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章 迎婿日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26
  •     娇娇进了轿厢,就见里面还坐着一位老太太,胳膊上还垮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那样子竟然也是要回娘家的,见着娇娇进来,那老太太便是冲着娇娇笑了,“俊丫头,你也是回娘家?”

        娇娇也是弯了弯唇,和她点了点头,待轿子被轿夫们抬起后,娇娇似乎想起了什么,只连忙掀开帘子,想将李成达手里的东西接进来,省的他拎着冻手。

        李成达唇角含笑,将手里的点心交给了妻子,瞧着娇娇水嫩的小脸,李成达微微弯下腰,问了句:“里头暖和不?”

        娇娇点头。

        李成达便是笑了,有些不放心的叮嘱了句:“我就在外头,有什么事你掀开帘子就能看见我。”

        娇娇又是点了点头。

        李成达放下了帘子,并把拐角处一一塞好,不让冷风灌进去。

        “俊丫头,那是你男人?”一旁的老太太又是凑了过来。

        娇娇轻轻点头。

        “可是知道心疼你哩。”老太太打着趣,娇娇听着有些害羞,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到了莲花村后,李成达接下了娇娇,两人刚进了程家的院子,就听着一道洪亮的男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听着那道声音,娇娇顿时停下了步子,有一抹畏惧从她的眼睛里清晰的流露了出来,就连身子也是情不自禁的向着李成达靠的更近了些。

        “那是谁?”李成达循声看去,就见程家的堂屋里立着一个身形消瘦,面相精明的男子,身上穿着绸缎织成的锦衣,在程家的屋子里显得很有几分格格不入。

        娇娇听着丈夫的话,只悄悄伸出了三根手指,李成达便是明白,笑着问道:“是三姐夫?”

        娇娇掩下眸子,微微点了点头。

        “哟,成三和娇娇回来了!”尹氏眼尖,一眼便是看见了两人,连忙笑着招呼道。

        听见尹氏的话,堂屋里的人也都是向着院子里看了过来,李成达这一日也是穿着新衣,是娇娇亲手给他做的,倒是显得身形格外挺拔,他的长相本就不恶,稍微一收拾便是个体面人,要不是额上的刺青,他站在那倒也能让程家二老脸上长长光。

        至于他身边的娇娇,身上的绣袄裹着窄窄的纤腰,她的皮肤本来就白,站在雪地上更是显得清丽出尘,比起做姑娘时还多了几分娇柔,越发漂亮了。

        田毅的目光刚落在娇娇身上,那视线顿时便移不开了,当下便是笑道:“娇娇,两年不见,可出落的更漂亮了,瞧着水灵灵的。”

        听着他的声音,娇娇眼中的惊惧之色便更深了一层,她的睫毛轻颤着,避开了他的视线,仍是偎在丈夫身边。

        “成三,你来了。”程远山大步迎了出来,将李成达手中的东西接过,而后与他逐一介绍起来,除了娇娇的大姐嫁的远,今年没有回来以外,二姐三姐四姐都是和丈夫一道回来了,听着程远山的介绍,几个姐夫便都是走过来和李成达见了礼,李成达见那二姐夫四姐夫都是本本分分的庄家人,唯有那三姐夫田毅瞧起来却是十分精明的样子,就连身上的穿戴也和大家不同,瞧起来倒跟城里的富家公子哥似的。

        “娇娇,你回来的正好,你姐夫今年生意做的不错,我给咱们一家老小都带了礼物,来,这是三姐送给你的。”

        就听一道女声从堂屋里传了出来,李成达抬眸,就见一个蓝衣红裙,穿金戴银的妇人笑盈盈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眉宇间和娇娇有几分相似,却远没有娇娇那般妍丽温柔,她的手中拿着一匹缎子,刚从屋子里出来那双眼睛便在李成达身上一个打量,眼底顿时有轻蔑之色浮过,而后便是向着娇娇看去,上前拉过了娇娇的手,将手中的缎子一把塞在了娇娇手里,啧啧道:“瞧你身上穿的,多寒碜,这匹缎子给你,拿回去做件裙子穿,你长这么大,还没穿过缎子做成的衣裳吧?”

        娇娇的手刚触到那匹光滑的缎子,便仿似是烫手似的,又是将那缎子匆匆还给了姐姐,并和三姐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要。

        “三姐送你的,你跟三姐客气什么?”程玉娇的语气里含着两分嗔怪,又是将那缎子塞在了娇娇手里。

        “就是,娇娇,这匹缎子可是姐夫亲自给你选的,这颜色衬你。”田毅也是跟着在一旁开腔,他不说话还好,一听见他的声音娇娇的眼中便又是浮起了一抹恐慌,她向后退了一步,眼见着那匹缎子要从她手里落下去,幸得尹氏上前将那匹缎子接过,笑道:“娇娇,这缎子嫂子和姐姐们都有,这匹是你的,你就收下吧。”说完,尹氏又向着李成达招呼道:“快去洗洗手,咱们一会儿开饭,爹一早就让咱们把腊肉蒸上了,就等着你来吃哩。”

        听着尹氏的话,李成达和尹氏应了一句,众人便都是进了屋子,程老汉瞧见了李成达,只向着女婿招了招手,让李成达坐在了他身边。

        程家人本来就多,再加上今儿是迎婿日,几个出嫁后的女儿和女婿一回来,更是显得屋子里十分拥挤,开饭时男丁一桌,女眷一桌,程母照旧领着几个女儿和儿媳在灶房里吃,即便如此,却也还是十分热闹。

        待吃完了饭,娇娇陪着两个姐姐和嫂子们收拾着碗筷,程玉娇则是坐在一旁嗑起了瓜子,一面嗑,一面和程母埋怨道:“不是我说,娇娇那么俊俏的丫头,你们咋把她嫁给一个蹲过大牢的人?多吓人呐。”

        “嘘,你小点声。”程母看了娇娇一眼,对着程玉娇道。

        程玉娇却是翻了个白眼,“小声做啥?方才那人我也瞧见了,哪里能配的上娇娇?听说他家里还有个瘸腿老爹,娇娇在他们家哪能有好日子过?娘,就我方才和您说的那个张老板,家里刚死了老婆,娇娇嫁过去就是少奶奶,丫鬟婆子的围着伺候,怎么不比跟那个坐过牢的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