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14章 我是放不下她
014章 我是放不下她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那你要说实话,你来咱家作甚?”程远山看着李成达的眼睛,神色间已是没了方才赶路时的随意。

        “大哥,我……”李成达话还不曾说完,就见一个肤白腰细的少女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娇娇本在家带着小侄儿,听到外间隐约传来了大哥的声音,怀里的小侄儿顿时不安分了,闹着要找爹爹,娇娇抱着小侄儿来见哥哥,没成想竟会看见李成达,当下便是愣在了那里,待回过神来,娇娇有些慌乱,那张雪白的脸蛋上也是红了起来。

        李成达看着她,只觉一颗心顿时砰砰狂跳着,他赶了这么远的路,又帮着程远山推了这么久的车,可一颗心都没像现在跳的这么快过。

        “娇娇,去给成三兄弟倒碗水。”程远山抱起了向着自己跑过来的儿子,对着妹妹吩咐了一句。

        娇娇点了点头,也不敢去看李成达,只向着灶房走去,她倒了两碗水,分别放在了兄长和李成达面前,此外还有两块汗巾子,赶了这一路,两人的额上都是汗涔涔的。

        “娇娇,你先回屋吧。”程远山看着李成达那双眼睛如媳妇所说那般,一个劲儿的往娇娇身上瞅,恨不得要吃了妹妹似的,他微微咳嗽了一声,让妹妹赶紧回屋。

        娇娇一直都是微微垂着目光,再没有向李成达看上一眼,听着哥哥的话后,便就十分听话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李成达一直目送着娇娇的身影离开,直到那道窈窕的小身影再也看不见之后,李成达眼睛里的光才黯了下去。

        “我在玉水村倒也打听了些,旁人都说当日叶家那老太婆问你要了十两银子,就让你把娇娇领了回去,你倒也没有欺负她,可你既然把她送了回来,又为什么要来打搅她?”程远山喝了几口水,将碗放下后打量着眼前的李成达。

        “大哥,我不是来打搅她,”李成达听着程远山的话,声音只低了下去:“我是放不下她。”

        “你的意思,是喜欢咱们家娇娇?”程远山看着李成达的眼睛,平心而论,萍水相逢,觉得他人不错是一回事,可要把妹子嫁给他,认他当妹婿又是另一回事了。

        “大哥,我不怕你笑话,我要不喜欢她,我当日就不会把她送回来,”李成达迎上了程远山的目光,一口一句大哥倒是喊得十分顺溜:“我要不把她送回来,那娇娇现在就是我媳妇,她虽然不会说话,却是一等一的好姑娘,我打心眼里不想委屈她。”

        听了李成达这番话,程远山心头一震,倒是对眼前的李成达另眼相看了。

        “今天爹娘都不在家,我得先问问娇娇的意思。”程远山沉吟片刻,和李成达道,“你就先回去吧。”

        见程远山下了逐客令,李成达便是站起了身子,他并没有即刻离开,而是从怀中取出了钱袋,与程远山道:“大哥送去的那些腊肉啥的我就收了,留给我老爹打打牙祭,可这十两银子还请大哥拿回去,您留给娇娇,给她买些东西。”

        李成达说着,便将那钱袋塞在了程远山手里,程远山却是不接,只道:“娇娇说了,这是你们家修房子的钱,你就拿回去吧。”

        见娇娇和程远山连他的钱也不肯收,李成达心里有些黯然,他没有再说什么,目光最后向着里屋看了一眼,却不曾见到娇娇的影子,李成达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与程远山告辞,程远山送他进了院子,眼睛却落在自家那几口水缸上,遂是向着李成达问了句:“听我媳妇说,你那天还帮着咱家挑了几大缸的水?”

        “都是些举手之劳,大哥不用放在心上。”李成达说的是实话,甭说是程家,就连在玉水村里,他也是时常会帮着一些上了年纪的街坊们挑水,这对他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

        听着这话,想起方才在路上时李成达并不知道他是谁,却也仍是出手相助,他虽与李成达相处时间不长,可也能看出对方性情豁达,实在不似那种奸险狡诈,坑蒙拐骗的人,于是又喊了声他的名字:“李成三。”

        李成达当下便是停下了步子,“大哥还有什么吩咐?”

        “可谈不上吩咐,”程远山默了默,终是说了句:“眼见着就要秋收了,咱家地里实在缺个帮手,你要有空,不妨来帮帮忙,等秋收结束,咱们按价算给你银子。”

        听着程远山这话,李成达顿时大喜过望,“大哥放心,地里的活全包在我身上。”

        李成达说完,只欢天喜地的离开了程家,待他走后,周氏从灶房里钻了出来,与程远山道:“大哥,你咋让他来帮咱们干活?您没瞧见他额上的刺字?他坐过牢哩!”

        程远山道:“方才我赶车回来的时候,他帮了我一程,我见他有的是力气,干起活肯定也是把好手。”

        程远山毕竟是家里的长子,听他这样说,周氏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又退进了灶房,不再吭声了。

        程远山向着里屋看去,走到妹妹屋前敲了敲门。

        娇娇将门打开,见是程远山,便是侧开了身子,将哥哥让了进来。

        “娇娇,方才大哥和李成三说的那些话,你在屋里都听见了吗?”程远山看着眼前的这个妹妹,他比娇娇足足大了一轮,娇娇小时候可谓是他抱着长大的,待后来妹妹年岁慢慢大了,他也娶了媳妇,兄妹之间虽不会再像儿时那般亲密,可在他这个大哥心里,他一直都是十分疼爱这个妹妹的,甚至就连当初父母要将娇娇嫁到叶家他也是反对的,无他,就觉得叶家那老婆子不好相与,他担心妹妹嫁过去会被婆婆欺负。

        娇娇听着哥哥的话,只略微垂下了眸子,点了点头。

        “成三这人,瞧起来倒不是坏人,但毕竟蹲过大牢,总归让人心里有些不太踏实,咱们再看看吧。”程远山声音温和,他虽吃不准妹妹的心思,可他却也能察觉到,虽然这个李成三坐过牢,又比妹妹大了不少,可妹妹好像并不讨厌他。

        娇娇听着兄长的话,有些模模糊糊的明白了哥哥的意思,哥哥仿佛是在说,要再看看李成达的人品,再考虑要不要将自己嫁给他,其实娇娇自己也不晓得自己对李成达究竟是怎样的心思,她长到十六岁,除了父兄以外接触过的男人便只有他了,虽然她曾差一点嫁给叶原生,但她其实连叶原生的样子都不曾看清楚,而在她的记忆中的李成达,眉目分明而清晰,笑容英气而爽朗,他黑眸灼灼的看着自己,却会将自己的屋子让给她住,将白面馒头留给她吃,也会将剥了壳的鸡蛋递在她手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