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34章 小丫头还害什么羞
034章 小丫头还害什么羞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那嫁衣是十分繁琐的,纽扣订的十分精巧,都是娇娇自己一针一线绣上去的,李成达哪里会解这玩意,娇娇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李成达已是俯身吻住了她。

        他的气息滚热,眼睛更是黑的吓人,娇娇害怕极了,只觉得此时的李成达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她徒劳的伸出手想去推他,可她的那点力气哪里能撼动他,却反而让他抱得更紧,他的力气简直大的怕人,娇娇有点想哭,就想回家,可是李成达是她自己要嫁的,在成婚前,他都是很守礼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难道像嫂嫂们说的,男人在婚前和婚后都是两个样子?

        天边已现出了鱼肚白。

        娇娇被李成达抱在怀里,脸庞上还挂着些许的泪痕,眼儿紧闭,也不知是晕了过去还是睡着了。

        李成达倒是精神极好,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只心满意足的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亲,他想起了赵大武的话,早在他和娇娇成亲前,赵大武就说过,他这素了二十八年,等一开荤那还不是要把娇娇折腾的死去活来,李成达回想起自己刚才的孟浪,再看着娇娇那张带着泪痕的脸,顿时觉得心疼起来,他从未和任何人说过,自从遇见了娇娇,他的梦里也都是这个小丫头,在梦里也不知把这件事做了多少回了,可梦境与现实终究是相差太远,李成达想起之前坐牢时,牢里的那些兄弟总是话没说个两句就会荤话连篇,说来说去都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他那时候还不明白,直到眼下才算是晓得了个中滋味,这滋味怎么说呢,李成达只觉得,就算是天皇老子来和他换,他也不干,李成达满足的叹了口气,只抱紧了娇娇的身子,也是慢慢睡着了。

        娇娇这一睡直到日上三竿才醒。

        她睁开眸子,就见天色已是大亮了,她躺在那儿起先还有些茫然,依稀还以为自己是在莲花村,还是当闺女的时候,可是很快她便想起自己昨日已经成亲,嫁给李成达了,紧接着昨晚的那一幕幕闯入了脑海,想起李成达昨晚的那些举动,娇娇的脸庞顿时烧了起来,简直不晓得今后该如何面对他了。

        来不及害羞,娇娇又想起了一件事,按着习俗,她今儿一早是要为李老爹敬茶的,娇娇想起这点,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刚一动弹,身下便是一阵酸痛,娇娇脸庞满是红晕,只强撑着将小衣穿在了身上,不等她下床去拿衣裳,就听“吱呀”一声响,李成达已是推开门走了进来。

        “娇娇,你醒了?”李成达眼角含笑,他倒是脸皮够厚,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

        娇娇看见他便是垂下了眼睛,李成达见状便是笑道:“小丫头还害什么羞?”

        娇娇想起昨晚的事,心里只觉得有些委屈,李成达也似乎觉得自己的确是过分了些,当下只十分轻柔的环住了娇娇的身子,将她抱在了怀里,与她低沉而温和的说了句:“昨晚是我不好,今后不会了。”

        娇娇看着他的黑眸中漾着的确是心疼之色,当下便是心软了,也就原谅了他,娇娇打着手势,告诉李成达:“我们要去给爹爹敬茶的。”

        “好。”李成达答应着,为娇娇拿来衣裳,昨夜里的嫁衣自是不能穿了,娇娇看着那些被扯断的盘扣,和撕扯坏了的裙摆,心里只觉得可惜,李成达也觉得自己莽撞,只赔着小心和媳妇认错道:“是我不好,怪我太着急了。”

        他这一句话刚说完,娇娇的脸庞又是红了起来,她掩下眸子将嫁衣收进箱子,她出嫁,父母陪嫁了两口樟木做的箱子,这在农家已经算是很体面的陪嫁了,况且那箱子里还有几套新衣裳,与几样新制的银首饰。

        娇娇从箱子里取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就见里面搁着一支蝴蝶簪子,娇娇将那簪子递给李成达,眼底噙着淡淡的羞涩,示意他为自己戴上。

        李成达看着那簪子,便晓得是自己当日送给娇娇的那一支,他很快便明白了娇娇的意思,只小心翼翼的将簪子插在了娇娇的发髻中。

        娇娇如今已经嫁了人,再不好梳之前那些女儿家的发式了,她将长发尽数绾在脑后,露出了一张白净水嫩的小脸,配上那蝴蝶发簪,更是说不出的灵动漂亮。

        李成达揽着娇娇的腰,和她一道向着镜子里看去,李成达常年奔波,皮肤呈小麦色,两人这般一对比,更是映照着皎皎容光胜雪,李成达瞧着怀里娇美的小媳妇,心里更是生出了几分疼惜,他的媳妇小小年纪,在家又是老幺,被父母哥哥姐姐捧在手心里,如今就跟了他这么个莽汉,自己日后一定要对她好,疼她,宠她,呵护她才行,他若对她不好,简直天理难容!

        娇娇哪里能想到李成达的心思,可瞧着镜子里一道映照出自己和李成达的面容,她的心里还是甜蜜的,唯有走路却还是颤巍巍的,李成达瞧着更是懊悔,只扶住了她的身子,和她道:“要不你还是回床上歇着,老爹那里没关系。”

        娇娇连忙摇头,作为新媳妇她已经起的很迟了,若再不给公公敬茶,那成什么样子?

        李老爹已经在堂屋候着了,看着儿子和儿媳从里屋出来,李老爹一眼就瞧出了娇娇走路时的不对劲儿,都是过来人,哪有不明白的,李老爹顿时瞪了儿子一眼,眼神中的含义自是不言而喻,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他是一点也不知道心疼。

        李成达有些尴尬的避开了老爹的视线,只与娇娇一道在李老爹面前跪下了身子,娇娇既是歉疚,又有些窘迫的将面前的茶水高高举起,恭恭敬敬的端在了李老爹面前,在心里默念着:“爹爹,请您喝茶。”

        “好孩子,快起来。”李老爹声音十分温和,将娇娇手中的茶水接过,喝了一口后便是连忙开口,让娇娇快些起身。

        一旁的李成达闻言也是打算跟着起来,岂料李老爹已是斥道:“你给我继续跪着!”

        李成达摸了摸鼻子,只得又是跪了下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