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和表弟说好之后,唐御天就倚在车前,先是给自己认识的一家二十四小时都经营的汽车美容维修公司打了电话,对方很快就会开车过来将他的车子拖走换轮胎的。
        等表弟的空隙,他在仔细的思考两件事情,一是关于开始那个三条人命案,二是如何将他的家人的安全安排好,当然家人中也自然的就将他的‘情人’冷曳儿算在内,他打算等表弟来载自己回公寓的时候就一定要将‘情人’的名字和她的家庭关系都给套问出来,再这样等她自己开口他会等的发疯的。
        九分钟后,表弟萧霄开了他的车子过来了,他身上穿着白色的袍子,是他的工作服。他的模样很像古时候的白面书生。
        当然是最帅最俊秀的书生了。
        “你还知道来啊,你看都过去多长时间了,要是耽误了我的事情,我以后都不给你做好吃的料理。”
        唐御天看到表弟来了之后他那过于严肃的俊脸才柔化了些。
        “表哥,这车你开走,我还有点事情,这附近走一点路就是我朋友家,你可别把我车子弄坏了,弄坏了我可是要十倍车钱哦,拜拜,别多问,表哥快走。”
        奇怪,萧霄不自己开车送唐御天,却是下车要去他朋友家,真是不明白他脑子里面在想什么,这么晚他们做研究的人都还忙个不停吗?
        “好吧,那我不多问,我将车先开走了,你晚上别做的太晚,拜。”
        唐御天看自己表弟萧霄脸上的表情挺认真严肃的,看样子事情的确很重要,那他就不耽误他了。
        他将萧霄的车子开走,萧霄确定自己表哥已经走了之后,才拿出自己口袋中的一个小型的戒指。
        他居然对着戒指说话,那枚戒指很好看很精致,不是什么珠宝店所售的,是他自己做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要破坏我的实验,你尽管放马过来,别动不动就骚扰我的朋友和我的家人。那样的话就不是公平比赛,再见。”
        他对戒指说话,说话的语气好像是有人是他的对手。
        “哈哈,我为什么听你的,比赛规则里面可没有说不准玩手段,你这个人就是太古板了,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恩,你说我要不要派出小龙去骚扰骚扰下你那位亲亲小女友呢,哈哈......”
        得意的笑声从戒指发光处传来,萧霄的脸上没有半丝笑容。
        “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动络儿半根头发,我一定会杀了你,相信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吧,最好是别惹我真的生气。”
        萧霄第一次如此警告戒指那头的人,戒指静默了几秒。
        “你的意思是,只要不动你的小女友,其他的人包括你的表哥表妹你的同学朋友都可以吗?”
        对方的语气带着调侃,虽然如此,依然听出来几分寒意阴森。
        “哼,那就要看你有没那个本事动他们,我收线了,我的实验还在进行,别再动我家的线路,不然我会将你家所有的线路都毁灭,那只是需要一秒钟时间就能办到,你最好好自为之,哼。”
        萧霄是鬼才,是伟大的发明家,他正在研究一个新的产品,只是戒指对边的人也要研究,并且征得了所有研究界的前辈的同意,要和他公平对赛,要是对方赢了他,他萧霄就永远别再碰任何实验的东西。
        要是那个人输了,就永远安分的做个普通的上班族。
        萧霄觉得他的父母亲人都能有办法的,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他们会被伤害。
        可是他的朋友中总也有几个是弱者,而如今死了的那三个人是否和他有关系呢?
        唐御天并没有真的开车离开,只是做了个幌子将车开走,他秘密的躲在不远处偷看。
        终于听到了表弟和他对手比赛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的表弟不会做坏事,表弟开了数家大型的孤儿院,对小孩子的照顾是无微不至。
        用他自己发明赚来的钱资助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只是他比较担心的是那个和表弟通话的人,对方难道真的与开始的那三个死者有关吗?
        顺着这条线索,他是否该先回去自己的公寓,又或者去查找表弟对手的消息呢?
        考虑了一会之后,他决定先回去公寓,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一直有种忧虑感。
        驱车回到公寓后,他抬头看上去,发现从屋里的灯光映射在窗户上的影子,看出来有个男人正在拿着什么东西打一个人。
        不好,那个男人手中究竟拿的是什么东西,而那个被打的人,不,一定不要是她?
        他来不及开门进去,于是从另外一条管子往上爬,爬到厨房的阳台上,等他赶到房间的时候,看到的是?
        “你来了,咳,咳,给我一杯水,我好渴。”
        他的情人身上都是血,只是她的脸上却带着笑,宽慰他的笑,他看着好心痛。
        她身上有很多伤痕,他跑上去抱着她,眼睛看着另一边躺在地上的男人。
        “我要喝水,我渴死了,快抱我进去喝水,快。”
        冷曳儿心里只想着喝水,唐御天只好抱着她先去喝水,虽然担心她的伤势,可是拗不过她。
        他不在的这一个多小时内发生了什么,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又是谁?
        小心翼翼的倒了杯水,冷曳儿颤着手接过水,她没有马上凑在唇边喝,只是再次和唐御天说话。
        “如果,如果我下次对你做出什么让你难堪的事情,你会生我的气吗?”
        她为什么忽然说这样一句话?
        唐御天非常不解,他现在关心的是她的伤。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