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杀破狼 作者:花路T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07
  •     顾念的手太好看,掐住高夏的时候指节更透出些白。

        高夏脸涨得通红,拍打顾念的力气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H大的学生要么都是从小到大的学习尖子,要么就是靠家世进来的乖乖女,谁见过这种阵仗,立时被顾念清冷的面庞上透出的冷意和侵略吓住。

        “以后别再惹我咯。”顾念松了手,看也不看滑落在地的高夏,转身往外走。

        门口围着的女生闪避着给她让了路,直到顾念离开寝室楼都没有人再开口说一句话。

        高夏捂着脖子痛苦的咳嗽,眼里泪花涌出,带出了深深的怨恨。

        夏天的日头晒得人眼晕,街道两旁行人不多,树叶纹丝不动,这样的天气最不适合反侦察。

        顾念穿着短袖长裤,明明是闷热的丝毫不透风的天气,但是她的脸上连一滴汗水都没有,还是清清爽爽的样子,简直不像是从热空气中走过来的。

        银行里中午人很多,但是顾念实在很惹眼,有人从她身边来回走了三遍,顾念垂下眼睛,透出些不耐烦的样儿。

        本来这个天气就很难筛选有效信息,这些人还给她增加难度。

        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没有暴露,顾念清除了手机上作为迷惑信息的几个红点方位,直接走到一个中年女职员面前:“我找你们经理。”

        女职员热的用文件不停扇风,身上还是有不少汗湿的黏.腻,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顾念,在发现就是个年轻女孩的时候刚想发火赶人,就看到顾念拿出了一张银纹卡。

        职员立刻收了表情,恭敬的带着顾念进了银行高层办公室。

        银纹卡,三年前市面上只发行了四张。

        这张卡代表的不仅是钱,还代表着这些钱的来历和去处绝对不能过问,也就是绝对的保密。

        H大市中心医院院长办公室。

        “滴滴——”

        电脑上传来的几声机械音炸开了几人的神经。

        白鹤轩几乎是从沙发上滚下来扑到电脑前的,他仅仅盯着电脑上闪烁的字符,眼中由不敢置信到狂喜:“三爷!他妈的.....终于来了!”

        霍祁严起身的动作停滞了接近一秒,如果不是十分熟悉他的白鹤轩,其他人根本难以察觉,但是仅仅是这一秒的失态,也足以证明了这个消息有多惊人。

        技术人员正在确定位置,地图的范围不断缩小,霍祁严仅仅盯着电脑上的红点区域,眉眼在阴影中深邃的不敢直视。

        “H城?七杀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白鹤轩惊呆了,这件事几乎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如果说有人能把H城包裹成铜墙铁壁,飞不进一只蚊子,那这人就是白鹤轩,但是现在能飞进来的这只蚊子也出现了。

        七杀。

        杀破狼国际侦探组织王牌。

        霍祁严动用所有人力物力找了他一年,直到刚刚才得到了一个出现了不足0.3秒的定位信号,还是源自于一年前他和七杀交易时支付给那人的一张银纹卡。

        一年了,七杀都没有动用过这张卡,怎么现在突然......

        如果之前他们没有这笔交易,那他还能不能查到七杀任何消息,霍祁严眼中明暗不定,这个人,太危险。

        H大。

        每个大学生的必修课就是军训,军训服就像是照妖镜,好不好看立刻原形毕露。

        顾念走过的地方总有人窃窃私语,胆子大的更是直接对她指指点点。

        顾念目不斜视的穿过她们,直接走进了最后一个隔间,她的手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响个不停,特殊的隐藏号码,来自中东。

        顾念带上耳机,压低了声音:“你最好有事。”

        “东西我找到了。”电话那头一句废话也无,低沉的声线十分好听,背景音中夹杂了枪声。

        “.......”顾念的手紧了紧,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侧脸在光下白的透明,她深吸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回答这句话,又好像不是,“墨子染你别死了。”

        墨子染笑出了声,听那边的动静像是在海面上,他的声音夹杂着潮湿的海风,自信又张狂:“你在说什么胡话。”

        洗手间里围了几个女生,看到顾念出来立刻都噤了声,故作无事的看向四周。

        顾念洗了手,毫不在意的从她们身旁路过。

        女生们又围在了一起。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私生女,以前以为都是编故事。”

        “她赖在夏夏家里不走,还恩将仇报破坏夏夏的家庭,这是心理扭曲吧。”

        “长得这么不正经,应该是遗传了她那个妈。”

