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 借银子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夜色渐深。

        这几日李老爹看着李成达忙的团团转的样子,却压根不信程家愿意将娇娇嫁给自己儿子,李成达也不多作解释,只盼着能快些将娇娇娶回来,好给老爹一个惊喜。

        李老爹进了屋,就见李成达正在灯下数着手里头的银子,这些日子为了自己和娇娇的婚事,李成达可谓是花钱如水,当日给娇娇买簪子花了二两,家里修房子花了二两,准备各色聘礼又花了二两,李成达如今手里头只剩下了四两银子,虽然程老汉当日与他说过不要聘金,但李成达却认为聘金是绝对要给的,人家将闺女辛辛苦苦的养大,嫁来给他做媳妇,他若不给聘金那成什么了?再说娇娇那样好的姑娘,他绝不能让她那几个嫂嫂看轻了她,聘金最低也不能低于十两,再加上成亲时要雇轿子,还要请迎亲队,还要给谢媒钱等等这一连串算下来,李成达手里的这几两银子无疑是杯水车薪了。

        李家的日子虽然穷,但李成达一向穷的极其自重,从没开口问谁借过银子,可眼下为了娶媳妇的事,李成达倒真是却犯了难。

        李老爹模模糊糊的睡到半夜,就听得院子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接着便是院门被人关上的声音,李老爹翻了个身,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晓得儿子这是进城借钱去了。

        云州城。

        正值晌午时分,铺子里并没什么生意,袁振秋只守在柜前,睡意上头,忍不住打起了盹。

        蓦然,袁振秋听见有人在喊自己,他睁开了眼睛,就见自家铺子里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眉目分明的青年男子,他一袭布衣,额上还刻着一个字,可他的眼神明亮,笑容爽朗,不是李成达还有谁?

        “成三?你怎么来了?”看见李成达,袁振秋又惊又喜,只连忙从柜台后绕出了身子,向着李成达迎了过去。

        “你最近都干什么去了,可有日子没来看我了!”袁振秋十分高兴。

        “近日一直忙,抽不出空闲。”李成达也是笑了。

        “你吃饭了没?走,旁边有家菜馆,咱们去喝几杯。”袁振秋说着便是揽过李成达的肩,欲带着他向着一旁的菜馆走去。

        李成达却是停下了步子,和袁振秋说了句:“振秋,我要成亲了。”

        袁振秋闻言,当即喜道:“真的?是谁家姑娘?”

        李成达笑道:“她住在莲花村,年纪也小,等成亲了我带她来看你。”

        “你们几时成亲?你小子的喜酒,我怎么能不喝?”袁振秋笑着挥起拳头,向着李成达胸口打了一拳。

        两人玩笑片刻,李成达收敛了笑意,正色道:“振秋,我实话与你说了,我这次来,其实是想像你借点银子。”

        袁振秋闻言只十分干脆的道了句:“要多少?”

        “十两。”

        “你等着。”袁振秋说完便是匆匆回到了店铺,从柜台下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只钱袋子,那是铺子里准备进货的银子,他只一股脑塞进了李成达手里,“这里是有十五两,你先拿去用,不够我再想法子。”

        李成达握着那沉甸甸的钱袋子,再去看袁振秋,两人兄弟般的交情,李成达倒也没说什么感谢的话,只言了句:“你挣银子也不容易,我一定尽快还给你。”

        “你这是说什么话,咱们是自小长大的交情,你和我客气做什么?”袁振秋睁了睁眼,见李成达和自己生分倒显得不高兴了。

        李成达便不再多言,将银子收进了怀里。

        两人又是说了几句话,见李成达欲走,袁振秋晓得他快要成亲,家里定有一大摊的事要准备,当下也不多留,只和他道:“成三,你等等,对门那家点心做得好,我去给你买两盒,留你路上饿了垫垫肚子。”

        “振秋……”李成达本想说不用,他带的干粮,可一句话还不曾说完,就见袁振秋已是出了店面,大步往点心铺去了。

        很快,袁振秋便是拎着两盒刚出炉的点心走了回来,他将点心递给了李成达,看着他的眼睛道:“成三,你成了家,娶个可心的媳妇,兄弟替你高兴。”

        李成达听着这番话,只无声的拍了拍袁振秋的肩,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也无需多说什么,袁振秋一路一直将李成达送出了城,目送李成达上了官道,直到瞧不见了才回去。

        至于那两盒点心,李成达在路上吃了一块,的确是十分可口,李成达将那两盒点心收好,回去后给自己老爹留了一盒,另一盒自然是送到莲花村,连带着他新买的一些布料,一道送给娇娇去了。

        他和娇娇的婚期定在了一个月后,而按着规矩,在成亲前新郎和新娘都是不能见面的,即便是媒人来提亲和送聘礼的时候,李成达在程家的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跑了好几趟,可还是连娇娇一面也不曾见过。

        想起娇娇,李成达自是心痒难耐,这一日他将点心与布料送到了程家,恰好程家二老去了邻村吃喜酒,两个儿子和几个儿媳也不在家,见只有程远山一人,李成达顿时觉得机会来了。

        程远山自然晓得他的心思,可不管李成达怎么软磨硬泡,他都是一句话:“想见娇娇?这可不成,你们在婚前是不能见面的。”

        “大哥,您行行好,这又没旁人,您就让我和娇娇见一面。”李成达向着程远山拱起了双拳。

        程远山终是笑了,“得了,想见就快点,趁着爹娘还没回来。”

        “大哥,您就是我亲哥!”李成达闻言大喜,当下再顾不得和程远山多说什么,只钻进了里屋,去找媳妇去了。

        娇娇这些日子也很忙,忙着准备出嫁的绣品和嫁妆,她和李成达的婚期赶在了深秋,那时候的天气已经冷了,她这些日子便都躲在屋子里,为李成达和李老爹赶制了两身簇新的棉衣,棉花都是当年新摘的,只让人穿起来十分暖和。

        她晓得李家没有女人,李成达父子平日里的衣裳也大多数凑合着穿在身上,春夏还好,可冬天天冷,若没有合身的棉衣又哪里能暖和呢?

        收好了最后一针,娇娇微微松了口气,就听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娇娇抬眸看去,就见一个身材高大,肩宽腿长的男子站在那儿,正含笑看着自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