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15章 不错,去讨媳妇
015章 不错,去讨媳妇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娇娇,你别怕,要没有好归宿,你就跟着大哥,哥哥嫂子养你一辈子。”程远山凝视着妹妹那张白皙水润的小脸,娇娇虽是农女,可毕竟是家中老幺,自幼受尽父母兄姐的疼爱,莫说地里的那些活从未让她沾过手,就连灶房的活也都多是让程母和几个嫂嫂包了,娇娇在家最多是给母亲和嫂子们在灶房里打打下手,或是照看下侄儿,做些针线活儿罢了,倒是将肌肤养的晶莹细嫩,虽是穿着十分布衣布裙,脸上也未施脂粉,可看起来却仍是清纯柔婉,程远山只在心中感叹,若不是妹妹不会说话,又托生在他们这个山窝窝里,不然单凭妹妹的这个容貌,她怎么也该嫁个贵婿,荣华富贵的过一辈子才是。

        听着哥哥的话,娇娇心里十分感动,她的鼻尖有些酸涩,只向着程远山看去,用手势向着哥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傻孩子,和大哥谢什么。”程远山淡淡笑了,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妹妹的发顶,离开了娇娇的屋子。

        李成达回到家时,早已饿的饥肠辘辘,他揭开锅盖一瞧,就见老爹在锅里给他留了饭,只不过饭菜混成一团,浓酽酽的,瞧起来跟猪食没什么区别。

        李成达没有法子,虽是嫌弃,可耐不住腹中饥火,只得将饭菜一道盛在了碗里,呼哧呼哧的吃了起来。

        待听得那一阵“笃笃笃”的声音响起,不用抬头,李成达也晓得是自己老爹来了。

        “你个臭小子,你又跑莲花村去了?”李老爹看着李成达那副样子,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只将手中的拐杖往地面上敲了敲。

        李成达含糊的应了一声,可能是嘴里的饭菜实在难以下咽,李成达抬起头,终是说了句:“老爹,下回这饭菜您能不能……”

        “嫌我做饭难吃,有本事把人家娶回来,让你媳妇天天做饭给你吃!”李老爹不等儿子说完,已是骂骂咧咧的将李成达的话给堵了回去。

        李成达也不生气,只一抹嘴,和老爹道:“您老等着,我一定将娇娇这个儿媳妇给您娶回来。”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人家肯把女儿嫁给你?”李老爹一脸的不相信,只在儿子身边坐下,语重心长的开口:“听老爹的话,你就把那小哑巴给忘了,今儿村东头的赵大姐来了咱家一趟,她有意撮合你和村子里的徐桂兰……”

        “就那个死了三个男人的?”李成达开口。

        “你管她死了几个男人,娶回来能给你生孩子不就成?”

        李成达被气笑了:“老爹,你就不怕她把我给克死了?我死了,谁给你养老送终?”

        “你命硬,不妨事。”李老爹大手一挥,似乎对李成达极有信心。

        李成达决定不再理会自己老爹,只兀自将碗筷一收拾,拿起挑子就要去村头挑水。

        李老爹看着儿子的背影,又是在那里喊着:“臭小子,老子和你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您老安心在家歇着,我去给您挑些水。”李成达出了院门,还没走上几步便是遇见的同村的赵大武几人,一看见李成达,那几人顿时两眼放光,纷纷围了过来。

        “成三,你这几日跑哪去了?整天看不见你人影。”赵大武一把勾住了李成达的肩。

        “可不,还挑什么水,走走走,隔壁村有唱大戏的,咱们去乐乐。”一旁的毛六一面说,一面扯过了李成达身上的挑子,作势就要拉着李成达一道去邻村看大戏。

        “你们去吧,我得先把我老爹伺候好。”李成达笑了笑,将挑子又是从毛六手里取了回来。

        “成三,你这几日可不对劲儿,我那日听雷老大说他还在莲花村里瞧见你了,咋的,你对那小哑巴还没死心?”赵大武拍了拍李成达的肩,揶揄道。

        “正巧,过些日子我还要再去莲花村一趟,可能有几日不在家,你多替我照应一下老爹。”

        “你还去莲花村干啥?去讨媳妇?”

        一行人嘻嘻哈哈,这句话不过是随口玩笑,李成达却也是笑了,这一笑,只显得一双眼睛格外黑亮,就那样干脆有力的说了句:“不错,去讨媳妇。”

        莲花村。

        一大早,娇娇在里屋刚将衣裳收拾好,还不曾出去,就听得一阵脚步声响起,然后便是大哥的声音自外头传了进来,与堂屋中的程老汉言了句:“爹,成三来了。”

        听着这个名字,娇娇心里一怔,莫名的有些紧张,她悄悄掀开门帘,果真看见了那一道身影。

        “老伯,伯母。”李成达一副短打扮,背着一个包袱,里面搁了两件换洗衣裳,就这样到程家干活来了。

        “爹,娘,是我请他来咱家地里帮忙的,眼下要秋收了,咱也缺个人手。”程远山向着爹娘解释。

        程老汉与程母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对儿子此举感到有些迷惑不解,程远山并未将李成达在玉水村救了娇娇的事告诉父母,只担心说了会横生事端,况且他也存了心思,想再看看李成达的为人,再考虑要不要说出此事。

        程老汉瞧着眼前的后生,李成达腰背笔直,肩头宽阔,看起来的确是把好手,虽说坐过大牢,可既是吴四辈的亲戚,那说起来也算是个熟人,便是答应了,并和李成达议好了工钱,孰不知这工钱对李成达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要能让他来程家干活,经常看见娇娇,他便已经心满意足了,不给钱他都愿意。

        不出程老汉的预料,李成达的确是个干活好把式,他不惜力,只抢着最累的活儿干,原本程远桥瞧见他心里十分的不痛快,可见他闷头干活将活干的又快又好,一打听工钱也不多,便也不说什么了。

        李成达干着地里的活,心里却是生出几分感慨,原先他家里也是有着几亩薄田的,可随着他进了牢房,田里没有壮劳力去耕种,加上老爹又大病了一场,那几亩薄田便渐渐被典当了出去,换来的银子除了给老爹拿药治病,两个姐姐出嫁又置办了些陪嫁,等他从狱里出来,家里已是穷的叮当响,对于老爹,李成达是愧疚的,当时他便下定决心,日后不仅要将家里原先的那几亩薄田赎回来,还要再置办上几亩良田,让老爹没事儿便能拄着拐杖在自家的田地里转悠。

        李成达想归想,手下的活却不耽误,不远处的程母自田里站直了身子,捶了捶自个的老腰,见李成达干起活来都是实打实的,压根不闹什么虚头,也不似自家那老二老三似的,干点活儿便开始叫苦连天,这干了小半天的活,连一声累也不听李成达埋怨过,程母看在眼里,便是微微颔首,与一旁的程远山道:“这人干起活倒是卖力,也不偷懒,瞧起来倒是个好把式,就是坐过牢……”

        “娘,我托朋友在玉水村打听过,成三当初坐牢,也是因为他自小长大的兄弟被那蓝家欺负很了,他也是帮朋友出头。”程远山也是停下了手中的镰刀,和母亲说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