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舞酒吧,靠着他,她觉得安心,原来他的怀抱不是那么让她讨厌。
        “送我回你家。”
        她想,现在她挺怀念他的那个家,脑子中的想法未经思考脱口而出。
        他有些的讶异,震惊,但是最后他的脸柔和了,俊逸的脸爬上一抹欣慰。
        “恩,回我家。”
        轻轻的抱起她纤瘦的身子,她柔顺的抱着他的脖子,随着他稳健的步子,两人出了舞酒吧,上了他的车,随着车子的发动,车载着他们远离了这个夜的寂寞。
        而她却不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向她袭来,而她的命运又将如何?
        ..
        冷家
        冷老总裁,冷曳儿的父亲一早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中看着报纸悠闲且温馨的沐浴在晨光中的暖阳。
        当他的报纸翻阅到社会名流那一栏的时候,他的眼睛定住了,久久都无法移开视线。
        报纸报导的是一间名为‘舞’酒吧失火,并且酒吧的红舞娘受伤在医院抢救的画面,然而那名舞娘的照片却登的很大。
        冷总裁看着那张照片,他的温馨,慈祥,一眨眼都演变成了愤怒,火气冲天。
        他火速的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让对方去调查清楚这个舞娘的来历。
        三个小时后,办事效率奇佳的助理将一封档案资料送到了他的面前。
        “你可以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我再叫你。”
        冷总裁将自己的助理叫了出去,等助理离开冷家后,他看着那在桌子上的资料夹,拆还是不拆?
        他无法冷静的思考这些,他来回不断的走动,最后他停下了脚步,走到桌前的沙发上坐下,然后他的手近乎颤抖的拿起那叠资料。
        随后他将资料信封打开,看到一叠成长照片,也看到照片主人的成长经历,但是他却没有半分激动,从他的目光所透露的只是冷酷,只是无情,只是一种恨不得将照片中人毁之欲快的怒狂。
        她竟然没死,这该死的野种,这个野种还跑去当舞女,哼,什么样的女人生出什么样的女儿来。
        什么叫校园的校花,品学兼优,哼,为了个酒吧调酒师就心甘情愿堕落成这个样子,妈的,她堕落不堕落关他屁事。
        这个女人就是那个贱女人生的,他恨死这对母女,也恨死其中一张全家福中人。
        照片中的全家福是姜瑶和她的父母亲合影的一张普通生活照。
        冷总裁将照片扔到了火炉中烧了,也就那么一会儿功夫,照片化为了灰烬。
        他再将注意力放在了资料上,什么,曳儿,他怎么看到了曳儿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舞女的出生日期和曳儿是一个医院。
        曳儿不是他和他老婆生的吗,怎么会?
        他越看到后面越是心惊,怪不得,怪不得冷曳儿一点也不像他们夫妻二人,他总是觉得面对这个女儿心里有点不自在,如今是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去,把夫人叫下来,还有叫夫人下来后,你们可以提前下班,明天再来上班。”
        他收敛心中的怒气,叫家中的管家祥嫂上楼去把他老婆叫下来。
        几分钟后,他听到自己妻子姗姗下楼的高跟鞋声音。
        他示意家中的佣人们全部可以下班,冷眼看着自己的妻子下楼。
        “什么事情,那么着急的把我叫下来,你不是不知道我习惯晚起床。”
        冷夫人并没有发觉到他的怒气,她有些不高兴的说着,走到沙发边坐下,右手搁在自己的右边下巴和沙发扶手上。
        她忍不住闭上眼睛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
        但是她都眯着眼睛好几分钟过去,她的丈夫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她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对。
        她睁开眼睛,恰巧就看到她丈夫那边桌子上的一叠资料,那资料是谁的?
        忍不住好奇的站起身,走去弯腰伸手拿起来,冷总裁也没有阻止她,他冷眼看着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
        心里冷笑着,这个女人如今还有什么话对他说,这个女人实在是可恨之极,和他的前妻一样可恨。
        前妻是背叛了他,爱上了他的同学姜于,并且还让他亲眼看到他们两个在他和他前妻的床上衣衫不整的躺在一起。
        他怒火中烧,无论前妻如何解释他都听不进去半个字,加上他的第二任妻子梅恬在他身边煽风点火,他也很难忘记自己的前妻,两个月后梅恬说她有了他的孩子,他为了负责和她结婚,八个月后梅恬生下了他们的女儿冷曳儿。
        她生产之时他没有去医院,他自从前妻的背叛之后将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无心去想什么家庭什么孩子,什么感情的事情。
        但是对前妻的恨依然无法消除,前妻有一次来见他,并且抱着一个小女孩,说是他的女儿,哼,这个贱女人还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想骗他帮她和那个姜于养孩子,真当他是傻瓜了。
        当时他气愤不过,让助理派人教训姜于一顿,顺便收购了姜于的公司,迫的姜于一家破产。
        往事,袭上他的心头,事隔多年,他依然不会后悔当时收购姜于公司的事情,当时他设计陷害姜于破产。
        冷夫人看完了资料,心情从一开始的震惊,气的身子抖个不停,到最后平静的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看一个她本来就不喜欢的电视剧。
        冷总裁正气急败坏的双手叉腰走来走去,鼻梁上戴着眼镜,嘴里叼着一根烟。
        那袅袅的烟气将他的脸模糊了,他的妻子冷夫人坐在沙发上,电视调的特大声,电视萤幕中播放的是一个家庭破裂的电视剧,剧中的女人疯狂的追杀着她的前夫,她的继女,她的......
        冷老总裁也许是走累了,也许是想到了什么,只见他忽然站在他的妻子冷夫人面前,指着她的鼻子:“你在搞什么鬼,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大声的朝着冷夫人吼着,以显示他心中多么的愤怒,冷夫人却是采取当他是空气般的冷漠态度,他生气的上前揪起冷夫人的衣领,狠狠的将她摔到地上。
        “你,你这个死老头子,你疯了,我是你老婆,你怎么能打我?”
        冷夫人也气了,没错当年她偷了冷总裁前妻的一个女儿回来假装是自己的女儿,她这些年也有些为当年自己的错误而后悔,对冷曳儿也可以说付出了四分的真心,自然她最爱的是她自己。
        她也生气野蛮的揪着冷先生的头发,使劲的抓着扯着,两个一把年纪的甚至是商界呼风唤雨的人,他们却毫无半点形象的在自家的客厅中揪打起来。
        这些都被一个有心人用照相机拍了下来,那个人得意的看着自己拍的效果,他可以凭着手中的这些照片发笔大财了。
        他小心的将相机放在自己的挎包里面,接着顺着梯子往下爬,原来他是在一棵很茂密的树上偷拍的,甚至是为了找到冷家夫妻或者冷家那个少女总裁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他可是在这里潜伏了有四个月之久,只有今天才抓到这些镜头,也顺利的拍摄下来,这足以说明冷家人是高明的谨慎的,呵呵,这次居然如此不小心,这不是正好让他有钱从天上掉下来给他花吗?
        带着这样喜悦的心情他很快的走回屋子,将东西整理好准备去照相馆将照片洗出来,想到照片洗出来后卖给一些想要整死冷氏集团的对手公司,他就一定能拿到一笔不菲的佣金,他两眼都笑的眼睛也看不见了。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