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71章 成三他有福气
071章 成三他有福气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娇娇端着碗刚进了院子,就听得院外传来一阵嘈杂声,隐约夹杂着一些喝骂,娇娇听着这动静一颗心顿时抽紧了,她连忙放下碗,透过院门的缝隙,就见外面来了好几个衙役,都是一脸蛮横的样子,体面手中拿着一幅画像,只像周遭的村民盘问着有无见过那画像上的人,娇娇的眼睛落在那画像上,赫然

        娇娇手足冰凉,只连忙将院门掩好,她匆匆回到后屋,就见邱定安已是起来了,显然也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娇娇来不及和他解释,只搀住了他的胳膊,带着他向着柴房走去,让他躲在了柴垛后,而后将那些柴禾掩住他的身子,刚做好这些,就听见院外已是响起了敲门声,震天的响。

        娇娇向着邱定安看去,就见他也在看着她,他的目光仍是沉稳的,只低低和她说了两个字:“别慌。”

        娇娇点了点头,定了定神,去将院门打开。

        门外站着好几个衙役,本都是趾高气扬,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待看见院门打开,露出一个俏生生,娇怯怯,肤白水秀的小媳妇后,那几个衙役倒都是眼睛一亮,其中一个衙役打量着娇娇一眼,将手中的画像露在了娇娇面前,问道:“小娘子,这画上的人你见过没?”

        娇娇看了那画像一眼,与他们摇了摇头。

        那些衙役见状倒是丝毫不曾起疑,他们得到消息,只道那造反的头子近日曾出现在这附近,便是奉命挨村搜查,眼前瞧着娇娇年纪又小,又是乖乖怯怯的,哪儿能将这般可人的小媳妇与那造反头子联系到一块去,见她摇头,当先那个衙役便是收了画像要走,其他几个衙役却是拦住了他,其中一个衙役一脸嬉笑的与娇娇开口道:“小娘子,咱们哥几个忙了一天了,眼下口渴的紧,劳驾你给咱们倒些水喝。”

        那个衙役说着,便是与其他几个衙役一道大刺刺的进了院子,娇娇的心砰砰跳着,面上却不敢表现出什么,眼睛也不敢往柴房的方向看去,只生怕被这些讶异看出来端倪,她稳着心神,只去了灶房倒了几碗水,送在了那些衙役面前。

        邱定安仍是躲在柴房中,透过柴禾的缝隙倒是能将院子里的情形看的清楚,看着那几个衙役,邱定安心里一沉,心知这几个衙役见娇娇貌美,怕不会即刻就走。

        那几个衙役从娇娇手中接过了碗,方才那一脸嬉笑的衙役甚至还趁机摸了摸娇娇的手背,娇娇吓了一跳,只慌忙向后退了两步,看着她这般花容失色的样子,那几个衙役便都是哈哈大笑起来,唯有当先拿着画像的衙役不曾与这几人嬉笑,他也不曾去喝水,只打量着眼前这座农家小院,见院子四下里打扫的都是十分干净,只信步在院子里转悠了起来,眼见着便要向着柴房的方向走去。

        邱定安看着那衙役的步子,已是悄悄取出了怀中的匕首,娇娇看着那衙役的背影,一颗心只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似的,她端起了一碗水,上前拽了拽那衙役的袖子,那衙役回过头来,就见娇娇将水送到了他面前,一双翦水秋瞳中蕴着殷切之色,那衙役的心神被娇娇引了过去,终是停下了步子。

        几个衙役一直在李家的院子里逗留了小半个时辰,见娇娇不会说话,便是故意逗弄着她,在言语间也多有轻薄之意,娇娇只忍着泪水,小心翼翼的为他们添茶送水,闹了一会儿后,那几个衙役才终于离开了,等娇娇关上院门,才发觉自己手心全是冷汗,一颗心砰砰跳着,浑身都好像要虚脱了似的,她顾不上歇息,只匆忙去了柴房,将柴禾拨开,将邱定安扶了出来。

        邱定安看着娇娇微红的眼睛,想起方才那些衙役的言语轻薄,邱定安心中不忍,只低声说了句;“难为你了。”

        娇娇摇了摇头,扶着他在椅子上坐下。

        邱定安歇息片刻,只站起了身子与娇娇道:“我不能再继续待下去,省的连累你们。”

        娇娇一怔,见他立刻要走的样子,只连忙和他打着手势,要他等丈夫回来。

        “你想让我等成三兄弟回来再做打算?”邱定安看懂了她的意思,出声问道。

        娇娇点头。

        “不用了,我在多待一刻,你们就多一刻的风险,”邱定安看着娇娇的眼睛,取出了一枚令牌,递在了娇娇面前,“告诉成三兄弟,若你们今后遇上困难,大可去沂州找我,此番相救之恩邱某永生不忘。”

        娇娇接过那令牌,见上面只刻着一个大写的“邱”字,其余再无任何纹饰,她有些茫然的向着邱定安看去,就见邱定安也在看着自己,他的眸心是温和的,与自己温声道了句:“娇娇,你是个好姑娘,成三他有福气。”

        娇娇看着他的眼睛,只觉得有些手足无措,她想留下他,只生怕他这般出去会被人家认出来,或遇上那些衙役,邱定安明白她的心思,只与她微微一笑,说:“你放心。”

        说完这一句,邱定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从后门离开了李家的院子。

        娇娇站在那儿,看着邱定安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她仍是握着那枚令牌,心里只浮起几分不忍来,虽然邱定安留在家里时她一心盼着他赶紧离开,可眼下人家真的走了,娇娇反而有些歉疚起来,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人家。

        邱定安离开后不过一个时辰,李成达便是回来了,刚卸下身上的柴禾,李成达就见娇娇向着自己走了过来,将一枚令牌递在了他面前,告诉他邱定安已经离开了。

        李成达看了那令牌一眼,与妻子嘱咐道:“这令牌咱们好好收着,不能给别人看见。”

        娇娇晓得轻重,只点了点头,李成达看着妻子有些苍白的小脸,晓得她这几日因为邱定安的事一直担心受怕不说,还要精心照顾着邱定安的伤势,李成达抱住她的腰,抚上她的发丝,与她低声道了句:“好了娇娇,没事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