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57章 让她给他生个宝宝
057章 让她给他生个宝宝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07
  •     听着胡春生的话,娇娇有些惊愕,可很快,她便是打着手势告诉了胡春生:“不,徐大姐不是这样的人。”

        胡春生见状,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道:“得,小嫂子,她要有啥欺负你的,你可要和兄弟们说。”

        娇娇晓得他是好心,只微笑着点了点头,胡春生伸着脑袋往院子里看了一眼,又是说了句:“家里还有水不?有需要帮衬的,你说话,和兄弟打个招呼。”

        娇娇又是点了点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打着手势让胡春生等一等,自己则是从里屋取出来两双虎头鞋来,那是给胡春生的小儿子缝的,自从李成达离家后,胡春生时常帮着家里挑水,娇娇心里十分感激,便为他的儿子缝了这两双鞋,胡春生接过后也是十分高兴,连连赞道:“还是小嫂子手巧,我这就拿回去,给我家虎子穿上。”

        待胡春生离开后,娇娇又一次关上了院门,她的目光不经意的看向了自己的小腹,什么时候,她能给自己的孩子做一双虎头鞋呢?一想着自己和李成达的孩子,娇娇的心就会变得很软,她只盼着李成达能快些回来,让她给他生个宝宝,他们一家人待在一起,远比那些银子更重要啊。

        李成达一行人已经赶到了丰州附近。

        因着打仗的缘故,丰州已是粮价疯涨,李成达等人押送的那一批粮食可谓是十分紧俏,未过多久便被哄抢一空,数着白花花的银子,齐威简直是乐得合不拢嘴,当下便是分起了账,他倒也不曾含糊,只按着动身前说好的银子给了李成达,二十两银子,一分不少。

        李成达看着那二十两银子,说句实在话,他长这样大还从不曾见过如此多的银子,这一趟虽然十分辛苦,甚至在余家坳时还曾遇见过山贼,若不是他们反应的快,当真是说不准连命都送了,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李成达觉得古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想起当时的情形,他一心只想着避开那些山贼,直到后来才觉得后怕,他若是死了,老爹没人养老送终不说,娇娇那丫头还不要哭死,想起那傻姑娘,李成达心里蓦的一软,他那媳妇年纪还小,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娇娇一定是不愿再嫁的,怕是就要守着他的老爹过一辈子。

        李成达刚想起这些,心里顿时浮起一阵不忍与心疼来,眼下这二十两银子足以将袁振秋的银子还了,剩下的银子他只想在在村子置几亩地,安安稳稳的守着老爹和媳妇,他不想再跑了。

        “兄弟们,丰州毕竟还在打仗,不是久留之地,咱们今夜就动身,早点回去。”茶肆中,齐威冲着大伙儿开口,他的话音刚落,几个年轻点的便都是纷纷附和,丰州附近因着打仗的缘故早已是民不聊生,他们如今分了银子,只一心想去找点乐子,一天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

        李成达也是归心似箭,齐威见众人没有异议,当下便是命人打点了行装,当晚,一行人便是顺着山路离开了丰州。

        天色刚蒙蒙亮,众人赶了一夜的路,已是累的很了,便是停下来在山路旁歇息,不过是打个盹的功夫,就听得厮杀声起,大伙儿都是被惊醒了,齐威还当是山贼,作势就要去抄家伙,李成达一把拦住了他,与他道了句:“大哥别慌,这不是山贼。”

        “不是山贼那是啥?”齐威定了定神,就听得那杀声震天,的确不似一些山贼所能发出的声音,当下,齐威心里却更是没底,只向着薛一凡看去,“老薛,这是什么声音?”

        薛一凡凝神片刻,道:“应该是农民军和朝廷打起来了。”

        薛一凡的话音刚落,终是都是一惊,纷纷道:“丰州又开战了?”

        薛一凡没有出声,只向着山崖边走去,透过晨曦,山下的一切只变得慢慢清晰起来,“你们看那里,朝廷向着丰州城又发动了进攻,农民军出城迎战,两军在山谷里碰上了。”

        听着薛一凡的话,李成达等人亦是上前,将两军交战的情景看的清清楚楚。

        “这一仗邱爷一定要好好打,最好将朝廷那些狗贼都打的落花流水,干他娘的!”齐威目露凶光,当日他折在官府手上,可是受了不少折磨,早已积压了一肚子的怨气,其余一些人也多是曾犯过案子,和官府多多少少都有着过节,此时听得齐威的话也都是跟着附和,都嚷着要邱定安杀了朝廷的狗贼。

        李成达不曾说话,他站在崖边,黑眸只微微眯起,试图将两军交战的情景看的更清楚些,他自幼生于乡野,从未这般真真切切的见过两军对战的场景,眼见着千军万马,杀声四起,心中只觉说不出的震撼。

        “大哥,咱们也别在这看了,还是赶紧儿走吧。”有人向着齐威道,齐威闻言,便是点了点头,只向着大伙儿招呼了一声,众人便都是纷纷押起了车,打算离开此处。

        李成达却仍是立在崖边,齐威见状,便是冲着他喊了句:“成三,别看了,咱们快走吧!”

        李成达回过神来,最后向着那战场看了一眼,终是收回了目光,走了回去。

        “薛先生,你说这次到底是邱爷会赢,还是朝廷会赢?”回去的路上,有人向着薛一凡问道。

        薛一凡无声的抽着旱烟,听着那人的话有好一会儿的沉默,才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薛先生不说咱也能猜到,若是一年两年的,邱爷和朝廷还能打一打,可日子越久,邱爷便越是打不过朝廷,我看这一次,邱家军八成是悬咯。”

        “那要万一邱爷被朝廷抓到,朝廷会怎么处置他?”

        “还能怎么处置?造反可是杀头的大罪,那铁定是凌迟处死,要把人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刮下来……”

        “行了,都别说了。”李成达皱了皱眉,斥断了几个小子的话,那几个小子听得李成达开口,便都是安静了下来,不吭声了。

        众人还不曾绕过山路,就听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夹带着一道沙哑的男声冲着他们嘶喊道:“让开,快让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