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那声音?
        那画面,瑶的小拳头不知不觉的握紧,尤其当她看清楚那躺在床上却浑身无力的女孩脸蛋时,她那漂亮如柳般的眉皱着,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在哪里见过?
        仿佛记忆像要撕开她心中一页疼痛的画面,她很想抓住心中那记忆的画面,她头疼,头好疼,不,不可以这个时候头疼,无论这个女孩是谁,她既然亲眼见到了就一定要将她救出去,那些记忆以后再去回忆。
        怎么办,怎么办?
        她心中思考了很多种方法,来回走动着,终于,她想到了一个办法了。
        她拿起自己的手机,轻轻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将贝斯在的房间先掩上,避免他听到自己和电话那头的对话声音。
        “喂,恩,是我,你现在马上过来,对,我有事情要请你帮忙,你上次说的那个交易我答应你,现在我要你三分钟内立马赶到这里,恩,就这样,我挂了。”
        她毫不犹豫的眉头都不皱就和对方达成了一个协议,那个协议究竟是什么?
        她将电话打完,又迅速的离开了办公室,她来到了酒吧舞娘的休息室,里面坐着很多美丽青春的女孩。
        舞酒吧的女孩都非常年轻,最大的不过二十五,最小的十五岁。
        来到舞酒吧的方式大同小异,心甘情愿来这里的简直可以说是零。
        “小凤,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小凤,是一个被贝斯和华仔骗进来的女孩,十九岁,她难得的保全了清白之身,而帮助她的人就是姜瑶,因为这样她对姜瑶一直很感激,虽然无法逃出去,可是在这个地方有姜瑶在,她反倒感觉安心了。
        对姜瑶,她觉得姜瑶像姐姐般,温柔,亲切,总是照顾她们一班姐妹。
        姐妹中也有个别的人嫉妒姜瑶的成绩,眼红她却拿她没办法,谁让她是贝斯最看中的红人呢。
        “瑶姐,你不是要表演了,怎么来找我了,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很重要吗?”
        小凤长得美丽,那张小嘴儿如樱桃似的,有一双讨喜灵动的眼睛,她跟着姜瑶到了休息室外才开口问姜瑶。
        “你从窗户爬出去,然后在外面放火,记住要快,快去。”
        姜瑶没时间和小凤说仔细,小凤也不问她为什么,她知道瑶姐肯定是想救自己这班姐妹的,瑶姐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叫她翻出窗户外,也是因为她从小就学习京剧,身手灵活敏捷,翻出窗户外又不被酒吧的打手发觉是她的强项。
        姜瑶知道她开始打电话的那个人肯定就要到了,她马上转回更衣室,找出了一把自己藏在不明显处的刀,锋利明亮的一把小刀,她看着刀,贝齿咬住下唇,眼睛一闭,用刀割破自己的左手手臂,割出了很长的几道伤口,她疼的直掉眼泪,随后刀从她的手中滑落地上,她没时间去清理手臂的伤口和血流的速度,她快速的将刀扔到了走道处,接着血顺着她的脚一步一个脚印的印在地上,形成一种凌乱的格局。
        她困难的来到办公室外,随后假装非常惊慌的撞了进去,然后虚弱喊着:“贝斯,贝斯,救命,快出来,我要死了,快,有人来酒吧捣乱,啊......”
        她假装受伤很重的不小心撞到门上,门被撞开,她的人也往前扑倒。
        贝斯正色迷迷的想吃冷曳儿的豆腐,可当他看到几乎半身都是血的姜瑶之后,他傻眼了,也非常的惊慌和愤怒。
        他着急的下床,迅速拖着肥胖的身体来到姜瑶的身边,他将从冷曳儿身上脱下来的一件小坎肩用来止住姜瑶流血的伤口。
        “瑶,你千万挺住,你是我们酒吧的台柱,绝对不能有事的。”
        他有些慌了手脚,今天怎么回事,姜瑶怎么会受伤这么重。
        “贝斯,老,老板,我,我,呜呜,我好怕,我好,好痛,呜呜......”
        姜瑶是很痛,她哭着,眼泪水汪汪的滑落两腮,直哭的贝斯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别哭,别哭,你说,对,你得去医院,走,我送你去医院,这里的事情有副经理会处理,我们先走。”
        他害怕失去姜瑶,有姜瑶在,自己的酒吧才会更兴旺,才会财源滚滚来。
        贝斯甚至忘了自己身上没穿衣服,他疯了一样的要背起姜瑶,如果不是知道他的为人,以前的姜瑶或者会为了他现在的举动所感动,可如今不会了,永远不会感动的。
        “老板,你没穿衣服,穿好衣服再去,去,医院,谢,谢谢老板关心瑶。”
        姜瑶楚楚可怜的提醒他,他马上拾起地上自己脱掉的衣服三两下胡乱的套在身上,然后他忘了床上有冷曳儿,正蹲在姜瑶的面前,打算背她去医院。
        姜瑶无声的对冷曳儿说快走,快走。
        冷曳儿读出了她口型中的快走,她懂了,懂了这个女孩的受伤只是为了来救自己出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看到这个叫瑶的女孩的时候也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觉,可是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也太快了,她哭着点头的那点时间,贝斯已经背起姜瑶离开了这个房间。
        冷曳儿艰难的从床上爬到地上,她非常非常辛苦的花了十几分钟才穿好衣服,虽然没了小坎肩,可是依然能蔽体。
        呜呜,该死的牛郎,他怎么还不出现呢?
        那么现在唐御天在干什么?
        原来他好像也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他看到一伙人来酒吧捣乱,又发现有人放火,而只有一个方向很安静,他猜想也许那个地方会有他的三夜情人。
        果然,他来到的时候,正是姜瑶狠心用刀将自己手臂弄伤的时候,他看到了地上的血迹,看到了那把刀,拾起那把刀,可是他还来不及站起来,已经有人拿起一根粗棒打在他的背上,他缓缓的转身,看到是酒吧的两个男服务生,可他们的身手敏捷,不是普通的服务生,他此时才知道,他的三夜情人肯定是被这里的人绑走了。
        他不能有事,他必须去救她,他猜想她一定凶多吉少,面对这样一群人,难道那血是他的三夜情人身上流下的,想到这里,他不顾那两个打手的猛烈进攻,加上他的身手非常好,很快的就解决了眼前的两个身手不错的服务生打手,他看着地上狼狈的两个打手,转身往里面走去,顺着血迹他来到了办公室内,走进那敞开的门,竟然看到她,他的三夜情人在辛苦的穿衣服,他冲过去一把抱住她,还好,还好她没事,她人没事就好!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激动不已!
        是他,是她的牛郎,他来了,感受到他身上才有的独特男人香味,冷曳儿终于可以让自己安心的靠着他,闭上眼睛,她实在好累,好累......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