        军训场上,五百米障碍赛跑道铺了半个操场,烈日下地面都烫了不止一个度。文学院方队排在第三个测试,学生们都坐在原地整修。

        今天来帮忙统计测试的是校级学生会,高夏和几个女生坐在第一排,套头就能看到对面正在统计成绩的学生会会长云司深。

        “云学长好帅。”高夏捂着脸声音娇羞,盯着云司深眼睛一眨不眨,

        “是很帅,但是别想了,他只喜欢唐昕学姐。”

        陈曦羡慕的看向跑道上的女生,大一新生都在军训,穿的是宽松的军装和迷彩鞋,再好的身材都显不出来,但是校花唐昕穿着蓝色短裙,整个人恬静高雅,配合着云司深统计成绩,时而温柔细语的说着什么,在整个训练场上耀眼的不行。

        在去年的校花校草评选中,医学院的唐昕和云司深高票领先,成功从院系的金童玉女升级为H大官配,两人家世好,又同是医学院学霸级人物,让医学院出了不少风头。

        “三分五十秒!”云司深掐断了秒表,面无表情的喊道,“下一个。”

        下面的学生立刻交头接耳起来:“男生都要将近四分钟,我们怎么办啊?”

        高夏提出不满:“难道我们女生不应该有优待吗?”

        她的话音刚落,立刻传来一片附和声。

        “顾念,你不紧张吗?我快呼吸不过来了。”梁小冰抱着顾念的胳膊,不管顾念抽出手多少次她都会再次攀上。

        顾念扯了扯领口,真的好热。

        她们两个坐在队伍的最外侧,因为顾念的传闻,周围的人都自觉避开了三尺远。

        梁小冰是唯一一个愿意接近顾念的,她也自然的成为了顾念的同桌,但是大多数时候顾念都很想对梁小冰说:“聒噪。”

        一阵尖叫声传来,顾念懒懒的掀了眼皮看过去,云司深正在热身,短袖运动装露出了流畅的肌肉线条,沉稳的面容惹得那些小女生春心萌动。

        唐昕掐着秒表,风吹过她的鬓发,整个人温柔恬静,她笑着看向云司深,柔柔的喊了一声:“开始!”

        云司深像是一只猎豹一般冲了出去,敏捷的跨越障碍物,匍匐在沙地上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阻碍,仿佛跟刚才的那些男生进行的不是同一个项目。

        云司深是在军院长大的,虽然没有继承祖辈的意志去当兵,但是他也绝不允许自己的体能输给任何人,所以在H大,云司深就是能文能武的代表,他去年创下的记录是两分十秒,只比专业的军官差五秒。

        “两分六秒!”唐昕掐住了秒表,惊喜的看向云司深,“太厉害了,比去年还快了四秒!”

        云司深听到唐昕的话时微微一笑,整个人柔和下来。

        梁小冰激动的摇着顾念:“太厉害了太厉害了,你看到了吗?云学长只有在对着唐昕学姐的时候才这么温柔!”

        顾念偏了头,想离梁小冰远一点,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些女生说自己体能弱却能一直喊个不停。

        教官是个娃娃脸的男孩,跟他们的年纪其实差不了太多,他像是被云司深的成绩激起了兴趣,也跟着热血沸腾起来。

        娃娃脸教官吹着口哨朝下面大声喊道:“你们都看到了,我们连队最好的成绩才是两分五秒,现在有人做到了,就证明不是不可能!你们谁想上来挑战他!”

        大家面面相觑,这成绩谁敢挑战。

        安静中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顾念可以!”

        顾念不用看就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她坐着没动,全然的事不关己的样儿。

        高夏盯着顾念,嘴角勾出挑衅的笑,手上示意身边的女生,带头大声喊了起来:“顾念上!”

        其他的女生也立刻跟着喊道:“顾念上!顾念上!”

        男生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心里也存着点热血,于是跟着起哄,啥时间整个操场的焦点全部聚在那个单手撑地懒懒坐着的女孩身上。

        操场一侧,一个清隽修长的身影听到声音后停下,白鹤轩没注意差点撞上去:“哎你干嘛?”

        霍祁严穿着黑色的衬衣,在这样的炎热天气中也丝毫不见闷热,他单手插在口袋,目光如炬,牢牢的锁在了被围在人群中的那个人。

        顾念在震天的起哄声中,抬起白皙的手指,压低了帽檐,半张小脸露了出来,干净透明,微微抬起的下颌线却勾出了傲气。

        她举起手,在众人的是视线中,做了个往下压的动作:“闭嘴,吵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