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04:出门没看黄历,遭遇强盗
004:出门没看黄历,遭遇强盗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凤昭离:我爷爷的上门孙女婿,我来了!

        次日晌午,京都城里翻了天。

        “凤丞相家的昭宁郡主逃婚了,你可知?”

        “真的假的?不是说永逸王入赘吗?”

        “谁知道呢!丞相府都乱了套了,这会儿长信侯正跟凤丞相吵着呢!”

        此时最慌的人是当今皇上,先帝股肱之臣被逼嫁孙女,孙女逃婚,老臣撒泼打滚闹得满城皆知,不知又要有多少流言蜚语数落他了。

        永逸王府。

        “王...王爷...”尧烈身边近卫名叫商扬,此刻瞧着自己王爷的脸色着实吓人。

        “她竟然敢逃婚,真是小瞧她了!”尧烈蹙眉,转而眉间冰冷之气又散去:“也对,若她跟寻常闺阁女子一样,我也不会娶她。”

        商扬:......王爷口味好独特。

        “让影卫出去找,找到了把人送回丞相府,待嫁!”

        商扬默默看了一眼尧烈:“是!”

        清晨,一辆马车自京都城南门而出,过了午时已至京都城百里外的小镇上。

        凤昭离和小蝶均是一身男子装扮坐在一家酒楼里,只是细看下,那个身着白袍的小少年异常俊美。

        京都城内皆知凤昭离长得美,不同于寻常闺阁女儿的娇柔之美,她更多了几分灵动。细致的脸蛋上长了一双杏眼,小巧精致的翘鼻下是一张如蜜桃般红润有泽的丹唇。肤若凝脂,娇憨可爱,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若不是打小顽皮,便是京都城里她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的大家闺秀。

        如今绾了头发,用玉冠束于头顶,便是一副世家小公子的模样,惹得酒楼里的人纷纷注目。更有年轻的女孩儿面红耳赤,眉目含羞的偷偷瞧她。

        “小...公子,咱们还是快点走吧?”小蝶虽不说多美,却也是丞相府下人中容貌居上的。多年和凤昭离一处,过的也是娇养的日子,气质自然也不同于别家丫鬟。如今被这许多人盯着看,她心中不由的发慌。

        “怕什么?我跟爷爷说好了,快到午时再闹,现在他们拍马也追不上我们的。”

        爷孙俩早就商议好的对策,待凤昭离逃远了再闹一出,免得又被抓回去了。

        用过饭后主仆两出了酒楼在大街上大摇大摆的逛着,小镇上突然多出个贵气逼人的翩翩公子,不少摊贩逮住机会死命向凤昭离介绍自己摊上的货物。

        “买了!”凤昭离向来豪爽,买东西从不手软。而小蝶则是见着好吃的便走不动路,主仆俩倒也合拍,一路逛一路买,直至四只手都拿不下了才作罢。

        将东西都搬上马车,启程赶往晋州城。

        几个混混模样的壮汉骑着马,跟着凤昭离的马车出了镇。

        驾车的是一个名叫王四的马夫,凤府的管家寻他来的,说是送两个远房亲戚的公子回晋州城。给了两锭银子作为订金,人安全送到晋州后再回丞相府里领赏。

        王四颇为健谈,沿途都在给凤昭离讲着路过的城镇村子,以及当地一些奇特传闻。凤昭离听得有滋有味,心情甚好。

        打小便没出过京都城,纵使她再怎么顽皮,京都城里那些玩意儿也腻了。如今见了外面这大好河山,怎么会不觉得新奇有趣。小蝶亦是自小便跟着凤昭离,凤昭离都没见过的,她就更没见过了。

        主仆两坐在马车里,嬉笑着挑着帘子往外看,不觉天色已暗。

        “两位公子,天色暗了路难行,不若就近找家客栈住一晚再赶路吧?”王四瞧着前方,已经有些瞧不清路了。

        “可这附近哪有客栈啊?”小蝶挑了帘子看出去。

        “在走个几里路便有个小客栈,只是简陋些,不知两位公子嫌不嫌弃。”

        “无妨,就去那儿吧!”凤昭离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黑。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完了,遇到强盗土匪了!

