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01:御花园里打一架
001:御花园里打一架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越国新帝登基,普天同庆,八方齐贺。

        新帝乃先帝第二子尧奕,其母曹氏封为太后,曹氏堂侄女曹雪容封为皇后,开春后入宫行册封大典。

        “你瞧曹雪莹那副样子!”

        “那能有什么法子,人家姐姐马上就是皇后了。”

        御花园里熙熙攘攘,三五成群好不热闹。

        “你听说了没有?今天凤丞相家的那个也要来。”

        “那场面可就好看了!凤昭离跟曹雪莹向来不对付,平日曹雪莹总被她压一头。今日,你瞧瞧曹雪莹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啧啧...”

        凤昭离是凤老丞相凤年延唯一的孙女。

        凤年延原是个穷举子,得了当今太皇太后的亲妹张氏青睐下嫁,成婚后总算不负所望一举夺魁,助先帝治国有功一路高升封了丞相。张氏难产,诞下一子后撒手而去。凤年延对着其妻的灵位起誓终身不续弦,独自教养大儿子,也就是前几年战死沙场的凤振羽凤大将军。

        凤振羽其妻乃长信候幼女宁康郡主,夫妻二人情比金坚,恩爱非常。凤振羽战死,宁康郡主殉情,撞死在凤振羽的棺椁上,唯留一女凤昭离。

        此后爷孙两相依为命。

        凤昭离虽幼年没了父母,但疼爱她的人却不少,当今太皇太后便是第一人。

        且宁康郡主在长信候府时很是受长信候宠爱,长信老侯爷丧女之际悲痛欲绝,更是心疼他小女儿唯一的血脉。

        太皇太后有权,两个老头有势,纵的凤昭离在京都城里横行霸道,风头一时无两。

        此时一辆红顶蓝帷的马车行过御街,马车内正坐着凤年延和凤昭离。

        “皇后的册封大典与我有何关系,我才不想去。”凤昭离百无聊赖的抱怨。

        “礼数还是要足,得给皇上一个面子不是。”凤年延安慰道。

        他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凤昭离,这可是他的心头肉。眼瞧着就快十六,过些时日再找个上门孙女婿也好有人照顾她,待他百年后也好闭眼了。

        几年前凤振羽战死沙场,先皇为表其功,封了凤昭离为昭宁郡主,收其为义女,食邑千户,真是比公主也差不了多少了。

        但凤家始终就剩他爷孙两个了,凤昭离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他担心他死后在这偌大的京都城里无人护她。

        “曹雪莹那个聒噪的讨厌鬼,今日她姐姐册封,定要到我面前耀武扬威!本郡主不想看见她!”

        “你堂堂昭宁郡主,我丞相府千金,怎能躲着曹家几个土鸡瓦狗!传出去莫不是叫人笑掉大牙。”凤年延一脸严肃。

        凤昭离“噗嗤”笑出声:“爷爷你可真会说话!堂堂丞相,土鸡瓦狗这种话都能说出口!”

        当今世上,敢说太后一家是土鸡瓦狗的,大概也就只有他凤老丞相了。

        马车缓缓入了宫门。

        册封大典开始,皇后曹氏坐于一顶二十八人抬的凤辇上,自皇宫正门而入,于正殿阶前由宫人搀扶着下辇,跪在阶下听旨。

        正殿前一名身着首领太监服的公公扯着尖细的嗓音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曹氏雪容,秀毓名门,温婉淑德,秉性柔嘉,娴雅端庄。今册封为后,为天下之母仪,钦此!”

        “曹氏雪容接旨,谢皇上恩典。”

        阶下恭恭敬敬跪了一片,唯独曹雪莹侧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凤昭离,满脸得意。

        凤昭离瞥了她一眼,心中满是不屑。低声骂了一句:“切,土鸡瓦狗!”

        册封大典后,设宴于御花园中。皇后曹氏以及太后曹氏端坐在上,官眷们陆续上前献礼祝贺。

        凤昭离独自一人坐在御花园一角,身边站着贴身丫鬟小蝶。

        “小蝶,你尝尝这雪花糕!”凤昭离从桌上的碟子里拈起一块糕点递给小蝶。

        小蝶大惊,警惕的看了看周围,低声说:“小姐!这里是皇宫!”

