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凤啼长安-> 第173章 意外得证据
第173章 意外得证据 作者:楚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圣上叫人拿出来的《捣练图》,这分明就是刘秀才的赝品。画上侍女的耳根处,并没有郑颢说的,张萱做防伪记号的“朱晕”。

        “父亲,这幅图是何人所献?”李萱儿漫不经心的问道。

        圣上转脸问:“王归长,张萱的《捣练图》可是你替朕接下来的,是门下省傅永怀所献吗?”

        “正是。”王归长恭顺垂首答到。

        李萱儿伸到袖子里的手停了下来:王归长接的图?那就再等等。

        不过,就算是傅永怀送了一张赝品给父亲,那也用不着杀人灭口啊,最多说明自己也是眼拙没

        这个问题也在郑颢心里成了谜。傅子厚的迷之行为,背后还有什么秘密?

        “我们还得去一趟刘秀才那个铺子。今天白天人多,没进去,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线索。杀人放火,不可能就是抢了人家妹妹、送了一副假画这么简单。”

        阿哲忙说:“要去晚上去,我回来之前过去找您,看见房东已经到了,里外湿漉漉的,他正骂骂咧咧的把院门锁起来。”

        天黑之后,主仆三人一身夜行衣,去了刘秀才家那条巷子。

        阿哲先进了院子,很快听到里面一声猫叫,郑颢二人也翻墙进了院子。这院子很小,除了一个水缸什么也没有。

        房门大开着,实际上也没法锁,大门已经烧坏了,他们进了门,阿砚掏出火折子和蜡烛点燃,屋里顿时亮了起来。

        过火的焦味还在,屋里烧得黑乎乎的,似乎看不到什么完好无损的东西。

        郑颢走到他的书桌前,这张书桌特别大,其实就是两张茶几架上一块大木板,这是他的画台。

        这里是重灾区,火就是从这里先燃起来的。

        木板已经烧成了炭,从中间塌了下去,更别说纸张类的东西,早就灰飞烟灭。灰烬之中倒是找到不少装颜料的坛坛罐罐。

        “郎君,刘秀才不就是会画画,会写字,还能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阿哲蹲在地上一顿翻,手上脸上都已经黑乎乎的。

        郑颢小声笑道:“那你给我一个必须杀人的理由。一个官宦子弟,自己还是个参军,至于怕一位十几岁的公主吗?”

        “郎君!您看,我找到这个。”阿砚拿着个铁皮匣子过来。

        里面的东西他们也不陌生,郎君也有这样的工具:刻刀、印泥、骨签、磨石......

        郑颢拿起铁匣子里的一块长方体的白玉,看了看底部,显然是原来刻了印信,但又被磨掉,只有右下角留下了一角。

        他在铁匣中沾了朱泥,在匣子底部垫着的纸上轻轻一按,出来了一点弯弯曲曲的线条,他心中一惊:

        这可以拼成九叠文的“玺”字!

        什么字民间都有可能,唯独“皇帝”“天子”“圣人”,还有这个“玺”字,不能随意刻。

        “把匣子带走。傅子厚不是怕公主发现他献了赝品,他是怕人知道他们要造反!”

        三人刚要走,外面院子有了响动。

        阿哲忙吹熄蜡烛。

        这间小屋只有南面有门窗,现在都关着,屋里烧得七七八八,没有什么藏身之处,三人只好跳到梁上,随机应变。

        那扇破门被推开,接着外面微弱的光线,郑颢看清进来的两个人,也是做蒙面打扮。

        他们进屋关了门,燃起了蜡烛。也像他们一样四处乱翻,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傅兄,我都说不会有什么证据,你偏不放心,还要亲自来一趟。”

        “不说话你会死啊!”

        那个傅兄甩了一下手里黑乎乎的湿灰,低声说到:“明天找家主把这间房子买下来,拆了它!”

        说着,他举起蜡烛上下照了照,郑颢他们屏住气息,阿哲手里握着剑柄,随时准备跳下去。

        还好墙壁都被熏黑了,他们又穿着黑色的衣服,下面的两人都没注意到他们,吹熄了蜡烛,原样掩了破门出去。

        等听到外面完全没了声音,三人才从梁上跳下来。借着夜色,悄悄回了崔府。

        “怎么样?没碰到麻烦吧?有没有收获?”崔瑾昀见郑颢进来,忙放下手里的书,起身迎了上去。

        有时郑颢喝多了酒,会在这间书房留宿,内室有张很大的坐榻,坐着看书品茶,榻桌搬开,躺下就是床。

        崔瑾昀也喜欢这里,郑颢在的时候,两人躺在榻上,通宵聊天,也是常有的事。

        郑颢刚把铁匣子放下,就听到门外有个女声说:“阿巴,我帮你。”

        “阿巴阿巴!”

        郑颢眉头一皱,闪身躲到内室的隔帘后面。他刚藏好,雪鸢端着茶盘走了进来。

        “公子,您的茶。”雪鸢笑着说:“今天怎么没看见郑博士过来?我还等着去看十五呢,回去也好向姐姐显摆显摆。”

        “他不一定回过来,你还是先回去,下次和你姐姐一起过来看。”崔瑾昀眼睛看着手里的书,连个睁眼也没朝她看。

        雪鸢满眼失望,不过很快又说:“都等到这个时候了,我就再等等......”

        她退出书房,两手使劲绞着手臂上挂着的帔子:今天这个出门的机会来之不易,为了这事,她都跟姐姐翻脸了,不能这么轻易回去。

        雪鸢走后,崔瑾昀过去关了房门,走到内室。见郑颢正脱夜行服,换上柜子里的常服。他笑道: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见个女人都怕?”

        郑颢一边穿衣服,一边嗤笑道:“你别看她十四五岁的样子人畜无害,她毕竟是被牛党害得家破人亡的孤女,提防着一些好。”

        “正是因为大家都出自相府,我才可怜她们姐妹。本来她姐姐说都不来,不知怎的,她自己跳上马车,非要跟过来。”

        崔瑾昀也不是天天见到她们,不过,最近这两姐妹的态度都有些怪怪的,他也没去细想。

        雪晴与他相识在先,两人一起斗过南五台的狼群,他对她有了些许好感,至于雪鸢,大概是觉得她身世可怜,再加上知道她是雪晴的堂妹,自然待她也和善些。

        郑颢是听萱儿说过雪晴前世的恩怨,以此证明,她也活过了前世死去的时间。这个雪鸢是今生才出现的,但萱儿对她没什么好感:

        “你听我的准备没错,女人的感觉很灵的。”

        “那你感觉一下,我们这辈子什么时候可以在一起?”

        郑颢仰面躺在草地上,用一片很大的梧桐叶遮挡着眼睛,这才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萱儿正趴在草地上,胳膊肘支起半个上身,两条小腿翘起来左右晃着。

        听到这话,她抓起一把草,扔在他脸上,跳起来就往外走:

        “等你有勇气再去求我父亲指婚的时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