        凤昭离和小蝶纷纷一惊,吓得抓紧了对方的胳膊。悄悄从马车帘子缝里瞧去,夜色下一伙壮汉挡在马车前,凶神恶煞的都拿着明晃晃的大刀。

        “各位大爷...各位大爷,小的只是个马夫,还请大爷饶命!”王四麻利的从马车上跳下去,跪在地上作揖求饶。

        “你是马夫,车里那两个小官人可是有钱的主,白日里在镇上出手阔绰,真当爷爷没看见吗?”领头的壮汉粗声粗气的吼着。

        凤昭离一下慌了神,从包袱里抽出一张银票扔了出去:“给你,赶紧放我们走吧!”

        “小官人莫不是说笑,我们这么多人,一张银票就打发的了吗?”领头的壮汉把刀扛在肩上,啐了一口。

        “小姐,怎么办啊?我好怕!”小蝶悄声说。

        “别...别怕,我也怂。”

        小蝶:......

        “那...那你们想怎么样?”凤昭离拽着小蝶的胳膊,壮着胆子问。

        “嘿嘿,爷爷瞧你们两个小官人长得挺俊俏,要是卖到京都城的潇湘馆里去,定能卖个好价钱!”

        潇湘馆,京都城里有名的秦楼楚馆,不过里面都是清一色长相俊美的年轻小官人,专供那些有特殊癖好的达官贵人享乐。

        “你...你...你敢!我们...我们是凤丞相府上的!”也不知道爷爷看没看黄历,出门就遇了强盗。

        “哈哈哈哈...凤丞相一把年纪了,竟然喜欢这种小官人!”一群壮汉起哄大笑起来。

        凤昭离一听立刻炸了,她和凤丞相爷孙俩感情甚好,怎能容许旁人这般污蔑她家老头,掀开帘子气呼呼的:“你胡说八道!你们这群狗强盗,凤丞相知道会砍了你们的狗头!”

        “哟,还真是两个俊俏的小官人!”

        领头的强盗走上前,一脚将跪在地上的王四踹翻,作势就要将凤昭离拉下马车。小蝶一慌,冲上去抓着那人的胳膊就是一口,疼得他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这小官人还是属狗的,竟然敢咬大爷,看老子不把你抓去卖了!”

        小蝶拉起凤昭离跳下马车,没命的跑:“小姐快,快跑!”

        “原来是两个小妞,来啊,兄弟们给老子抓住她们,卖到吟红楼去!”

        一伙壮汉蜂拥而上,小蝶见势不妙,拉着凤昭离边跑边说:“小姐快跑,我去拖住他们!”

        小蝶年幼时被人牙子抱走,本是要卖到吟红楼里的,幸得凤昭离的母亲见她可怜,买了她带回丞相府和凤昭离作伴。莫说是为了凤昭离被卖掉,即便是为凤昭离死,她也只当是报恩了。

        何况凤昭离从不将她当丫鬟看待,对她如姐妹一般,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想着她,就冲着这份情谊她也要誓死保护凤昭离。

        “小蝶,不行!”凤昭离抓着小蝶的手:“他们会杀人的!”

        “小姐你快跑,快跑!”小蝶用力将她推走,自己的脚步却慢了几分。

        “小蝶...小蝶...”凤昭离又往回跑了几步,抓起小蝶的手。

        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小蝶只好抓着凤昭离一起跑。穿过树丛,衣衫都被刮破了好几处,眼前已是无路可逃只剩悬崖了。

        “嘿,两个小娘们儿还挺能跑!”领头的强盗啐了一口,喘着粗气:“看你们还往哪里跑!都乖乖跟大爷回去。”

        凤昭离和小蝶在悬崖边抱作一团,眼前是凶神恶煞的强盗,背后是万丈悬崖。她是不想死的,跳崖是不可能跳崖的,大不了让他们抓回去再谈条件。好歹是相府千金,若是被卖到京都城里反倒好脱身,毕竟京都城里极少有人没见过她凤家昭宁郡主的。

        “你...我家很有钱,你要是放过我们,你要多少银子都行!”凤昭离壮着胆子谈条件。

        领头的强盗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帮手:“得!要是银子给的多,老子就把你们放了!要是你们敢骗老子,老子就把你们卖到吟红楼去!”

        “行...行,不骗你,但你不能伤害我们!”

        “那你们给老子过来!”

        凤昭离看了看身后的悬崖,心有余悸的拉着小蝶慢吞吞的往前走了两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