        “皇宫怎么啦?该吃吃该喝喝。”

        “我一个丫鬟在这里吃东西,叫人看见会说咱们丞相府没规矩!”

        “有人说咱们丞相府有规矩吗?”

        小蝶:“......”

        说的也是,整个京都城都知道凤老丞相不怎么讲理,凤大小姐更是不知规矩为何物。

        “你快着点儿,举的我手都酸了!”凤昭离不耐烦的把糕点怼到小蝶脸上。

        小蝶做贼似的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无人看见后迅速接过糕点塞进嘴里。腮帮子撑得鼓鼓的,嚼了几下硬是锤着胸口给咽下去了。

        “哟,这不是昭宁郡主吗?”

        得,耀武扬威的人来了!

        曹雪莹身边跟着好几个官员家的女儿,凤昭离平日最讨厌这几个,整日里明争暗斗。谁家得了势就上赶着去巴结,谁家遭了难便要踩两脚。真真是一群土鸡瓦狗,上不得台面。

        想着这些,凤昭离又翻了个白眼将手搭在桌子上撑着下巴。

        “昭宁郡主今日好生安静啊!莫不是身子不适?若是身子不适可别强撑着,我去找我姐姐请宫中御医给你瞧瞧?”曹雪莹得意的往桌边凳子上一坐,下巴抬的老高。

        凤昭离又翻了个白眼,手依旧撑着下巴姿势都没换一下:“当了皇上的小姨子就开心成这样,我还是皇上的义妹呢!”

        “你!”

        “你可有册封没有?没有册封就还是普通官眷,见了我昭宁郡主为什么不行礼?莫不是你姐姐当了皇后,你就连先皇的册封都不当回事了?”

        “你...你...”曹雪莹气的站起来,指着凤昭离半天也没“你”出个啥来。

        “你什么你?话也说不清楚,当了皇上的小姨子还变成结巴了?”

        “有意思。”湖的另一边,绿瓦红柱的亭子里坐着个人,隔着竹帘饶有趣味的看着对岸。身着红色秀金线祥云的袍子,头戴玉冠,腰际一条黑色镶绿玉的腰封,气度非凡,俊美异常。修长的手指如白玉一般,骨节分明处正捏着一只绿玉杯。刀刻斧凿般的脸上一双狭长的凤眼,正盯着凤昭离看,薄唇略带笑意。

        都说凤昭离是京都城里最美的女子,却鲜少有人知道京都城中还有个最好看的男子。

        当今皇上的亲弟,永逸王尧烈。见过他的人甚少,从不上朝,也从不露面。

        “凤昭离,你欺人太甚!”眼瞧着身边几个女孩都在捂嘴偷笑,曹雪莹气急败坏。如今她姐姐已经贵为皇后,身份非同往日,凤昭离竟然还敢让她这般丢脸,说着便上前拉扯。

        小蝶眼见不妙,伸手挡在凤昭离跟前却被曹雪莹推翻在地。

        凤昭离一看,哪里还坐的住,起身就甩了曹雪莹一记耳光。小蝶同她一起长大,虽说是个丫鬟,却和她如姐妹一般亲近。

        “凤昭离,你...你竟敢打我?”曹雪莹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目。

        “打的就是你!本郡主早就想打你了,忍到今日,你还敢打我的丫鬟!”

        凤昭离说完又上前踹了一脚,两人扭打成一团。

        曹雪莹身边的几个女孩子连忙上前劝阻,倒也不是怕这两个受伤,只是今日这事闹开来,若不劝阻,她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一个是新后的亲妹,一个是丞相府的千金,御封的郡主,两个都不好惹。

        曹雪莹自觉受了天大的侮辱,发了疯似的扑到凤昭离身上硬是将她扑翻在地,眼见着就要掉进湖里了。

        这刚开春的时候,湖水正凉。小蝶想想便打了个冷颤,随即扑进人堆想将她家小姐拉出来。

        一时间叫喊声震天,丫鬟小姐倒了一地,御花园里的人纷纷围上来瞧热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