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65章 就被你给糟蹋了
065章 就被你给糟蹋了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李成达这次回来,一面安安心心地在家里陪着媳妇,一面也在村子里打听起了田地的事,没过几天事情便有了眉目,同村有户老两口年纪大了,这两年对地里的活儿已经是力不从心,儿子又进了城干起了小买卖,不愿再回乡务农,家里的田地这几年都是租给了别人种,换几袋粮食,老两口一商议,便想着将家里的这几亩地盘出去,换了银子好进城投靠儿子,庄户人家对田地有着感情,老两口倒不愿随随便便就将田地出手,只想着将家里的几亩田盘给一个可靠的人,听得李成达想置地,老两口便主动找上了门,一户诚心想卖,一户诚心想买,事情格外的顺利,老夫妻两的那几亩田地也算得上良田,四亩地,一共十二两银子,李成达请来了里正与乡亲们,老两口则是取出了田契,同村的秀才帮着写好了买卖文书,李成达将老爹扶在椅子上坐下,将那纸文书递在了老爹面前,让老爹在文书上按下了手印。

        李老爹捧着那田契,只激动的老泪纵横,不住的用袖子擦泪,他这盼了这么多年,家里总算是有了地,到底是庄户人家,总要有地心里才踏实。

        娇娇偎在丈夫身边,心里也是十分高兴的,见公公掉眼泪,娇娇明白老人家的心情,只取出了帕子,为公公拭去了眼泪。

        “好孩子。”李老爹哽咽道:“我这心头啊高兴,咱们家有了田地,以后就能安安生生的过日子。”

        “李老爹,您这好日子可都在后头,儿子孝顺,儿媳妇贤惠,家里又有了地,等明年再抱个孙子,您这福气在咱村里还不是头一份的!”旁边有街坊们打趣。

        “可不是,李老爹,您就等着享福吧!”大伙儿都是笑道。

        李老爹只连连答应着,向着街坊们拱了拱手,心里只觉得暖烘烘的,

        置办了田地后,李成达又是去村头的小酒馆里打了几斤酒,又割了好几块肉,请几个兄弟和乡邻们吃了顿饭,大家热热闹闹的,一直闹到天黑,才纷纷从李成达家离去。

        李老爹今天高兴,自然也是喝高了些,李成达安顿着老爹歇下,去了灶房,就见娇娇正收拾着碗筷,李成达见状,只上前从身后环住了娇娇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怀里。

        “娇娇,今天累坏你了。”因着要请街坊们吃饭,娇娇这一天几乎都在灶房里忙碌着,李成达心里十分怜惜,只将那些碗筷从她手中接过,放在了灶台上,温声道了句:“先放着,一会儿我来收拾。”

        娇娇心里一甜,一双眼睛只亮晶晶的,和丈夫打着手势,“不辛苦,我心里高兴。”

        看着她唇角的笑容,李成达眸心浮起一阵缱绻之色,只俯身在她的额角处印上一吻。

        “明天咱们去城里一趟,把银子给振秋还过去。”李成达仍是环着她的腰,和她开口道。

        “我也去吗?”娇娇打着手势。

        “当然,咱们这次还了银子,再给你买匹布,做两身新衣裳。”李成达今晚也喝了不少的酒,眼底蕴着两分醉意,可在那醉意中更多的却是浓情。

        “我的衣裳够穿了,还是给你扯点布,做两件夏衣。”

        “我要穿什么,你穿的漂亮,我才有面子。”李成达笑了,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

        娇娇也是笑了,将身子向着李成达依偎了过去,如李成达所说,忙了一天,她的确是累了,此时靠着丈夫,感受着他的大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后背,那些疲倦便也好似被他抚走了一般,说不出的舒适。

        天色刚亮,两人便是起来了。

        李成达和老爹打了声招呼,娇娇为公公留好了饭菜,小夫妻两带上银子,一道进城去了。

        半道上,李成达寻了辆驴车,给了赶车人几文钱,将娇娇抱了上去,自己则是跟在一旁,娇娇心疼他,想让他一道上来,李成达却是一笑道;“这点路算什么。”

        比起跑单帮时走的那些山路,眼下这点路实在是入不得李成达的眼,这般走了一路,李成达的气息仍是稳的,到了城门口,李成达将娇娇抱了下来,谢过那赶车人,终是赶在晌午前进了城。

        娇娇已是有许久没有进过城了,李成达只十分耐心的陪着她一路逛着,买了些针头线脑,绣花样子之类的小玩意,而后两人又是去吃了点儿东西,等过了午饭时辰,李成达才带着娇娇去了袁振秋的铺子,省的还要麻烦人家,让人家招待的。

        去的时候,李成达也不曾空手,只给袁振秋买了好些吃的用的,大人孩子的都有,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在李成达成婚时,袁振秋一借便是十五两银子,李成达心里记着这份情,两人虽是兄弟般的交情,可也不能白用人家这么久的银子,李成达买了这么些的东西,便是表达了自己的感激。

        袁振秋看见两人,自然是十分高兴,连声道李成达不够义气,来之前也不找人带句话,好让他提前准备些云云,李成达和他说了几句话,便是将怀中的银子取了出来,交在了袁振秋手上,袁振秋一震,只锤了李成达一拳头,骂道:“你小子,除了借银子还银子,你就没事找我是不是?”

        李成达便是笑了,拍了拍袁振秋的肩,“咱们什么交情,你这铺子里也时常要周转,耽搁了这么久,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我都听说了,你前阵子去跑单帮,我一直想跟你说,可寻不到机会,成三,你若为了还我银子豁出命去,这不是存心和兄弟生分?”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谁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媳妇。”李成达勾住了袁振秋的肩膀,向着娇娇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将自己置了田地的事说了。

        袁振秋的目光也是向着娇娇看去,看着娇娇肤色水嫩,眉眼妍丽温柔,只感叹道:“可真有你的,这么漂亮的小媳妇就被你给糟蹋了。”

        李成达听着倒也不生气,眉目间反而有两分得意之色,两人说了一会儿的话,就见几个官兵模样的人在街上贴了张告示,周围的百姓们便都是围了过去,李成达瞧着只随口问了句:“那是出什么事了?”

        袁振秋也是不以为意的语气,开口道:“还不是丰州那边的农民军,被朝廷打败了,他们那个头儿,好像是姓邱,说是在部下的掩护下逃走了,朝廷四处张贴告示,说谁要能抓住他,重重有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