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农家甜宠小娇娘-> 010章 她叫娇娇?
010章 她叫娇娇? 作者:兰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12
  •     此时骤然见到丈夫口中的“恩人”,于氏心里也是感激的,当下便是将李成达让进了屋子,自己则是赶忙张罗起了饭菜。

        “好兄弟,快和哥哥说说,你这些年都干甚去了?也不来瞧瞧哥哥。”吴四辈与李成达一块在桌上坐下,当即就是开口问道。

        李成达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当初他蹲了六年大牢,狱友众多,在吴四辈出狱后没过多久便将其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这还是昨儿夜里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倏然想起之前有个狱友曾和自己说过他也是莲花村人氏,李成达绞尽脑汁才记起了吴四辈的名字,赶到莲花村后接连打听了几家才找了过来。

        “不瞒大哥,出狱后生计艰难,小弟忙着糊口,一直也没能来拜访哥哥。”李成三开口,说的倒也是实话。

        吴四辈听起来也觉得唏嘘,只关心道:“那兄弟,你现在在哪里干活?可能落得周全?”

        “我现在给人做些零工,偶尔也进山砍些柴,猎几只野兔野鸡的拿去城里换些银子,日子也还过得去。”

        “那兄弟你成家了没有?”吴四辈又是问道。

        李成三又是笑了笑,摇了摇头。

        不等吴四辈感慨,李成三将话锋一转,说起了正事:“四辈大哥,兄弟这次来,其实是想和您打听一个人。”

        “谁?”吴四辈很有些奇怪。

        “你们村前些日子是不是有个姑娘嫁到了玉水村?”李成三

        “你说程家的那个小哑巴?”吴四辈恍然大悟。

        李成达眼睛一亮,顿时点头,“不错,就是那姑娘。”

        “成三兄弟是在说娇娇?”刚巧于氏端着一大盘下酒菜走进了屋,听得了自家男人和李成达的对话,当下便是问道。

        “娇娇?”李成达心里一怔,忍不住自言自语道:“她叫娇娇?这名字可真好听。”

        “咱们这村子里的姑娘就属她最俊俏,只是可惜了,是个哑巴。”于氏说起程家的那位小闺女,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我们还都以为娇娇这次是找到了好人家,谁晓得发生了这种事,那叶家八成是晓得娇娇不会说话,又把娇娇赶了回来。”

        说完,于氏似是想到了什么,只有些疑惑的向着李成达打量了一眼,“不过成三兄弟,你打听娇娇做什么?”

        见李成达眼中浮起两分尴尬之色,吴四辈倒是看出了名堂,只冲着于氏道:“去去去,哪那么多废话,快去打酒来!”

        于氏睨了吴四辈一眼,却还是依言走出去了。

        “兄弟,你和哥哥说实话,你这般打听那个小丫头,难不成是你看上了人家?”吴四辈也是压低了声问道。

        “大哥快人快语,兄弟我也不和您拐弯抹角,不错,兄弟的确是喜欢她。”李成达说完,只将自己也住在玉水村,在叶家无意间瞧见了娇娇的事儿给说了,只不过将自己把娇娇抱回家的事给隐去了。

        “这好办,兄弟,我和她老爹十分相熟,那是称兄道弟的交情,你今天别走,我晚上就带你去程家!”

        “四辈大哥,您说您和她爹是兄弟?”李成三听着这话,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响。

        “那可不,就连程家那几个小子每逢瞧见我,也都要喊上一声叔的。”

        李成达想了想,与吴四辈道:“大哥,您可别说我是您兄弟,你就说,我是您远房表侄。”

        吴四辈闻言先是不解,可很快便是明白了,当下便是拍腿大笑道:“你这小子,成,大哥都听你的!”

        李成达没成想这一趟会如此顺利,当下便是大喜,待于氏送来了酒水后,李成达便是端起了一杯酒水,向着吴四辈敬了过去。

        娇娇自从玉水村回来后,只呆在自己的房里,一直都不曾出来过,到了傍晚,娇娇想要去灶房帮着母亲和嫂嫂准备着晚饭,可还不等她从堂屋里出去,就听院子里响起了一道男声,“程老哥,咱们可有好些日子没在一起喝酒了,恰好我的表侄来看我,给我带了几斤好酒,咱们兄弟今晚好好喝上一盅!”

        娇娇虽然不会说话,可对声音的记忆却是十分清晰的,她一下便听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来自同村的四辈叔。

        吴四辈说完,又是似乎与谁说了句:“来,见过你程伯。”

        “小侄见过程伯父。”

        见有外客在,娇娇本想回屋的,可甫一听到这声音,她顿时停下了步子。

        这道声音是那样的熟悉,想起那个男人,娇娇只觉得心跳的有些快了起来,她悄悄走到门口,向着外面一看,就见在自家院子里除了爹爹与四辈叔以外,还站着一个青年男子,那男子身形颀长,五官的轮廓十分分明,额上刻着一个字,不是李成达还有谁?

        看着那一道身影,娇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

        “伯父,成三冒然拜访,实在有些唐突了。”李成达倒是十分谦卑,眼睛也不敢四处乱瞟,倒是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

        程老汉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若不是那额上的刺青,看起来倒也是个体面的后生,可到底是吴四辈带来的人,面上倒也不曾表露出什么,仍是十分客气的将两人请进了屋子。

        娇娇见状,只匆匆躲回了里屋。

        吴四辈与李成三一道在堂屋中坐下,眼睛四下里一瞅,与程老汉道:“老哥,怎不见远山他们?”

        “他们都在地里干活,还没有回来。”程老汉扣了扣旱烟,只喊来了儿媳妇尹氏,为吴四辈和李成达倒了两碗茶。

        吴四辈是村里的熟人,还是长辈,尹氏自然不会留意什么,可李成达却是面生的很,加上额上有刻着字,当下尹氏心里便是一惊,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后则是悄悄溜进了里屋,去和娇娇低声道:“妹子,你方才瞧见没,四辈叔带了个人来咱家,可不得了,那人是蹲过大牢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