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舞’酒吧
        此时已经接近午夜了,午夜,总是那么的迷离又神秘。
        午夜,那神秘中带着些许颓废和浪漫。
        午夜,又让人无奈并且歇斯底里疯狂。
        瑶赌气似的将一杯朗朗端来的白兰地喝完,然后走向更衣室,她准备开始今天的脱衣舞表演。
        她来到更衣室的时候,一个男人在门外,看那男人的衣着打扮光鲜但不会让人觉得突兀,他长得有几分帅气,却又有着几分颓废,只是已经对男人失望透顶的姜瑶没兴趣多看他两眼,随眼瞥了下就准备绕过他然后开门进去换上表演服。
        但,那名男子并不甘心他的存在被她所漠视。
        他一把抓住她的右手,两人此时的站姿是,瑶站在他的左边,左手触及了门把,一脸的迷离颓废和妩媚气息在她脸上流转,同时也散发着她独有的魅力。
        她不解的看着这个男人抓着自己的手,看着两人的手在一起。
        男人却是身子转过来,正好站在她的身后,他将她强势的搂靠在自己的怀里。
        他要做什么?
        瑶不懂,真的不懂这个男人要对她做什么,那个该死的贝斯呢?
        还有酒吧的打手们呢,难道不知道她即将要表演了,怎么没人来保护她,却任由她被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男人欺负。
        说欺负有点牵强,可是这个男人的意图却非常的明显。
        她感觉到他的一只手顺着她只是披着一条丝巾的半裸身子往上,哦,他的手搁在她的俏臀上,就那么隔着丝薄的丝巾肆意的揉抚捏着她臀部的肌肤。
        “你,快住手,住手......”
        酒吧吧台和更衣室离的很近,她穿的如此裸露并没多少人能看到,否则她再大胆也不至于在没表演前如此裸着身子的。
        只是,更衣室什么时候有个人在把守着,她竟然见不到半个打手的身影。
        那些家伙只拿钱不办事吗?
        她的手敷在他的手上,是抓着他的手,试图阻止这个男人更深一步的进攻她的身体。
        “不喜欢,那我换个方式。”
        男人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扣在她腰间的手从她的纤腰辗转来到她的肚脐眼周围,顺着那可爱的肚脐眼儿周围的柔嫩肌肤来到她的胸部,他的手就这样大刺刺的放在她左胸上。
        她不禁倒抽一口气,要不要喊救命?
        此时两个人的姿势相当的暧昧,就算她喊救命,也不会有人相信她是被挟持的吧?
        “不,求你不要?”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男人高超的抚爱下变得虚软无力,甚至是渴望他的碰触,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她明明对男人恨之入骨,不可能对男人的抚触如此的心甘情愿甚至是喜欢?
        不要,她不要这样陌生的自己,不要自己在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会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而不会很反感。
        “啧啧,明明很喜欢,何必装出被欺负的样子呢,做我的情妇吧,我不会亏待你,从你开始表演脱衣舞的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你了,我喜欢你清冷的样子,我喜欢你狂热舞着身子的样子,我更喜欢你将你的表演服脱光时候的媚态和你骨子里潜藏的害羞,我很喜欢你,你不必抗拒我,你看,你都湿了,说明你并不会讨厌我爱你的。”
        湿?
        她瞬间低下头看自己的双腿间,手也摸过去,没,这个男人是否太邪恶了,她哪里有过分的享受他的碰触了。
        姜瑶忍不住的回头瞪了他一眼,他却是笑了开来,笑声低沉,却没有半点轻蔑和看不起她的样子,好像,好像什么呢?
        她不懂?
        她只知道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的话,已经被朗朗骗过一次了,怎么可能再相信另一个男人呢?
        “别那么快的拒绝我,这样,我先带你去我的住处,我保证,在未经你点头同意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碰你,怎么样?”
        男人似乎一直在讨好她,他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
        姜瑶茫然了?
        她茫然的那副妩媚神态和一个人很像。
        没错,像冷曳儿。
        在外面,等到侍者将饮料端上来之后,唐御天借故离席,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口袋中的电话震动声,他得出来酒吧接个电话。
        他走的是后门,所以当他接完电话的时候,走错了方向,却正好看到姜瑶和那个男人之间暧昧的姿态。
        很像,这个半裸女人的眼神,那分无助好像他的三夜情人。
        恩,他觉得事有蹊跷,他要好好的调查下这个女人的来历,没错,只要调查了这个女人的来历那么就不愁调查不出他的三夜情人是什么身份了。
        他忽然为自己的这个发现感觉很兴奋和快乐。
        他注意到那个女人对那个男人不是特别的抗拒,既然如此他就不用去插手管人家的亲热吧。
        他转身按开始来的方向回到酒吧跳舞的地方,来到他的那桌前,奇怪,他的三夜情人居然不在?
        她去了哪里?
        想到这儿,他就很懊恼,为什么她总是忽然失踪,总是不给自己一些多了解她的机会。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在整个酒吧都找了遍,只除了酒吧的老板办公室和一些储藏室没找。
        失望了,找寻了半个小时,整个酒吧几乎都找遍了,前前后后,都没见到她的身影,她又跑去了哪里?
        会是偷偷溜出了酒吧然后趁机离开回家去了吗?
        如果真是如此他倒是可以放点心,至少证明她是安全的,可是这个是舞酒吧,他常听朋友说这里有很多不雅观的事情发生,希望是他担忧过度,他可记得他的三夜情人是懂得一些防身术的,甚至她的武术还有一定的造诣,可以说是到了一级杀手的水准了。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