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33章 洞房会发生什么事儿?
033章 洞房会发生什么事儿?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在洞房里并没有闹腾的太久,外面便是开席了,街坊们都被请去入了席,李成达握住娇娇的手,话还没和媳妇说上两句,便被赵大武胡春生一干人拉扯了出去,原本闹哄哄的洞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娇娇只微微舒了口气,折腾了这一天,她也的确是累得很了,待喜娘为她端来了一碗粥后,她十分感激的向着喜娘打着手势道谢,而后便是接过去,喝了半碗也就饱了。

        “我说娇娇,你在家的时候,你娘和你嫂子是不是都跟你说过了,这洞房里会发生啥事儿?”这喜娘王大婶子本就是玉水村人士,也算是瞧着李成达长大的,眼瞅着同村和李成达一样的年纪的后生孩子都生一连串了,李成达还是孤身一人,王大婶也是跟着着急,眼下见他好容易娶了个媳妇,又是这般个肤白貌美的俊丫头,王大婶欣慰之余,倒也有点担心,瞧瞧娇娇那小细腰小细腿的,能经得住李成达折腾不?

        娇娇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王大婶,在出嫁前母亲只顾得悲伤,除了抱着自己哭了几场外,倒并没有和自己说洞房的事,几个嫂嫂也是在忙着给她准备嫁妆,唯有尹氏曾悄悄和她说过两句,但也是说的不清不楚的,娇娇压根闹不明白,此时听王大婶说起,娇娇摇了摇头,心里甚至还很有些不解,洞房会发生什么事儿?能发生什么事儿?

        见娇娇这个样子,王大婶心里就是有数了,只贴到娇娇耳边,和娇娇耳语了两句,娇娇听着王大婶的话,眼瞳便是一惊,接着一张脸便是涨红了,她的睫毛轻颤着,心里只觉得说不出的慌乱。

        “别害臊,”王大婶却仍是笑着,“姑娘家都要有这么一遭的,等待会儿成三进来,婶子一定和他说说,要他轻些,别伤着你,想当初婶子成亲的时候,我家那个死鬼可是把我折腾的第二天都下不了床,可是受了大罪。”

        听王大婶这么一说,娇娇更是紧张了,她的手不安的绞在了一起,她只知道成婚就是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可谁也没和她说过新娘子成了婚还要受一番折磨,要受大罪的啊。

        娇娇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吱呀”一声响,是李成达进来了,娇娇看见他,心里就是一紧,一旁的王大婶则道:“哟,成三,这才到哪,你咋就进来了?”

        “婶子,我先来看看娇娇。”李成达仍是噙着笑,身上却已是透出了几分酒气,显是方才已是被人灌了不少的酒。

        “急什么,有婶子在这里守着,你这娇滴滴的新娘子还能飞了不成?”王大婶也是笑盈盈的。

        李成达走到了娇娇面前,打量着她的脸色,念起她这一天定是累的很了,心里只十分怜惜,他握住了娇娇的手,温声问了句:“饿了吗?我给你拿些吃的?”

        “还要你瞎操心,婶子早就让娇娇吃过了。”王大婶笑道。

        “那就多谢婶子了。”李成达听了这话果然放心了不少,娇娇年纪小,又不会说话,脸皮也薄,他是真的担心她饿了渴了的也不会说。

        “成三!”

        就在此时,洞房的门又被推开,赵大武与胡春生两人冲了进来,看见李成达,胡春生便是笑道:“就知道你这小子在这里腻着媳妇。”说完便是上前又要将李成达给捉出去喝酒。

        “弟妹,你稍坐,别怕,咱们和成三再去喝两盅。”赵大武向着娇娇开口,语毕便是与胡春生一左一右的架着李成达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又是将这个新郎官给拖出去了。

        外间正是热闹的厉害,看见李成达出来,一干人又是闹着端起酒来敬他,李成达这日心情也畅快,不管是谁来敬他也都是一口干了,引得众人纷纷叫好,来敬酒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直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端着一碗酒走到李成达面前,赵大武一行人却都是安静了下来,李成达向着那妇人看去,倒是十分坦然,喊了句:“徐大姐,您也来了。”

        “可不,成三兄弟,你成亲,大姐怎么着也要来喝杯喜酒。”徐桂兰今日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了件水红色的石榴裙,上身的袄子还带着收腰,倒是将曲线勾勒的一览无余,胡春生的眼睛都看直了,忍不住躲在李成达身后悄悄咽了口口水。

        徐桂兰端着酒,虽是酸溜溜的语气,却也还是说着祝福的话,“成三兄弟,我祝你和弟妹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徐桂兰说完,便是仰起头,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惹得一干人都是叫好。若换了平日,依着徐桂兰的性子怎么也要和赵大武胡春生这些人啐个两句的,可这一回她将那酒喝完后,便是将酒碗一搁,竟是连一个字也没多说,就那样转身离开了李成达家的院子。

        胡春生看着徐桂兰的背影,一脸的痛心疾首,只上前拍了拍李成达的肩,叹道;“瞧见没有,成三,你是真的伤着人家心了。”

        “少他妈胡说八道。”李成达笑骂了一句,对徐桂兰他可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伤了她心的,两人一直清清白白,坦坦荡荡,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占理!

        李成达没有再理会胡春生,只被其他几个朋友拉了过去,几个人将李成达团团围住,又是端了酒去灌他,李成达叫苦不迭,他虽酒量不浅,可也架不住这些人轮番来灌自己,他勉强喝下去两碗便是全吐了出来,身子也开始摇摇欲坠,见他如此,赵大武几人也终于良心发现,只上前一左一右架起了李成达的身子,跟着挡起了酒,一直闹到了半夜,人群才慢慢散去。

        娇娇也是困得厉害,只强自打着精神等着李成达,待赵大武钱二虎等人将李成达送回洞房时,隔着老远娇娇就闻到了一股酒气,她晓得李成达今晚肯定是喝多了,当下只连忙将床铺好,让赵大武等人将李成达送上了床。

        “弟妹,成三今晚喝高了,你多担待些。”赵大武自己也喝了不少,与娇娇说话时张嘴就是扑鼻的酒气,娇娇几乎屏住了呼吸,和他点了点头。

        待赵大武一行人离开后,喜娘和娇娇嘱咐了两句后,也是跟着离开了新房,屋子里便只剩下娇娇和李成达两人。

        娇娇看着酒醉的丈夫,只想着上前去为他将外面的喜服脱下,岂料她的手指刚触到李成达的衣角,李成达便是一个鲤鱼打挺,霍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只将娇娇吓了一跳,可不等她的身子向后躲去,已是被李成达一把抱住了,他的呼吸滚热,喷在娇娇的颈窝,就连手也不老实,一手箍着她,另一手急吼吼的去解她身上的嫁衣。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