻,一团飘逸的白色飞出院门,落在上次的地方,“啪叽”一声伴随着哀嚎。

        “哎哟!好疼...”凤昭离爬起来坐在石板路上摸了摸胸前两团软肉,呲牙咧嘴。

        过了一会又自己推开院门进去了。

        容卿还是那副姿势半躺在竹榻上,略微抬眼看了看她,什么也没说。

        突然,凤昭离扑到容卿脚下,一把抱住他的腿声泪俱下的痛诉自己的悲惨人生:“哥哥!你可怜可怜我,别赶我走!我自小父母双亡,家中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凤昭离:老头对不起啊!为了孙女婿,你忍忍!

        “呜呜呜...我们家隔壁的黄麻子还要把我卖给一个丑八怪,我不从,这才逃出来,求求你留下我吧!”

        皇上:黄麻子?

        永逸王:丑八怪?

        这么凄惨的身世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抱着容卿的腿好半天也没见有动静,抬头一看,容卿正看着她,眉心微蹙,似有怒意。

        她尴尬无趣的笑了笑,慢慢将手松开缩回来摸了摸鼻子。

        容卿拿着书起身回屋里去了。

        待容卿再从屋里出来时,昭离已经躺在院里的竹榻上睡着了。竹榻上虽铺了白色的皮毛,但正是开春不久的时候,天气依旧不暖和。

        他看着她,星星点点的阳光洒在她脸上,白色皮毛衬得她更加娇俏可爱了,睡颜之间尽是小女儿的憨态。

        天色渐暗,一袭黑影翻墙而入,看见院中竹榻上躺着的人,身上披着一条薄毯。

        “公子。”

        黑影是容卿身边的暗卫,名叫渊墨。

        “嗯。”

        “是京都丞相府的大小姐,昭宁郡主。赐婚给了永逸王,逃婚而来。”

        逃婚?别人不知道,他容卿是知道的,永逸王尧烈比他皇兄还强上三分。无论是相貌还是能力,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何逃婚?”

        “这...凤丞相意在招婿入赘,所以跟凤大小姐说永逸王奇丑...”

        ......

        渊墨:这丞相好像和一般的丞相不太一样!

        “嗯。”容卿应了一声。

        “属下告退。”

        院子格外安静。

        傍晚时分,凤昭离在睡梦中被一阵香味馋醒。

        几天来就喝了一碗粥,这会儿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院子中间放了一张竹制的桌子,桌上摆了几道冒热气的菜,旁边还落了两片竹叶。

        容卿端着两碗羹从厨房里出来,见她醒了,淡淡的说了一句:“用饭。”

        “哦!”

        她跳着走到桌边,和容卿对面而坐。桌上有一碟清炒的小菜,一碟清蒸的鲈鱼,一碟精致的糕点。容卿端来的是牛肉羹,她已经闻着味辨别出来了。

        拿起筷子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倒是容卿慢条斯理的吃着。两人面对面坐着,吃相却成了鲜明对比,有些怪异,又有些养眼。

        “这是你做的吗?”

        容卿端着碗吃着,没理她。

        “太好吃了!比我们府上厨子做的好吃多了!”

        容卿抬眼看了她,还是没理她。

        凤昭离不再说话,心想自己真是捡了大便宜了。长得好看又会做饭,真可谓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妙哉妙哉!

        吃饱喝足后摊在竹椅上一脸满足的摸了摸肚子。

        “洗了。”容卿放下碗筷,撂下两个字便回屋里去了。

        凤昭离:“......”

        什么?我堂堂丞相府千金,居然叫我洗碗?

        算了算了,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吃人家的穿人家的住人家的,帮人家洗个碗也不算太亏。

        想到这里,她只好慢吞吞的将桌子收拾了。

        幽谷的夜,格外美!淡淡月光照在竹林,月光透过竹叶撒在竹院里。四周静谧,只偶尔两三只蛐蛐儿叫,还有碎碗的声音。

        也不知道到底碎了几只碗了,容卿没去看过,也没问过,几只碗他还是碎得起的。

        渊墨翻墙而入,悄无声息的落在院中,看见厨房里洗完的凤昭离先是一愣,然后进屋了。

        “公子。”

        容卿躺在竹榻上闭目养神。

        “天启国探子已经抓住了,敢问公子如何处置?”

        “杀了,扔回天启皇宫。”

        “是!”

        “送些碗碟。”

        渊墨又一愣,“是...是!”

        渊墨走出竹屋,翻墙而出,一道墨色隐匿在院外竹林里。

        凤昭离将碗碟碎了个干净,草草将碎片收拾了,藏在灶下。整理了一下裙摆若无其事的走出厨房回了房中。

        这应该是她在清醒的状态下和容卿同睡一间屋的第一晚。

        一番洗漱后凤昭离合衣躺在竹床上,看着容卿慢悠悠的站在床边擦脸。屋里洗漱的水都是从温泉引来的,倒是方便得很。

        容卿洗漱完毕,挥了挥袖子将屋内的烛都灭了,正欲躺在竹榻上休息转身就被凤昭离从身后抱住。

        “你做什么?”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尤其是女人。

        “我怕黑,别灭灯好不好?”

        凤昭离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听着不像是装的。

        “松开。”

        “不松开!”

        “我去点灯。”

        凤昭离一听,松了抱着他腰的双臂。

        自打她母亲撞死在棺椁上,她看到殷红的鲜血从棺椁上滴下来,夜夜噩梦,都是她母亲血流满面的模样。

        往年都是小蝶陪她睡,或有灯光会稍好些。

        屋里燃了一宿的烛,她睡得很沉,他却睡不着了。

        容卿不喜睡觉时有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