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和亲公主回来了-> 第五十四回 逛青楼(五)
第五十四回 逛青楼(五) 作者:三月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一更)

        李灵幽从惜文弄月口中得知,戏台上的白袍男子是从南风馆请来的公子,花名叫作柳风,想必是因为有悦竹墨书前车之鉴,这位柳风公子长得并不像荣清辉。

        李灵幽耐着性子听他唱完一段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戏词,眼见照在柳风公子和海棠姑娘身上的光束熄灭,还以为这出百戏到此为止了,但等了半晌不见灯亮,大厅里的客人们也没多大动静,只是窃窃私语,于是疑惑道:

        “怎么后面还有吗?”

        惜文略显兴奋地回答:“还有最后一段,讲的是公主和她当年那位未婚夫……”

        她话没说完,就被弄月打断:“你别说出来呀,让公子自己

        李灵幽不置可否,她其实猜得到后面讲的什么,无非是公主和亲归来,和她之前的未婚夫再续前缘,不然怎么会有她要改嫁给荣清辉的流言传出来呢。

        一阵欢快的鼓乐声响起来,戏台四周亮起了明灯,海棠姑娘和柳风公子都不见踪影,一群舞姬在上面载歌载舞,拍打着腰鼓,齐声唱道:

        “今夕何夕兮,鸾凤和鸣。今日何日兮,公主乃归。心几烦而不绝兮,落花有意问流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

        连唱三遍过后,舞姬纷纷退下,从戏台东侧西侧分别走上一人,正是一身红装的海棠姑娘,和一身白袍的柳风公子,两人伴着鼓乐声,一步步走向彼此,两两相望,含情脉脉。

        海棠姑娘唱道:“落花有意问流水。”

        柳风公子接道:“心悦卿兮卿不知。”

        李灵幽被这两句唱词恶心地不轻,扭过头眼不见为净,刚巧殷郁也看不下去,绷着脸侧过身,两人目光撞到一处,微微一怔,又听台上男女唱了一遍。

        “落花有意问流水。”

        “心悦卿兮卿不知。”

        李灵幽心弦一动,若无其事地挪开了目光,殷郁不自在地低下头。

        这时,戏台上又有了新的动静,红衣女子快走几步,想要扑进白袍男子怀中,却又止步不前,原地踟蹰,白袍男子伸出双手,想要拉住红衣女子,却又有所顾忌,默默摇头。

        欢快的鼓乐声戛然而止。

        李灵幽听到大厅里的客人们骚动起来,惜文“咦”了一声,小声同弄月道:“这里怎么不一样了?”

        李灵幽问:“哪里不一样?原先不是这么演的吗?”

        惜文弄月摇头,面有疑惑:“原先到这里,公主和情郎就该执手相看,重归就好了,难道是改了戏吗?”

        李灵幽觉出异样,盯着台上,只见那红衣女子转过身背对着白袍男子,语气幽怨地开口念白道:

        “十四年前,我出嫁之前,写过一封信给他。”

        李灵幽目光一凝,不自觉地攥紧了酒杯。

        隔壁雅座,荣清辉听到这句话,惊得瞪直了眼睛,就听那白袍男子也转身背对着红衣女子,语气苦涩地念白道:

        “十四年前,她出嫁之前,写过一封信给我。”

        李灵幽微微手抖,眼中光影模糊,台上的一男一女,一个变成了十六岁的她,一个变成了二十岁的他。

        红衣女子:“我在信上问他,愿不愿意带我远走高飞,我今夜会在公主府等他。”

        白袍男子:“我在信上看到,她想让我带她离开这里,她害怕和亲,想与我私奔。”

        台下陡然响起一片哗然声,显然是客人们都是头一回看到这一段念白,他们兴奋地交头接耳,公主和亲之前竟然写过信给情郎,恳求他带她私奔,这件事要是真的,那可是天大的丑闻!

        殷郁脑袋嗡嗡作响,明知道这是戏说当不得真,可还是忍不住假想,因为十四年前,公主的的确确是在和亲之前,出宫住过一夜,也只有那一夜,他记得清清楚楚!

        那一夜,他……

        红衣女子:“我等了一夜,他未来。”

        白袍男子:“我想了一夜,我未去。”

        殷郁面无血色,想起那一夜,他去了公主府,跪在公主面前,恳求她救他一家老小,那时的他还不知道,她被选定去和亲的事。

        那一夜过后,公主就回了宫,次日,她就登上城门楼,在羌国大军阵前,跳了那支飞仙舞。

        这些年来,他一直以为,公主当年是自愿去和亲的,不管他有没有去求过她,这件事都无法改变,他竟没有想过她是被逼无奈,没有想过她试图逃走。

        如果她真的写过那封信,那她之所以决定去和亲,究竟是因为那一夜荣清辉没去,还是因为那一夜,他无耻的恳求?

        他和荣清辉,究竟是谁害公主受了这十四年的苦?

        殷郁缓缓抬头,看向长榻上的李灵幽,只见她望着戏台,眼神迷蒙,一副魂不守舍地样子,不知又想起了什么往事。

        殷郁很想问问她,到底有没有那封信,但他张了几次嘴,就是开不了口。

        隔壁雅座,贺子戚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都用猎奇的目光瞅着荣清辉,别人不敢问,贺子戚却没什么不敢的。

        “妹夫,永思公主真的写过信给你,求你带她私奔吗?”

        荣清辉面无表情,冷声道:“没有。”

        贺子戚不信:“你还想骗我,要是没有这回事,群芳楼能排这出戏吗?”

        荣清辉忍无可忍,怒声拍案道:“我都说了没有!”

        一群人都被吓得不敢吱声,也不敢再看他,贺子戚面子挂不住,不好冲荣清辉发火,猛地站起来,抓起面前的酒壶,狠狠砸向戏台。

        那酒壶在空中挥洒出一道水线,最终落在海棠姑娘身后,溅了她一裙子,惊得她花容失色,柳风公子快步上前,将她护在身后。

        大厅里的客人纷纷嚷嚷起来:“谁啊,谁丢的东西!”

        贺子戚大步上前,走到台下光亮处,抻着脖子两手抱臂,语气不善:“是我丢的,怎么了!”

        贺子戚时常在烟花柳巷出没,群芳楼的客人们少有人不认得他是泾阳候世子,自知惹不起,都哑了声。

        李灵幽被贺子戚这一闹回了神,扭头就见殷郁正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她,那双含蓄而内敛的丹凤眼里,写满了未知的恐惧。

        “无望,你怎么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