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那名被唐玉儿推入秋络公寓中由风邪带来的女子,她站在门边,看着唐玉儿走远的背影。
        本来是要转身看看这个公寓的,风邪说有事相求,作为他的好朋友的她,加上今天很闲,正好玩心大起,就自动请缨来帮他解决他的麻烦事儿。
        没想到竟然是让她呆在这个小公寓中。
        她叫茜茜,姓柳。
        是红得发紫的世界名模,本届的世界小姐冠军得主。
        柳茜茜今夜打扮的很颓废,去竞选世界小姐也是因为好玩,好玩的玩玩,结果却拿了个第一名呵呵。
        这个世界小姐第一名的头衔可不好当的,一年的世界巡回演出,真的把她给累坏了。
        终于偷的浮生七日闲,就跑去了风邪的酒店玩,只是她不敢回头的原因和她来玩的事情不能相提并论呀。
        危险?
        她虽然没学习过什么防身术,可是生性敏感的她依然发现了危机在身后慢慢的向她靠近。
        那个,刚刚那个女孩说有人需要她温暖的怀抱?
        是现在这个正在靠近她的人吗?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被人从后面一拉,拉入了对方的怀中。
        她本来想尖叫,可是她忍住了,因为能当世界名模的她,自然受过严格的模特训练,模特训练师残酷的,好比面对一头猛兽也要快乐的继续走秀。
        走秀完才能优雅的退场,退场之后才能发泄情绪。
        她就是当模特久了,当得太称职所以才弄的现在被人搂抱着也不敢尖叫。
        “你,能不能松开你的手,你只是要抱抱,也不用抱我抱的这么紧呀。”
        柳茜茜柔声相劝,她的声音仿佛带着魅惑人心的魔力般,传入了珏的耳中。
        珏抱着她,他发现怀中的女子身体柔软,身材棒的不得了。
        他什么美女没见过,现在居然对一个陌生女人如此热情?
        他想,自己肯定有哪里不对,自己只是被人暗算了而已,可没有理由如此反常啊?
        理智告诉他松开抱着怀中女人的手,可身体的本能加上唐玉儿在水中下的药性,让他的心恍惚燥热不安起来。
        他的呼吸变得渐渐沉重混浊,茜茜不安的扭动下身子,试图自他的怀中挣脱出来。
        那个女孩不是说他只是抱抱她吗,怎么能抱的这么紧和这么久了还不松手呢?
        心里的警铃一刻也没停止的警告她,她要被啥啥了?
        “别,动......”
        珏按耐住心中的蠢蠢欲动,他不敢松手,却也不想再被怀中女人无意识的扭动而让自己变成猛兽般。
        眼前的情形,让他明了自己此时因何如此?
        那杯水,没错,是那杯水惹的祸。
        他忽然放开了手,冲入浴室中。
        然后碰的将浴室的门给关上,随后茜茜就听到浴室中传来水流动的声音。
        这个男人?
        他身上有伤?
        他好像在生气,又好像是故意放了她。
        她应该感到高兴的,可为何她心中竟然有一丝不安和不舍。
        还有一些些的失落,这些奇怪的情绪都是因那个男人所挑起的。
        他受了伤,她在意这一点。
        他受了伤才对她那么热情的拥抱吗?
        她居然不排斥那个男人的拥抱。
        以往的经验告诉她,她不随便被男人亲近,甚至很排斥,很排斥那些男人的。
        除了好友风邪可以靠近她外,她对任何男人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可刚刚的男人,太奇怪了。
        他为什么冲入浴室中,还将水开的那么大,她不由自主的走到浴室外。
        伸手敲门,很担心男人的失控会让他身上的伤口继续蔓延。
        他不能沾水的,他不会不知道吧。
        “喂,那个,你能不能冷静点,请你别让水冲到你的伤口上,那样会让你身上留下很难看的疤痕的。”
        她是好心的提醒,谁知道对方却鸟也不鸟她。
        浴室中,珏任由冰冷的水在身上清洗,他还找来冰块在身上不断地冰着身体。
        他不是没听到外面那女人担忧的声音,只是他此时最重要的是去火,他身上的疤痕有好几处,也不在乎多几个出来。
        “你,你真的不肯乖乖的出来,再不乖乖的出来或者说你不乖乖的关掉水,我,我就要拿锤子将门锤破然后闯进去了哦。”
        柳茜茜不想理他的,可是她却很担心啊,算了,干嘛为了他不睬自己就生气呀,人命关天,不管怎么说先处理他身上的伤口才对呀。
        “你?”
        她还在为如何劝说他关掉水龙头低头努力思考,却没想到他忽然开了门,并且,如一头愤怒的狮子般。
        将她拖进浴室中那注满了水的浴缸中,然后啥也不说的将她身上漂亮的裙儿撕掉,这个,他是不是太,太暴力了......
        “那个,你,是不是,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脑子受到了刺激,你的手碰到不该碰到的地方啦,快住手,住手呀,唔......”
        她好心的怕他伤害了他自己,他竟然用如此粗暴的方式对她。
        还,还为了堵住她的话而吻她的嘴。
        她睁大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不可理喻的坏男人。
        她这样的注视持续了好久,直到被他吻得忘了东南西北才陷入他的高超吻技中。
        当她再清醒之时,她是被痛醒的,他,他,他,他居然......
        呜呜,她的第一次呀,她准备献给未来老公新婚洞房夜的第一次就被他这个坏男人给夺走了。
        她气的泪水滑落脸颊,小手握紧着拳头使劲捶打在珏的胸前和背上,甚至是他的脸上......
        他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不舍,可是身体的火需要她来帮助他消灭。
        夜,不长,离天亮不过两个多钟头而已,而他和她就在这浴室中度过了一个多小时,剩下的时间延续到了沙发,客厅的地毯以及......
        缠绵,此时只听得见缠绵的火热声音,很动听的声音,也许他们的爱情正悄悄来临!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