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医妃马甲又掉了-> 第147章 奥斯卡奖杯舍我其谁?
第147章 奥斯卡奖杯舍我其谁? 作者:泡泡糖刨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南宫璃冷眼旁观。

        就静静地站在旁边

        当林曼娘转身行礼欲道别时,南宫璃脸上笑意瞬间浮现,好像方才阴沉着脸的另有其人。

        “等等,之前观内流传的事情是真的么?”

        跨步上前堵住林曼娘急着出门的路,语调拿不准主意。

        被这么一问的林曼娘,先是愣了半秒,笑道,“有奸人背后造谣生事,推波助澜,九王妃千万别被那些妖言惑众的话迷了眼,奴婢对侯爷夫人从无二心。”

        论心理素质,林曼娘这种程度绝对放在间谍斗争中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一气呵成,面部表情自然,连诧异的眼神都被其他情绪迅速掩盖。

        完全看不出有丝毫撒谎的痕迹。

        要不是提前知道这货里子是个什么东西,说不准南宫璃也会被她糊弄过去!

        “是么?想要毁了一名身家清白的女子再简单不过,只要说她不干净就足以踹她跌落万丈深渊。现如今看来已经有人盯上了你,这怎么办?婉儿又有了身孕,而你身陷囹吾,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宁远侯府处在舆论漩涡当中啊。”

        言之深切,南宫璃满脸愁容。

        让别人见了还真以为她发自肺腑的设身处地为被“诬陷”了的林曼娘着想。

        想起舆论这事林曼娘都恨不得堵上那些人的嘴,杀干净了事!

        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听到南宫璃的话,陷入沉思,她怎么可能不心焦,光是思虑该怎么堵住悠悠众口,就得费不少心力。

        “唉,话说回来林姨娘也别太过忧心,婉儿还得靠你撑着呢,你可不能倒下。”南宫璃走近林曼娘的身边轻声安抚道。

        此时的林曼娘微微颔首,仓促道了声别,赶紧出了门。

        然,找了半天也没见来时带着的人,更别提知道马车在哪拴着。

        “这个小贱人,待这番风波过了,看我不收拾她!”

        心中怒骂枫叶不下千万遍,林曼娘仍是不解气。

        独自站在玉清观门口徘徊,却也没见一辆熟悉的马车肯载她一乘。

        干着急也无济于事。

        本来玉清观门口都是些进进出出的信徒,很少有人停留,林曼娘颇有几分姿色,进去的人都忍不住多瞧两眼。

        然,出来的人早就听说宁远侯府的妾室做出的丑事。

        其中不认识林曼娘的人,路过时还窃窃私语谈论,嗤笑讥讽。

        多少知道点林曼娘的人,认出来回踱步,不停东张西望的女人身份,心中甚是鄙夷,下意识远离骚狐狸,珍爱生命。

        因情急之下正恼怒无车可搭的林曼娘,还没注意到周围人偷偷对她指指点点,一门心思探头找着贴身嬷嬷。

        她不知道的是,连往日心腹的人现在正带着人往曹家屯方向解救被关押着的几人回京。

        “咦,林姨娘?你怎么还在这?”远远就看到熟悉的背影,南宫璃走上前问道。

        其实造成这局面的始作俑者就是正满脸不解询问的某女。

        “来时带的丫鬟婆子都不知道去了哪,许是听说着火不见奴婢,便回京去寻了。”

        林曼娘听出来九王妃的言语间透露的讯息。

        看来九王妃对前不久的事只是道听途说,要是能从她这里入手,或许事情能有转机。

        她可没忘记原来还是相府嫡长女的南宫璃在京中有个外号:耳报神。

        什么辛秘话到了南宫璃的耳朵里,这丫的藏不住事,非得找个人一吐为快才妙。

        久而久之,惹了不少仇家见了面分外眼红,而不知祸事因她而起的原主还乐呵呵的看两对家斗来斗去。

        只要南宫璃肯把她说的话在不同的场合找机会传播出去,那今日之事岂不是不攻自破?

        林曼娘快速盘算着,随即看向南宫璃的眼神更加热切恭维。

        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达到目的,林曼娘从来不计较得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南宫璃心知肚明这货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始终装傻充愣地样子,反倒令林曼娘很受用。

        不出意外地林曼娘坐上了南宫璃回京的马车,很是热络的跟南宫璃聊着天。

        “王妃,夫人如今身子骨差,还怀有身孕,今日听到的不实传闻还请王妃别告诉其他人,不然恐怕夫人受不住。”

        “真不知道究竟是谁暗中设计陷害于我,对了,王妃,您看到奴婢的时候,奴婢的样子是不是不堪入目?”

        说到此处,林曼娘委屈得不行,擦拭着眼泪,实则是在试探性的询问。

        前一秒忽然想起昏死前她身上仅仅只有一块遮羞布!

        原本还对“一无所知”的九王妃心存侥幸,此刻她好不容易落下的心又再次悬到嗓子眼。

        仔细回想起醒来的时候,她身上是穿着中衣,难道已经有人帮她穿衣?!

        那岂不是......

        “当时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这个样子,只穿着中衣,但身边空无一人。要论起不堪,那些人绘声绘色传你的那些谣言才是不堪。”

        南宫璃丝毫不加掩饰地将准备好的话本搬上来,懵懂无知地回道,话尾还义愤填膺地样子像是要为林曼娘鸣不平。

        落在林曼娘眼里也察觉不出任何疑点,内心甚至还沾沾自喜:果然不是一般的蠢!

        随后林曼娘一路上都是在诉苦告状,把所有的罪责寥寥几句就巧妙的推到姘头和丫鬟枫叶身上,还担心跟来的嬷嬷是不是被枫叶杀了好灭口。

        饶是多有耳闻皇宫深宅大院里杂七杂八,见不得人的腌臜事,榴莲都忍不住心里直佩服林曼娘这通天的演技本领。

        但明显更胜一筹的还是王妃喽,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说的就是代表正义一方的王妃!

        “真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鲜为人知的事,别怕!日后有本王妃给你撑腰,谁也欺负不到你头上来!”

        南宫璃极有男友力的一把将哭得跟泪人似的林曼娘搂在怀里忿忿道。

        “奴婢受再多的流言蜚语都没关系,就是......就是害怕损伤了宁远侯府的清誉,更担心有人图谋不轨,故意将虚假的消息透露给不明来龙去脉的夫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