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我只想活下去-> 第661章 平静下来的盛秋露
第661章 平静下来的盛秋露 作者:知行天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苏远走到关着盛秋露房间的房门口,敲了敲门,推门而进。

        屋子里。

        盛秋露坐在床上,右手上铐着手铐,连接着床头。

        她被禁锢在这里,不能出去。

        毕竟她之前的行为太过危险,对谁都不好。

        苏远走到她面前,问道:“冷静了吗?”

        她抬起头,头发凌乱,双眸当中布满血丝,

        但是眼神当中的凶狠已经平静下来。

        “能放开我吗?”盛秋露问道。

        苏远说道:“我可以放开你,但在这之前,你得先告诉我,陈竹跟你说了什么?你要捅他那么多刀?”

        盛秋露嘴角一抽,轻蔑一笑:“这跟你有关系吗?”

        苏远说道:“跟我是没什么关系,但是你不说,我肯定不能放你。”

        盛秋露抬眼看向苏远,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他跟我说,顾静曼怀孕了,是他的,他说他对不起我,还让我照顾好她。呵,你说,是不是很可笑?”

        苏远点头:“确实挺可笑的。”

        盛秋露蹙眉,略显诧异。

        她本以为苏远会站在陈竹这边替陈竹说话的,没想到竟然跟着一起吐槽?

        盛秋露的情绪一下子就有点崩了,眼眶瞬间红了,泪水涌现,掉落下来,她捂着嘴,啜泣起来。

        苏远给她打开了手铐。

        盛秋露抱着自己的双膝,座靠在床上哭泣不止。

        苏远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安静的离开了这间房。

        只留下盛秋露自己在屋子里面哭泣。

        陈竹死了。

        她才是最难受的那个。

        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枕边人,本来都打算要结婚了,结果突然间就死了,这谁受得了啊。

        苏远不清楚陈竹为什么一定要把顾静曼的事情告诉她,但他既然说了,肯定是有道理的。

        盛秋露的行为,也是在寻求一种告慰。

        苏远能理解。

        许久以后。

        盛秋露开门走了出来,泪眼婆娑,问了句:“能给我件衣服吗?”

        衣服早就准备好了,苏远从一旁拿给她。

        盛秋露自己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以后,这才走出房间,看着苏远,欲言又止。

        苏远知道她想说什么,“我知道你想见顾静曼,但现在不行。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不能让你见她。”

        盛秋露低下头,看着苏远,问道:“那我想知道,陈竹为什么会选择她?”

        苏远摇头:“你问我,我问谁去?”

        盛秋露低下头,没有再问下去:“我想回去了。”

        苏远说道:“回去可以,但你不能一个人行动,两天后,生活基地会有车队前往村子,到时候你跟着一起就行了。”

        “嗯。”盛秋露没再问别的,转身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苏远也松了口气。

        ……

        两天后。

        盛秋露还是没有见到顾静曼,她很想见一见这个让她痛恨的女人,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之前当她听到陈竹说顾静曼怀了他的孩子以后,整个人就炸了。

        也不管当时的陈竹是什么情况,直接动了手。

        现在回想起来,她后悔不已。

        但是一切都已经发生,谁也改变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现状。

        这三年来,陈竹早就成了她的亲人,现在这个亲人走了,她似乎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盛秋露坐在车上,低声啜泣起来。

        边上的同伴看到她这样,想去安慰,但是也不知道从哪里安慰,车上的人都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只能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语。

        盛秋露低声哭着,谁也不想去理会。

        这两天来她不知道已经哭过多少次了,但内心的痛苦丝毫不减。

        车程很快。

        回到村子的时候,盛秋露的哭声已经没了。

        当一旁的同伴提醒她下车时。

        她下了车。

        当她看到村子里的情况时,有点懵了。

        因为眼前的村子和她三天前离开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如今的村子正在进行布防,各种工事都在积极的进行当中,甚至为了布防,有房子已经被拆掉了。

        她看到眼前的一幕,突然感觉到非常的陌生。

        眼前的村子,已经不再是当初她生活的那个地方了。

        她忽然很害怕这里。

        她之前想回来,主要是因为之类还有她与陈竹生活的痕迹。

        但是现在连这些痕迹都没有了。

        她找到人,问道:“这里在干嘛?为什么,连房子都拆了?”

        两处农家院子被拆,她很不理解。

        那人说道:“为了防御啊,诶,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怎么一直没见你?”

        盛秋露没有回答,进入到村子当中,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里面。

        她与陈竹的房间是在二楼上面,站在走廊上,可以看到整个村子正在热火朝天的干活。

        杨宇桐站在村子中央指挥周围的一切行动。

        盛秋露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回到房间里。

        她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屋子,按照往常,陈竹肯定会走进来,抱住她说一些今天发生的事情,然后随便聊一聊,最后就是按部就班的生活。

        但是现在,这样的场景再也不可能发生了。

        她的眼泪再一次流淌下来。

        但这一回,她果断抹掉了眼泪,蹲下身从床底拿出一个双肩包,开始收拾屋子当中的一切,凡是用得着的,全都被她塞进了包里。

        之后她背着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间屋子。

        然后来到了存放食物的仓库里,拿走了一些储备,悄悄离开了村子。

        她不想待在这个让她感到陌生和痛苦的地方了,她也不想去生活基地,不想去面对苏远,顾静曼他们这些熟悉的人。

        她现在只想离开,远离这里。

        至于去什么地方,不知道。

        走到哪里算哪里,只要能够活下去就行了。

        走的远了,她回过头看了眼村子,驻足了一会儿,再次离开。

        许久之后。

        她来到了矮山附近。

        看着不远处的矮山,想到曾经他们在半山腰上面的生活,她决定过去看一看。

        来到矮山的半山腰上,他看着眼前这栋破旧的别墅,想起当初在这里短暂的生活,嘴角微微一翘,然后转身离开。

        岂料这时,身后别墅里传来一声:“你站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