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54章 离我媳妇远点
054章 离我媳妇远点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29
  •     “你听着,下回再敢欺负娇娇,你哪只手碰了她,我就把你哪只手给剁了。”李成达声音低沉有力,他微微倾下身子,一举攥住田毅的头发,将他拉向了自己。

        田毅看着李成达的目光中满是寒意,这般临近了一瞧,他额上的那一个刺青也是显得越发清晰起来,田毅心下大骇,只颤声道;“成三,我没有,我一直把娇娇当做自个妹子疼,我怎么会欺负她?你误会了呀。”

        “我说到做到,离我媳妇远点。”李成达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告诫,手下更是加重了力气,只疼的田毅挤眉弄眼的,只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被他给薅了去,不由得求饶道:“是是是,成三,看着玉娇是娇娇亲姐姐的份上,你放过我这一回,大家都是亲戚,真闹出来,大家伙脸上都不好看……”

        “你他妈还知道不好看?”李成达一记冷笑,想起娇娇被这个人欺辱,当下只恨不得抬起拳头冲着田毅的脸上狠狠地揍上几拳,打的他满地找牙不可,可不等他握起拳头,娇娇眼泪汪汪的样子便是闯进了脑海,李成达闭了闭眸子,勉力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只一脚向着田毅的小腿处踩去,与其压低了声音厉声道;“记住,我饶过你这一回,再有下次,老子废了你!”

        “成三,妹婿,妹婿,是我错了,是姐夫错了,姐夫再不敢了,喔哟喔哟疼,疼!”田毅只疼出了一身冷汗,不住的向着李成达求饶。

        李成达终于放过了他,田毅喘着粗气,仍是在向着李成达认错道:“成三,我不是个东西,连小姨子的主意都打,成三,你揍我一顿,我绝不还手。”

        李成达蹙了蹙眉,他并未出手,只冲着他喝了句:“往后给我老实点。”

        “是是是,成三,我绝对老实!”田毅当下又是赌咒又是发誓,只道自己绝不会再打娇娇的主意,他要再敢欺负娇娇,让他不得好死云云。

        李成达不再理会他,他的目光向着不远处的那轿子看了眼,只转身离开了树林。

        待李成达走远后,田毅才敢站起了身子,他的眸心褪去了方才的卑躬屈膝,而是变得阴鸷起来,只冲着地上吐了口吐沫,低低的咒骂道:“妈的,敢欺负到老子头上,一个蹲过牢的也敢和我斗,李成达,你给我老子等着!”

        回到家时,就见娇娇正在院门口张望着,看见李成达回来,娇娇眸心一亮,只向着李成达跑了过去。

        李成达伸出胳膊一把便是抱住了她,娇娇一早起来便见家里没了李成达的影子,心里只觉得十分害怕,生怕他会去找田毅算账,惹出祸来。

        李成达晓得她的心思,看着小媳妇满是担心的看着自己,李成达只将背上的柴禾取下,拎起来给娇娇看了一眼,与她笑道:“别多想,我哪儿也没去,一早去山上砍柴了。”

        娇娇松了口气,和他一道进了院子,便要去灶房给他端水喝,李成达却是大手一揽,又是将她抱在了怀里。

        怀里的小媳妇腰肢细细的,身子软软的,只让李成达心里生出无尽的爱怜,想起那个田毅有些钱,有些势力,便敢来欺负他的媳妇,李成达眸心中有暗光闪过,只觉得自己也必须要有些财力和势力,才能保住他怀里的妻子。

        李成达低眸,向着怀里的娇娇看了一眼,看着她满是依恋与信赖的依偎着自己,李成达更是下定了决心,他一定要混出了人样来,再不能让她跟着自己受委屈。

        年初五刚过,李成达便又要进城,去和齐威一行人汇合,再一次去跑单帮了。

        娇娇心里自然是万千不舍,可见李成达意气风发的样子,她只得将那些不舍与牵挂全都压下,为他像以往那般打点好了行装,吃的穿的样样不缺,恨不得将家里所有的好东西全给他带上。

        至于李成达,先是将家里的几口水缸都是挑满了水,然后便是劈起了柴禾,只将柴禾码的高高的,堆满了一个院墙。

        见娇娇给自己送来了热茶,李成达扔下了斧头,揽过了娇娇的身子,指着那一面墙的木柴,和怀里的小媳妇温声道了句:“数着这些柴禾,等这些柴禾烧完,我就回来了。”

        娇娇听着他的话,鼻尖顿时一酸,她是不愿和丈夫分开的,李成达又何尝不懂她的心思,先不说在外跑单帮要风餐露宿,流血流汗的,单说夜里面那股难熬的相思便是十分的折磨人,分开的日子的确太苦了,李成达也不想走,扪心自问,如果他娶得是个好吃懒做的婆娘,亦或是徐桂兰那样的风,流寡,妇,李成达觉得,他可能也不会像如今这样豁出了命的去干活,家里能过得去也就是了,可他娶得是娇娇,娇娇在他心里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姑娘,他得让这个最好的姑娘过上好日子。

        李成达心下一叹,只将那碗热茶饮下,而后抱住了娇娇的身子,也顾不得老爹在不在家,就那样直接俯身亲了下去。

        娇娇自然事事都依了他,就连到了晚上,李成达将她抱上,床后,娇娇也仍是顺着他,她的乌发早些松散,肌肤柔,软的如同娇,嫩的丝绸,李成达甚至觉得自己掌心的茧子会弄疼她,到了后来,娇娇只觉得浑身酸软,待得天亮,就连想要起来为他做顿早饭也不能,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又一次没能起来送他。

        李成达进了城,齐威一行人已是在货行里等着了,看见他进来,几个与他相熟的小兄弟都是一脸惊喜,纷纷起身向着他迎了过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