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夜空,总是这样的一点一点的走向光明。
        夜空,总是那样的寂寞又带着无解的黑?
        唐御天驱车开到之前那条路上,边开车边给他警局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对方很快就会到,到了案发现场,他将车子停好,自己拿着手电筒仔细的检查了现场的状况。
        作案的人太狠也太残酷了,从现场来看,死者全是年轻女性。
        尸体都是先奸后杀,那些伤痕,不像是刀伤,颈子处和身上各处的伤痕也不似割伤或者枪伤,有点类似鞭痕。
        没错,是鞭痕,可是,有这样的鞭子吗?
        唐御天用自己的相机先对尸体拍了照片,仔细检查好后,一辆警车随后也赶了来。
        “唐,怎么样?有没查出什么?”
        从警车上下来的是一名身穿便服,高大的男子。
        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醇厚低沉,声音中透出的是冷静沉着。
        他来到唐御天的身边,唐御天点头,也摇头。
        他将手中的照相机拿给那个男人。
        “你看,这些是我拍下来的,你以往可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件,对方很聪明,除了死者身上如鞭的伤痕来看,我组合了下,有三名死者,年龄均为18-22岁之间,作案者没有留下任何诸如指纹或者体内分泌物的物证,可见是事先安排好的,你再看这些死者,从那些散落一地的碎衣片看来,都是富家女。但是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三个富家女都会在这里出现,三个人同时被害?”
        唐御天将自己的观察所得告诉那名男子,从月光的模糊中可以看出男子的轮廓分明,刚毅中带着坚毅英气。
        不是个美男子,可绝对是个个性帅哥,他和唐御天都站起来,两人的身高也差不多。
        “恩,唐,谢谢你替我搜集了这些,我现在就让人过来保护好现场。”
        男人接过相机,认真的听唐御天分析了情况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了重案组的成员来现场。
        “哦,对了,赶紧调查下最近商界中有没有人的女儿失踪,如果本市没有,那就要扩展到全国范围了,不客气,我们是好兄弟,何况你我都清楚我也是重案组的成员,在这个情况下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原来,唐御天是国家重案调查中心的秘密高级督察,平时只是用唐氏总裁的身份做掩护,知道他是高级督察的人少之又少,甚至于连他的表弟和好哥们都不知道,他的家人自然更是不知道,他的保密功夫做到家了。
        “恩。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下了,你先回去,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等大伙来就好,这么晚你在外面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的。”
        男人将东西放好,随后就找借口希望唐御天离开。
        唐御天心里也想着冷曳儿,不知道她睡的是否安稳。
        也没有多想,也不会对这个男人有任何怀疑,他点头,手做了个Ok的手势,就上车驱车回去自己的公寓。
        他走后,男人再仔细的拿着手电筒检查了下现场的情况,仔细的再进行了数次的分析,他觉得这起案件很像自己上次遇见的那次一样,他希望自己能单独深刻去调查。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决定,是上次的那起案件是保密的,只有他自己和死者还有作案者知道。
        他看着三名死者身上的鞭伤,那深邃的黑眸更深了,此时也染起一尘仇恨的火焰,那个杀人凶手,他一定要将他捉拿归案绳子以法。
        “头,让您等久了,我们现在才赶来,对不起。”
        一名年轻女子从一辆警车上跳下来,第一时间跑到男人的身边,叫他头,这个男人是重案组的组长司空尽,是警界出了名的铁面无私,破案能手,那名来到他身边和他打招呼的女孩是重案组新进的成员叫方可柔。
        方可柔有一头漂亮的长发,她的长发利落的绑在脑后,她都已经和司空尽组长打了招呼道了歉,但是司空尽没回头看她,她有点失望,发现他很专注看着他手中的一块衣服的碎布发呆。
        “组长,您怎么了,别吓我啊?”
        方可柔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摇着他,他是不是被现场的气氛给气坏了,不然怎么会对她和几个同伴的到来没半点反映呢?
        ..
        唐御天的公寓
        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用他的铁鞭子轻轻的将曳儿身上的那件宽松睡衣给撩到了她的腰部,曳儿睡的相当的沉,一直没发现有人侵入房间,有人正在恶意的想撕了她的衣服,只是对方却阴柔的笑着,笑着,笑的非常恐怖。
        衣服越来越往上了,当睡衣下摆来到她胸衣前,她才好像是想翻个身子般的动了动,可是奇怪,她却动不了,男人用他的铁鞭缠着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不好,她因为这样奇怪的情境给逼醒了,睡得不好,她的心情也不好。
        生气的睁开眼睛,原本想应该是那个牛郎在恶作剧,可是当她看清楚眼前是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的时候,她有短暂的脑袋空白。
        这个男人是谁?
        短暂空白之后,她意识回笼,知道自己此时的处境非常危险。
        她看到男人的嘴角蠕动着,要说话。
        “你的肌肤真滑嫩,要是鞭子抽在上面,当白嫩的肌肤变得血痕遍布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呢?”
        男人说着,他的手动了动,本来缠着曳儿的鞭子忽然往曳儿的屁股抽打过去,抽打了两下,虽然不是很重,可是也足够让冷曳儿气的皱眉。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房间里面?”
        曳儿忽略身上的冰凉,冷静的问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伸出舌头舔了舔他干涩的下唇,然后阴阴的笑了,他没有回答冷曳儿的话,只是抓起床头柜上的一个茶杯,将那茶杯狠狠的摔到地上,摔碎之后,他拾起一片杯子的碎片,然后将那碎片温柔的拿到冷曳儿面前,冷曳儿不懂他又要怎么对自己?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