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12章 他不是一个坏人
012章 他不是一个坏人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行了,吃你的饭去,别让老,二和老三媳妇听见。”程母低低开口,冲着尹氏努了努嘴,让她又是坐到自个的位子上去。

        吃完饭,天色已是黑了,吴四辈只喝的东倒西歪,不得不让李成达搀住了身子。

        “老哥,下回,下回咱们兄弟再好好喝上几盅。”吴四辈倚在李成达身上,还不忘冲着程老汉嚷着。

        程老汉只随口应着,见吴四辈这样,只有些放心不下,和李成达说道:“你一个人成不成,要不让我家老二和你一块把四辈送回去。”

        “伯父放心,我一个人就成,就别劳烦程二哥了。”李成达说着,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又是往娇娇的方向看去。

        娇娇伴在母亲身边,察觉到他的目光后,娇娇只觉得心里一紧,所幸李成达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又是与程家二老道:“多谢伯父伯母的款待,小侄都记在心上,往后二老要是有什么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只管开口。”

        “得了,别说的比唱的好听,我们家三个兄弟,有什么能轮得上你一个外人的?”二哥程远桥有些没好气的开口。

        听着自家男人语气不善,二媳何氏悄悄拉了拉程远桥的胳膊,程远桥却仍是嘀咕着:“我哪儿说的不对?看他脑门上那个字,还能是个好人不成?”

        这句话自然也落进了李成达耳里,李成达听着这话,面色微微黯然,他并不曾再说什么,只与程家二老告辞后,扶着吴四辈离开了程家的院门。

        “那四辈叔也是,咋啥人都往咱家带。”

        待李成达与吴四辈走远后,程远桥仍是不忿的开口,说完,他转过身,就见妹妹正看着自己,程远桥有些不解,“娇娇,你这样瞧着哥哥做什么?”

        娇娇摇了摇头,无声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想起二哥的那些话,和李成达刚才的黯然,娇娇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只觉得有些莫名的心酸与难过,想起在李家住的那两日,娇娇心里只觉得,李成达……他不是一个坏人。

        李成达将吴四辈送回了家,于氏见天色已完,便要留他在吴家住上一宿,李成达婉拒了于氏的好意,趁着夜色离开了莲花村。

        回到了家,天色已是麻麻亮了,李成达进了灶房,就见桌前坐着一道模糊的黑影,只将他唬了一跳,离近些才看清这道黑影不是旁人,正是他老爹。

        “老爹,都这个时辰了,你怎么在这里坐着?”李成达满心疑惑。

        “你个臭小子,一夜没回来,你是睡到谁家炕上去了?”李老爹捶了捶手中的拐杖,对着儿子没好气的开口。

        “睡什么炕,赶了一夜的山路,累的要死。”李成达走到桌前坐下,为自己倒了一碗茶,这一夜山路走的,脚底板只磨出了好几个茧子。

        “这银子是昨儿那小哑巴的哥哥送来的,还有那些腌肉和那只鸡,也都是他哥哥送来的,说是要感谢你救下他妹子。”李老爹从怀中取出了一只钱袋子,递在了儿子面前,语毕又是指了指灶房的一角,那里搁着两块腊肉和一只老母鸡。

        李成达见状,当下就是站起了身子,冲着老爹道:“你收了这银子?”

        “废话,这本就是咱的银子,你个臭小子,你莫非当真不想娶媳妇了?就咱这屋子,不尽快修一修,有谁家姑娘能瞧上你?没有个体面的房子,你让媒婆都不好开口给你说亲,你每日风里来雨里去的好容易攒下那十两银子,不就为着讨媳妇?”

        “我早已和人家说过,这银子我不要了,你这收了算什么?”李成达心里有些烦躁,想起娇娇为他缝的那些衣裳,为他做的那些饭菜,眼前的这十两银子只让他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老爹知道,你就是看上了那小哑巴,老爹劝你还是赶紧儿死了这个心,你当初没把人家留下来,再想把人讨回来,你门都没有!”

        “我是喜欢人家,可也不能乘人之危,咱讨媳妇,总归要三媒六聘,一样也不能少,得让她体体面面的嫁给我。”

        李老爹听了这话,顿觉气不打一处来,他拄着拐杖站起了身子,只在儿子跟前道了句:“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听老爹的话,你还是识相点,让媒婆尽早给你找个寡,妇才是正经!”

        “找什么寡,妇……”李成达皱起眉。

        “有寡,妇愿意跟你,你就偷笑吧!”李老爹恨恨不已,拄着拐杖一面向外走,一面撂下了一句话来。

        对李老爹的话,李成达十分不以为然,要什么寡,妇?他只要他的小丫头娇娇!

        看着桌上的那十两银子,得,他明儿又要去莲花村一趟。

        “程大娘,你家娇娇的事我也都听说了,也是那叶家有眼无珠,咱娇娇这样的模样,这样的性子,你放心,她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给她找个体面的人家,绝不比那老叶家差。”

        晚间,同村的米婶子同程母坐在一处,谈起了娇娇的事,在那里与程母侃侃言道。

        “米婶子,娇娇的事可就全拜托你了。”程母握住了米婶子的手,眸色间满是殷切之色,米婶子则是拍了拍胸口,千般万般的保证,一定会给娇娇找个可心的丈夫。

        两人又是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些话,程母方将米婶子送出了院子,回屋后,就见娇娇立在那儿,看见母亲便是打着手势道:“娘,您要米婶子替我找婆家?”

        “娇娇,你放心,娘这回一定给你选个牢靠的,咱也不听媒人忽悠,咱就从咱们自己村子里面选一个,找个知根知底的,你嫁的近,爹娘也安心些。”

        娇娇摇了摇头,鼻尖浮起了两分酸楚,仍是打着手势道:“娘,我不想嫁人,您让我留在您和爹爹身边,我一辈子伺候你们。”

        “傻姑娘,这女儿家大了,哪有不嫁人的?”程母挽过娇娇的手,让女儿和自己一道在椅子上坐下,“眼下我和你爹还当着家,倒没人敢说什么,可等我和你爹不在了,你几个哥哥一分家,你要往哪去?娇娇,听娘的话,女人还是要嫁个男人,这辈子才算有了指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