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27章 面相贵不可言
027章 面相贵不可言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莲花村。

        听着外头的动静,娇娇便明白是爹爹回来了,她匆匆解下了身上的围裙,与母亲一道进了院子,果真见几个哥哥和李成达一道将爹爹抬了进来。

        “慢点慢点,小心台阶。”程母跟着张罗着,众人合力将程老汉送进了堂屋,娇娇早已在座椅上垫上了靠垫,待父亲坐下后,又为他取来了薄被,盖在了身上。

        程老汉坐定,眼睛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程母只担忧道:“他爹,你觉得咋样?”

        程老汉微微颔首,说了句:“不妨事,不用担心。”

        说完,程老汉的目光落在了女儿身上,只道了句:“娇娇,你过来。”

        听见父亲唤自己,娇娇乖顺的走到了父亲身边,程老汉握住了女儿的手,又是向着李成达看去,低低的说了句:“成三,你也来。”

        “成三,你听着,娇娇命苦,好端端一个丫头,发一场烧变成了哑巴,我不求别的,聘礼我也不要,我就一个要求,你就把这婚事办的热闹些,别让娇娇受委屈。”程老汉说着,将女儿的小手交在了李成达的掌心。

        娇娇听着父亲的话,只觉得大惊,爹爹是同意要将她嫁给李成达了?

        “他爹,你这是在说什么胡话?”程母也是一愣,她满是震惊的看了眼前的李成达一眼,对丈夫的决定怎么也闹不明白。

        “爹,你怎的要将娇娇嫁给李成达?您忘了您这病还是被他给气的!”程远桥也是站了出来冲着父亲嚷了起来。

        程老汉脸色一沉,冲着程远桥哑声喝道:“我是被你气的!”

        见父亲动怒,娇娇赶忙向着父亲打着手势,求父亲不要生气,程远桥见父亲发火,又见大哥向着自己瞪了一眼,也不敢再吭声了。

        “他是你妹夫,以后你说话客气点!”程老汉想起这几日自己在医馆躺着不能动弹,程远桥要么不去,去了要么和人闲扯,要么就是在那呼呼大睡,程老汉心里早已积了一团火,只冲着程远桥又是喝了句。

        娇娇为父亲顺着胸口,生怕程老汉再被气的中风。

        程老汉看着女儿白净的小脸,心里微微平静了些,他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好了娇娇,爹爹没事。”说完,程老汉向着李成达看去,“成三,你也别杵着了,回去准备婚事吧。”

        “是。”李成达答应着,却并没有动弹,他的目光落在娇娇身上,看着娇娇那张姣好的面容,只觉得整个人都是晕陶陶的,连路都要走不动了似的。

        娇娇察觉到他的视线,脸庞上便是飞上了两朵红云,她垂下了眼睛,轻柔的睫毛却是微微的颤着,她不晓得这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会让父亲改变了心意,她只晓得自己的心跳的是那样的快,欢喜来的太突然,只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好了成三,你先回去吧,你这几日也累了,回去好好歇歇。”程远山见李成达一眨不眨的看着妹妹,生怕他又得父亲不高兴,让这门婚事再生事端,当下便是上前拉住了李成达的胳膊,将他带出了院子。

        “大哥,这几日还要劳烦您多照顾娇娇,我这就回去请媒人,过两天就来提亲。”

        “你就放心吧,咱们家凡事都是爹爹说了算,他既然答应了你和娇娇的婚事,你这个媳妇算是娶定了。”程远山的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拍了拍李成达的肩,在医馆的这些日子,李成达对程老汉的照顾他都是看在眼里的,也更是认可了妹妹的选择。

        李成达胸怀畅意,只向着程远山抱了抱拳,便是马不停蹄的离开了莲花村,刚回到家就忙着去请媒人,看好了日子,又去邻村请来了泥瓦匠,将自家的屋顶修了修,接着又开始着手准备起了聘礼,按着当地的习俗,聘礼半头猪,两条鱼,四匹布,外加六盒子点心,六坛子酒,李成达带上银子,当真是一刻也没耽误,立马就往镇子上去了。

        李成达先是去了布庄,扯了几匹布,又去了糕点铺子包了几大包点心,最后又去酒庄订下了六坛子好酒,忙活完这些,已是过了饭点,李成达肚中饥火难耐,恰好见路边有卖烧饼的,遂是上前买了两块烧饼,找了个房檐,将东西往身边一放,就那样蹲下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一块烧饼还没吃完,李成达就见墙角立了一个老头儿,那老头衣着褴褛,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烧饼,看样子是许久不曾吃饭了。

        李成达瞧着,遂是分给了那老头一块烧饼,道了句:“拿去吧。”

        那老头眼睛一亮,顿时上前将烧饼接过,先是道了句谢,而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李成达向来随和,此时也不计较与一个乞丐坐在一起,那老头几口便吃完了自己的烧饼,那目光又是向着李成达手中还剩下一半的烧饼看去,悄悄咽了口口水。

        李成达瞧着,便是一笑道:“这你也想要?”

        那老头有些赧然的点了点头。

        李成达又将那半块烧饼递了过去,自己只打算一会儿再去买个馒头,那老头接过那半块烧饼,心里只十分感激,道了声“多谢小哥”,他的目光落在李成达面上,眼底倒是微微一惊,接着又是吃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的速度要慢下去了许多,目光仍是在李成达的面上细细打量着。

        “我看小哥的面相贵不可言,不知是哪里人士?”见李成达收拾东西欲走,那老头儿出声问道。

        一听这话李成达就是乐了,“贵不可言?老头儿,我穷的连娶媳妇的钱都没有,何来的贵气?”

        那老头却只是摇头,“你日角隆准,剑眉凤目,不出三年,必定飞黄腾达。”

        “我若飞黄腾达了,一定重重有赏。”李成达压根没将那老头儿的话放在心上,随口与那老头儿笑道。

        “你不信我,三年后就见分晓。”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不如给我算算姻缘,”李成达见那老头儿一脸认真之色,倒是来了几分兴致,将自己和娇娇的八字都是报给了那老头儿,道:“你给测测,看我这门婚事能成不?”

        那老头儿眼神微眯,手指掐了几个指决,而后与李成达道:“你和这姑娘是天作之合,日后必将大富大贵,子孙满堂。”

        “当真?”李成达大喜,虽晓得这种话信不得,可还是觉得十分高兴。

        “当真。”那老头也是微微一笑。

        李成达从怀中取了一些铜钱,交到了那老头儿手里,朗声道;“那就承你吉言。”

        语毕,李成达拎起了一旁的东西,与那老头儿告辞。

        看着他的背影,那老头儿却不曾立刻离开,只自言自语般的开口:“这小哥的面相的确是贵不可言,难不成在这种小地方,会出一个……”

        说到这,那老头便是打住了,他微微摇了摇头,亦是起身离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