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36章 你要拿什么养活老婆孩子
036章 你要拿什么养活老婆孩子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好,今晚不碰你。”李成达终是笑了,不忍心再逗她。

        听着丈夫的话,娇娇终于松了口气,她可不想连路都走不顺,等回了娘家,再被母亲和嫂子们看出什么端倪,那可多羞人啊。

        瞧着娇娇松了口气的小模样,李成达当真是又怜又疼,他将娇娇揽在自己膝上,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温和的声音说了句:“真是个可怜孩子。”

        李成达说话算话,这一晚的确只抱着妻子亲了一会儿,到底没有再进一步,娇娇总算是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娇娇便是起来了,先是生火做饭,又为李老爹准备好了午饭,让李老爹热一热就能吃的,将公公照顾周全才和丈夫离开。

        李成达拎着那些回门礼,娇娇生怕东西太重,想要帮他拿一些,李成达哪里肯,他巴不得能在娇娇面前逞能,更何况那点东西对他来说也的确算不了什么。见他的确十分轻松的样子,娇娇便也只得由着他去了,出了村子,就见同村的田大壮已是驾着牛车在那里等着了,这个田大壮今日也赶巧要去莲花村那边送东西,李成达昨日便和他打了招呼,眼下便是让娇娇坐上了牛车,自己则是和田大壮一面聊,一面赶路。

        这般走走停停,终是赶在晌午时分进了程家的大门。

        惦记着今日是女儿回门的日子,称老汗一早便是遣了儿子去村头看了好几回,眼下见女儿女婿回来,程老汉自是十分高兴,只张罗着让程母和儿媳们快去做饭,自己则是将李成达和娇娇都是招到了自己身边,细细一打量,见女儿小脸红润,神情间也透着新嫁娘的喜气,显是李成达没有亏待她,程老汉才微微放心,又是和李成达说了些闲话,程家人多,倒也显得十分热闹。

        饭菜是一早就备好的,程母虽对女婿有诸多不满,可如今女儿嫁也嫁了,回门的女婿是贵客,哪怕是为了娇娇,程母也将那顿饭操持的十分丰盛,何况李成达送来的聘礼那猪肉还剩了好些,程母领着几个儿媳一早就炸起了肉圆子,又炖了一大锅猪骨汤,还烧了一条鱼,又从家里的菜园子里摘了些青菜菘菜的炒了两大盘,这还不算完,最后又凉拌了一个猪耳朵,搭配着酱胡瓜,花生米,好留着爷们下酒。

        这般林林总总,倒是摆了一大桌。

        程老汉让女儿扶着在主位上坐下,看着眼前的各色菜肴,便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招呼着李成达,“成三,过来,坐这儿。”

        “是,岳父。”李成达依言坐在了岳父身边,为程老汉斟了一小杯酒,笑道:“岳父,邵大夫说您不能喝酒,今天我和娇娇回门,您就只喝一点意思一下。”

        程老汉也是笑了,只说了一个字:“成。”

        没过多久,众人也都是落了座,桌上的饭菜热气腾腾的,程老汉心绪极佳,只招呼着众人,“都吃吧。”

        随着程老汉一声令下,大家也都是拿起了筷子,娇娇悄悄向着丈夫打量,只担心他会拘束,不好意思夹菜,孰知李成达那筷子使的比谁都溜,他不仅帮自己夹,更帮程老汉夹,见他吃的比谁都香,娇娇抿了抿了唇,这才放心。

        饭吃到一半,待那热气慢慢散去,程母看了李成达一眼,因着要回门的缘故,李成达今日也穿的十分齐整,程母承认李成达长相不恶,稍微一收拾就是个体面的后生,可只有那额上的刺青,却是怎么看怎么扎眼,那饭菜便是吃不下去了,程母搁下碗筷,向着李成达道:“成三,你和娇娇眼下也成了亲,你以后有啥打算没?”

        听着程母的话,娇娇只是一怔,几个儿媳倒都没有吭声,唯有程远山说了句;“娘,咱正吃着饭,您说这些做什么?”

        “娘,你这么说不是为难他吗,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家里穷得叮当响,连亩地都没有,他能有啥打算?”程远桥一面从盘子里夹了块肥肉,一面睨了李成达一眼,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开口。

        “老二。”程远山皱了皱眉,在桌子下踢了程远桥一脚。

        程母不曾理会儿子们的话,目光只仍是向着李成达看去,又是说道:“你也没个正当的营生,就凭给人家干点零活,总归不是个事儿。等你们以后生了孩子,你要拿什么养活老婆孩子?”

        “娘……”娇娇自然也是吃不下去了,她轻轻扯了扯母亲的衣角,在心底唤了一声,只希冀着母亲不要再说下去,即使要说,也要让李成达先吃完这顿饭啊。

        “岳母说的是,小婿昨日进城,恰好遇见个朋友,现在在跑单帮,他邀我入伙……”李成达也是放下了碗筷,正襟危坐着与程母开口,可话还不曾说完,便被程远桥出声打断了。

        “朋友?”程远桥一记冷笑,“说的好听,怕是狱友吧。”

        听着程远桥的话,李成达的笑意微敛,程远桥说的不错,那的确是他的狱友。

        娇娇听着程远桥话音中的轻蔑,顿时忍不住了,只向着程远桥打起了手势:“哥哥,你怎么能这样?”

        “我哪样了?难不成我说的不对?”程远桥睨了妹妹一眼,“你说你嫁给谁不好,非要嫁给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